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邪神(8)【3000+】

    那高不可攀的、她拼命想要得到的神明,现在就跪在她两腿间,用他的嘴唇和舌头,舔她的x,吃她的骚水!
    意识到这个事实,玛莎浑身都崩紧了起来。
    她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腿心那处,感受神明温热的唇瓣包含住两片粉嫩的蚌肉,微糙的大舌顺着敞开的水洞钻进她体内,舌尖绕着圈地剐蹭着sh黏的肉b1,温柔地照顾到每一处褶皱。
    只是一旦寻到她的敏感点,就开始重重顶压起来,用舌头反复g弄那个位置,把少女舔得汁水淋漓。
    “嗯啊啊……莱尔大人……”
    玛莎轻咬着自己的手背,扭着t去迎合那条灵活的软t。
    穴里被照顾过的地方都窜起了一股gu电流,沿着小腹一路直连大脑,舔得她通t舒爽。
    此时神明与信徒的身份仿佛调转了过来,莱尔将少女牢牢钳住,拉开她的双腿,如同以往少女跪在他胯下含住他的鸡8嘬出精液一样,用唇舌极尽所能地取悦她,品尝她身体最甜美的部位,听她被舔到喷水的浪叫。
    神明挺拔的鼻梁也一同深陷入少女两瓣柔软的蚌肉里,鼻尖不偏不倚地抵住了凸起的小y蒂,随着他吸吮的动作时不时撞在那颗y核上,引得少女的身体颤抖得愈发剧烈。
    鼻间萦绕的气味越来越浓,少女的腿心里不断散发出花苞即将熟透绽开前的蜜香,莱尔享受地嗅了嗅,亲了一口她湿透了的淫穴,从缠人的媚肉里抽出舌头,放开她的腿站了起来。
    玛莎身体有些僵y,依然保持着单腿抬起的姿势,于是那些还未被神明眷顾的汁液就这么沿着大张的洞口中涌出,顺着站立的腿一路流到脚下,汇成了一汪晶亮的水洼,又慢慢渗入土地里,形成一片截然不同的深色。
    只是她无暇顾得上腿心里的潮水,因为眼前的神明正将他的手放在腰间,慢条斯理地解下那块遮掩下体的黑布,露出那根不同于木头,而是拥有血肉的紫红色性器。
    粗硕,又狰狞,光是龟头上的那一圈像吸盘一样的圆粒,就是木头无法b拟的,更何况还有盘绕在柱身上那些微微起伏着,像是有生命的青筋。
    玛莎的呼吸急促起来。
    如果被这根鸡8操了……一定会爽得要疯掉的吧……
    神明顺势扣住她抬起的大腿,又俯身捞起她另一条腿的膝弯,将她牢牢压在树g上摆成欢迎来客的m字,而后挺动腰胯,让翘起的龟头浅浅捣弄她sh软的花芯。
    “喜欢它么?”
    那根可怕的性器一触到小穴,就被饥渴的媚肉蠕动着吞食了进去,龟头表面的肉粒碾开黏腻肉b1,专门往肉穴褶皱的暗处挤进去,将鸡8卡在狭隘的幽洞,将甬道的汁水都封在里面,反复搅拌。
    等龟头再退出时,已经交缠在一起的媚肉也随之被往外拉,性器脱出时发出响亮的“啵”一声,像瓶美酒拔出了木塞,那些醇香的液体瞬间汹涌而出,等流完了,又被粗大的木塞堵了回去,重新再捣酿出一壶更加浓郁的烈酒。
    “呜啊……喜欢啊啊……”
    温热的淫水被鸡8凿得在甬道里荡来荡去,拍打在x壁上,酥痒至极,然而每次那根粗大都仅入了个龟头,根本挠不到深处,玛莎只好眼泪汪汪地祈求主宰她欢愉的神明:“大人快插我呀……里面好痒好痒……”
    “我们玛莎原来这么骚?怪不得想要天天缠着我灌精。”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少女颈边,俊美的神明含住她的耳垂暧昧低语:“那就仔细感受清楚,你这张b是怎么被鸡8日烂的。”
    话音刚落,那根一直徘徊在入口的性器骤然发力,猛地捅进了已经被拓开肉穴里。
    “啊啊啊啊——!”
