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yцsんцщц.цκ 邪神番外(上)

    她叫玛莎·戴维斯,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木匠,母亲是纺织工。
    除了长相显眼些,脑袋聪明些,似乎一切都跟其他的乡村姑娘没什么区别。
    由于父亲是无信仰者,在城镇的同龄人都开始进入各种教廷设立的学院学习的时候,六岁的玛莎每天除了做家务和观摩父亲做木雕,还有大把无聊的时光。
    在她打了第十三次哈欠之后,父亲亚伯·戴维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试探地建议道:“玛莎,也许……你可以尝试着去交些朋友,我们村子里不是有很多同你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么?”
    玛莎看着父亲期待的眼神,歪了歪脑袋:“好吧。”
    亚伯松了一口气。
    玛莎从小就对其他孩子表现得非常漠然,完全没有任何交际的欲望,他总忍不住担心她的状况,这会能答应下来,显然是种进步。
    玛莎出门了。
    因为有张可爱的脸蛋,她根本不用多说什么,只要在村子里溜溜达达半圈,就有孩子红着脸主动凑上来请求和她一起玩。
    偷偷跟在她身后的亚伯心情复杂,但总地来说十分欣慰,玛莎终于有朋友了。
    只是他这种欣慰没有维持多久,仅仅过了两天,他就接到了多个其他孩子家长的投诉。
    说自家孩子被玛莎邀请到她家做客一趟后,没过多久就哭喊着跑回家,似乎遭到了什么天大的虐待。
    亚伯扶着工作间的门,看着面前乖巧坐在吊脚椅上翻着书的女儿,欲言又止:“玛莎……”
    “爸爸,你回来了?”玛莎晃了晃腿,转头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噢!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怎么会把别的孩子弄哭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女儿滤镜三米厚的亚伯如是想。
    他慢慢坐到女儿旁边,摸了摸她的脑袋:“玛莎最近不是交了不少朋友吗,怎么不和他们出去玩呢?”
    “他们都不要我当朋友了。”玛莎托着腮扁嘴道。
    “为什么呢?”
    “不知道呀。”玛莎一脸无辜:“我我只是想在他们身上刻些字,他们就吓跑了。”
    “……刻字?”
    “对呀。”玛莎拿起桌上的一把雕刻刀向他b划着示意:“用这个,在他们身上刻‘玛莎的朋友’。”
    亚伯看着那把刀,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肌肉:“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啊。”
    玛莎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既然是我的朋友,当然要写上我的名字来告诉别人啦,免得有人擅自把我的东西拿走了。”
    “当然啦,作为交换,我也会刻的。”
    “但是他们好像都没办法接受呢。”
    想到每个新交的朋友明明前一秒还说着要和她做最好的朋友,却在她拿出刀之后被吓得哇哇大哭说再也不要和她玩了,玛莎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没办法做朋友啊。”
    亚伯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他这才意识到,玛莎的思维和这世上所普遍认同的并不一样。
    看着父亲脸上的忧虑,玛莎跪在椅子上,努力探身反过来摸摸他的头:“爸爸,我都知道的。”
    “我的脑袋里住了怪物。”
    从她有自己的想法开始,那道声音就蛊惑着她,驱使她去得到什么人,然后把他变成自己的禁脔。
    虽然玛莎受到的教导告诉她这是不对的,但每当一想到有人会刻上她的标记,成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私藏,她就不可抑制地感到兴奋与期待。
    也许并不是她脑袋里住了怪物,她就是那只怪物。
    玛莎露出微笑:“不过不用担心,爸爸,我会把它关好的。”
    亚伯看着笑意盈盈安慰着自己的女儿,心中逐渐坚定起来:“没什么大不了。”
    “对,没什么大不了的。”他重复了一遍。
    “总会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你,玛莎,爸爸就是其中一个。”
    亚伯斟酌着一字一句,尽力让她听懂:“但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b如村子里那些孩子,你总不能拿着刀一个一个慢慢问他们愿不愿意吧?”
    玛莎乖巧点头。
    他呼出一口气:“所以我希望在你选择某个人之前,先想想他是否有好到值得你把名字刻在他身上。”
    “毕竟我们小玛莎的友谊可是很珍贵的,对不对?”
    玛莎皱着脸思考了几秒,而后一脸恍然大悟:“您说的对,我不会难过的,是他们不配和我做朋友。”
    亚伯:……不他不是这个意思!
    ——————
    亚伯:最大的教育危机就在眼前
    下篇在明天或者后天放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