设置

关灯

γūsんūщū.ūκ 邪神(7)

    感受到脖子那片温热的触感,玛莎浑身就像过了电一样,半边身子都酥麻了:“大人,您怎么会来……”
    “当然是来把你带回去。”莱尔趁机嗅了嗅怀里的人,发现她周身依旧裹着自己的气味,也没有沾上其他讨厌的味道,满意地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头发:“顺便把掳走你的家伙脖子拧断。”
    海登:“!”
    “莱尔大人,您这样做太危险了。”玛莎摇摇头:“贸然闯进陌生神明的教廷,万一遭受攻击,令大人受到伤害……我、我怎么值得大人为我受伤……”
    神明皱着眉,似是很不喜欢她这样的说法,“玛莎,你是我最珍贵的……我告诉过你。”
    莱尔咬住她的耳廓,用什么东西轻轻卷住她的手腕:“不然我怎么会纵容玛莎的情欲,让它弄你的骚穴?”
    少女低头看去,手上缠着的是一根又细又长的淫物,表面覆盖着白色鳞片,微微泛着紫光。
    她惊奇地伸手握住,沿着它一路摸索,直至在神明怀里转了个身,终于找到了这东西的尽头。
    掌心下是神明紧实的翘t,她下意识地抓了抓。
    尾、尾巴?
    原来平日里她喝下圣水后,每次负责替她那里止痒的,是大人身体的一部分呀……
    一想到自己不知道有多少次都被这根东西捅到高潮,那已经被入惯了的腿心就不可抑制地渗出淫液来。
    莱尔抚摸着少女柔嫩的脸颊:“再说,你觉得我会随便就给谁灌精?”
    玛莎对上神明那双美丽的紫眸,睫毛惊慌地颤了颤:“我以为……是因为大人仅有我一个信徒的关系,大人才额外关照我的病,取用我的身体……现在大人不必被困在雕像里,就可以收取更多的信徒,我在这里……也没关系。”
    “你是这么认为的?死掉也没关系?”莱尔眯着眼,抬起她的下巴:“你要我去找别的信徒,把对你做的事情再做一遍?”
    “不!”
    怀里的少女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对不起大人,我知道不该有这种想法,可是……我,我想独占大人!想得要疯了!”
    玛莎看着真真切切出现在她眼前的神明,终于露出了潜藏已久的渴望与爱意。
    她踮起脚,扶住神明的肩膀,轻轻吻上那性感的喉结,沿着优美的颈线胡乱游移,莱尔被她亲得有些痒,忍不住微微扬起下颚,但随后意识到什么,又止住了动作,任由胆大包天的信徒一路侵犯上来,最后满脸痴迷地亲吻他漂亮的薄唇。
    “我想要大人只看我,只c我,只有我一个能够信仰您……”
    “我曾经以为我能忍住的,可昨晚得到了大人的鸡8,我才发现,说什么和其他的追随者一起陪着大人都是假的……”
    少女吮住他的唇,伸出舌尖快速钻进他的唇隙里g了一下,带出一根暧昧的银丝:“果然还是想把莱尔大人变成我自己的啊。”
    “要是莱尔大人只属于我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毫无负罪感地天天缠着大人,让大人吃我的奶头,用鸡8g烂我的小穴,子宫里时时刻刻装满大人的精液……”
    被昨夜才极尽缠绵过的人这样勾引,莱尔费了极大的理智才勉强压制体内汹涌的燥热,以及立刻剥光她的衣服把她按在地操的冲动。
    “我太自私了,但我真的没办法容忍大人身边存在别的信徒……”
    玛莎垂下眼眸,将脑袋埋在莱尔怀里:“所以海登神官把我带出来之后,我想,在别的地方继续信仰莱尔大人也是一样的吧,看不见那样的场景,就还能欺骗自己仍是大人唯一的。”
    “不一样。”
    少女微微一愣。
    神明的声音明显带了恼怒,抱她的手臂用上了大力气,仿佛要把她死死嵌进体内:“我说不一样,玛莎,你必须陪在我身边,难道你要违背对我许下的诺言?”
    “我……”
    “请允许我打断一下。”
    旁观多时的克洛里斯笑眯眯开口:“我觉得二位之间有些误解。”
    一人一神朝他看来。
    克洛里斯斟酌了一下说辞:“jia0g0u相当于神明与信徒的某种特别契约,用t液作为媒介来注入神力,能够淬炼信徒的灵魂,把她锻造成与神同等的灵t,与神同寿。”
    “从前的世间还没有这么热闹的时候,神明会在信徒中挑选最钟爱之人jia0g0u,作为神的伴侣共同度过漫长的时光。不过因为这是唯一x的、不可解除的,把自己跟人类捆绑起来,现下时代已经几乎没有神明会这么做了,不清楚也正常。”
    “是么?”沉睡了不知多少年才被重新召醒的老古董莱尔若有所思地看着瞪大眼睛的少女:“原来这种关系,现在被称为伴侣啊。”
    他将少女的身体往上托了托:“如果我的伴侣希望独占我,不能容许别人,我当然会满足她的愿望。反正有她一个人的信仰能量也完全足够了。”
    少女激动得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真的么?”
    莱尔:“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完想起什么,将殿内扫视一圈,锐利的目光落在海登身上:“除了某个断定我是欺骗者的神官。”