    空虚的甬道突然被填满,少女颤抖着身体,条件反射地收缩小穴想把异物排挤出去,却被龟头上的凸粒强势推平了肉b1,通出一条大道,直直g到宫口。
    还没等她喘口气,穴里的肉棒已经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硕大的龟头负责凿开顽固的媚肉,拼命往里突进,全方位盘旋在柱身上的青筋充分擀开穴里的每一处肉褶,将甬道的内容量扩到最大,好让鸡8能肆意进出紧致的腿心。
    玛莎被入得双眼迷蒙,感受着娇嫩的淫穴被怒涨的紫红色巨物不断撑大,柱身上的脉搏像鼓点一样密集地敲击着敏感的肉b1,青筋微微起伏着,仿佛在穴里四处游动,安抚她溢出的欲望。
    “唔嗯……那里,好烫呀……小穴要化了……”
    少女无比深切地t会到深埋在她体内那根性器的火热生命力,那是昨夜雕像的躯t无法给予的满足。
    性器间的摩擦让玛莎的身体也变得燥热起来,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蹭开扣子,露出那对鼓鼓的嫩ru。下体猛烈的撞击让少女的身体摇晃起来,两颗鲜红的奶头就在神明紫色的眼眸中来回跳动。
    莱尔牢牢盯着少女性前的风光,想起昨晚未能一尝的遗憾,喉咙不禁有些发g。
    正当他思考如何下嘴之时,就有两只小手捧住雪白的奶儿,微微倾身往前送,主动将那对樱桃送到了他唇边。
    “莱尔大人……请尝尝玛莎的奶头吧……”
    看着少女y浪又勾人的眼神,神明微微启唇,含住了右边的朱果,声音喑哑至极:“乖。”
    神明温热的口腔将绵软的r肉尽数吸进口中,牙齿轻咬着少女的奶子,大舌卷住敏感的奶头上下拨舔、按压,舌尖恶劣地抵在n尖上的细孔一顿钻弄,仿佛要把还未怀孕的少女舔出r汁来供他吸食。
    上下两处皆被神明所取用,玛莎难耐地仰头,迫切想要抓住什么稳固身体,双手胡乱摸索着,握住了某个坚y的东西。
    莱尔发出一声轻哼,少女偏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是神明头顶的那对向上生长的盘羊角。
    对于她的大胆行为,神明并没有说什么,只专注于在她的雪乳上留下一个个鲜明的齿痕,玛莎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扶住羊角,改行勾起牧羊的活儿,神明吮轻了就按着他用力一点,要是把奶头嘬疼了就扯扯他的角,牵引着神明去吃她另一只n。
    莱尔照顾她x脯的同时,胯下的功夫一点也没落,依旧凶猛地顶g少女的lan穴1,不仅频率快,力道还重得可怕。紧实的窄t往后猛拉,直到柱身完全抽离只余龟头,劲腰弯成一张蓄满力道的弓,而后骤然捅进去,破开媚肉直捣宫口,插得水声“噗噗”直响。
    少女的甬道已经到底,然而粗大的肉棒还有一截未被她的嫩穴包裹,于是神明开始向那处桃源发起频繁的冲刺,每次进出,龟头总能精准无比地顶到少女体内最深处的入口,变着花样地在上面旋转研磨,企图突破那道防线。
    “玛莎,乖,张开。”
    莱尔一边耸胯狂c,一边咬着她的奶头诱哄:“让我进去,小逼不是想吃精液?”
    玛莎本来就被捣得浑身酥软,听了神明的话,更加努力地放松身体,为他敞开内里的秘洞。
    莱尔得以撞开那张小嘴,顺利闯入,娇小的子宫容纳了整个龟头,粉嫩的阴唇和肉棒根部的两颗卵蛋贴得紧紧,至此,两人的下体如同钥匙与锁芯般契合在一起。
    少女轻颤着躯t,感觉腿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涨意,甬道被性器塞得满满,连淫水也被排了出去,争先恐后地往外渗。
    神明将她的腿圈在自己腰上,一只手扶住她的背,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小屁股把她往鸡8上按,挺胯小幅度地在子宫里律动起来。
    龟头极快地摩擦着敏感的g0ng壁,把她的小子宫c得又松又软,反过来黏在那根肉棒上,分泌着骚水任凭蹂躏。
    娇嫩的g0ng腔俨然成了小巧的肉臼,被形状奇特的巨杵反复捣g,将装满两人混合在一起的的汁水舂成了粘稠的白液。
    “呜呜……大人轻一点……不行啊——”
    少女爽得直喷水,嘴上说着受不了,双腿却在神明背后交叉,绞紧了他的腰身,用力把自己往深处送。
    “轻了还怎么把你g烂?”
    莱尔狠顶起来,一下一下仿佛要用鸡8把少女的下体钉在身后的树g上。
    不堪重负的树枝剧烈地前后摇曳着,就像此刻少女被性器不断侵犯的娇媚姿态。
    在天地的见证下,神明与信徒又一次进行了神圣的交合e仪式,袒露了彼此的心意后,全身心投入其中,仿佛与自然融为一t,世间再也没有b他们身体相连更重要的事情。
    在少女高潮了一波又一波后,神明终于有了s意,他摸了摸她已经有些鼓的小腹:“肚子还装得下么?”
    玛莎已经快乐得有些神智不清了,听了神明的话,只知道攀紧了他,主动塌下小屁股,摆出一副乖乖等着灌精的姿势:“大人喂多少玛莎就吃多少。”
    神明看她贪吃的模样,笑了:“那可别后悔。”
    他重重凿了几下,松开了马眼,任由浓精在狭小的空间里喷射而出。
    白浆很快就滋滋地填满了子宫,多余的精液正要从阳具与宫口间的缝隙中在外渗的时候,龟头上的肉粒这才发挥了它真正的作用。
    凸起的圆粒顶端张开了一个小孔,像吸盘一样牢牢附着在了宫口周围的肉b1上,撑成一道巨大的阀门,把将要泄出的洪水全都关在了密闭的子宫里。
    然而灌注进来的精液却没有停止,于是少女的小腹越来越大,最后鼓得仿佛三月怀胎那般,涨得她直哭。
    “呜啊啊……肚子要破了……”
    男神明和女人类jia0g0u就这点不好,女性人类子宫容量小,男性神明精液量又多,还会锁g0ng,女性人类的确会b较辛苦。
    看少女难受得实在厉害,莱尔一边轻肉着她的肚子,一边吻去她的泪水安慰道:“等再多灌几次,彻底把玛莎改造成灵t就不会涨这么厉害了,忍一忍?”
    “……嗯。”
    玛莎缓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过来,抱住她的神明满足地蹭了蹭:“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当然是跟你算账。”
    神明眯起眼,捏住她潮红的脸颊,轻哼一声:“你是自己主动跟那个神官走的吧?”
    玛莎眨眨眼:啊哦。
    ——————
    玛莎:糟糕,被揭穿了!
    莱尔:你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糟糕的意思。
    这个故事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