    还处在被震撼三观状态的海登被杀气冲得抖了一下,默默护住自己的脖子。
    “莱尔大人,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神明的注意力成功转移:“怎么了?”
    少女满脸潮红地拉了拉自己的裙子,小声撒娇道:“那里好湿了,我想要……”
    莱尔深吸一口气,根本顾不上计较其他,将她禁锢在怀里,张开背后的蝠翼振翅而起,瞬间冲出了教廷。
    看着如同来时那般急促的狂风席卷向远方消失不见,海登终于松了一口气。
    “克洛里斯大人,从前的神明和信徒真的会……?”他依旧难以置信。
    春之神笑了:“为什么不会?神明当然也有欲望。”
    海登觉得自己有点无法控制面部表情:“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神明们都是些清心寡欲的雕塑?”
    神殿走廊上,身披软甲的骑士踱步而来,一头金发束起来扎成干净利落的马尾,摆动的频率与  腰侧松松垮垮的佩剑几乎一致。
    她看着衣服被风刮得有些凌乱的海登,带着十足的流氓气息吹了个口哨:“没有x生活的只是你呀,大神官。”
    “科罗娜!”
    “哎呀,不用那么大声我也听得见,我的大神官。”
    科罗娜跪到神像前,“克洛里斯大人,由于您的授意,骑士团没有发动进攻,全t原地待命,我看事情似乎解决了,特地来请示大人是否仍需要维持紧急状态。”
    “解除吧,不是什么大事。”克洛里斯睨了底下的人一眼:“海登太傻,被个小姑娘戏耍了一通而已。”
    “知道了大人。”
    科罗娜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贼兮兮地凑到海登身边用肩膀拱了拱他:“只要大神官答应我的追求,马上就能拥有和谐又愉快的x生活了,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好闻的女性气息萦绕在鼻间,海登当即忘了克洛里斯所说的他被戏耍的疑惑,脸涨得同番茄一样红:“不、不可能……我的身心都奉献给了克洛里斯大人!”
    “我可不需要你的身体。”神明无情把海登的退路堵实。
    科罗娜笑得灿烂:“大人不需要的话,能把海登大神官的身体赏赐给我吗?”
    克洛里斯看戏看得快乐,欣然应允:“海登年纪不小了,也是该知道x是什么滋味了,既然科罗娜愿意,就要好好教导大神官。”
    “我保证,大人。”科罗娜一个公主抱抄起腿麻无法反抗的海登,欢喜地迈出了大殿。
    另一边,莱尔飞到一片无人的森林,抱着少女急速落地,将她抵在粗壮的树g上,一只手掀开她的裙子伸向她不着一物的腿心,不出意外地摸了满掌黏腻:“什么时候流的水?”
    玛莎被底下的大手捏着小y蒂一顿搓肉,舒服得咬着自己的手背哼哼:“大人在背后抱住我的时候……”
    “就抱你也能sh?”
    “昨晚……就是从背后用小穴吃大人鸡8的嘛……”
    想起昨夜的癫狂,莱尔胯下的燥意翻腾起来,他低头看着少女平坦的小腹,从捏着她y蒂的大手分出一根手指探进她的腿心里搅动起来,指腹在多汁的媚肉上四处按压,挤了满腔蜜水也没寻到属于他的t液。
    他昨晚明明用神力封住了她的x,但现在却没有精液在内,就只能是被这具淫荡的身体吸收了。
    神明抬起少女一条腿,半跪下身仰头查看她大开的腿心,昨夜被日得又红又肿,合都合不拢的肉洞竟然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粉嫩模样,像只肥美的河蚌一样喷着水一张一合地呼吸着,散发着香甜的气味,让莱尔极其有食欲。
    玛莎红着脸放松身体靠在树g上,好让她敬爱的神明能仔细欣赏她的花穴,突然下体一热,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扫过她的腿心,随后穴口传来一股酥酥麻麻的吸力。
    少女刺激得脚趾都蜷缩起来,眼睁睁地看着神明完美的脸庞正埋在她的两腿间,那对性感的薄唇附在她的私密处,嘬吮着她淌出来的淫液。
    莱尔大人……在舔她的x……!
    ——————
    破案了,玛莎小姐是个切开黑
    这章没写到肉嗷,下章一定!今晚差点以为登不上来了_(:3ゝ∠)_
    有小可爱说想给海登配个cp,所以就临时配了一个,似乎还有点带感
    小剧场:
    事后,海登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问科罗娜到底为什么执着于追求他。
    科罗娜摸着他的胯下嘻嘻一笑:我不小心偷看到你洗澡,你的鸡8是我见过最大的!
    海登卷起被子愤怒出走:浪费我感情!
    而后被科罗娜扑倒:宝贝我开玩笑的,我真不是因为喜欢你的鸡8……嗯,其实也很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