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理治疗室:分裂(1)

    写在开头的叨叨:一篇毫无专业x的心理治疗设定短文,瞎编的病症瞎几把治,也许有点三观不正,一切为了吃肉!(注:1v1    女主非处,经验丰富,介意慎入)
    ——————
    病历、测评表、笔记本……
    楚甜一样一样清点物品,确保需要的东西都在包里无误。
    对了,还有糖果。
    她拉开右手第一个抽屉,里面散落着几支草莓味bangbang糖,她随手捞起两根揣进外套口袋,就听到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一个脑袋从门后探出来,是她的师妹俞画。
    “师姐,你还在!”
    楚甜问:“怎么了?”
    “我来给你送喜糖呀。”俞小师妹献宝地从身后摸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这是特别给媒人的一份。”
    “你们就领证了?”
    楚甜上前接过来,有些惊讶地捧在手里打量,是个很漂亮的心形玻璃盒子,盖顶贴了一个大大的“囍”,里面装着各种糖和巧克力。
    “你和他谈了还不到半年吧?”
    “嗯……我们相处挺愉快的,还有,x格什么的也很合适……”
    楚甜盯了她几秒,上手捏住俞小师妹的脸蛋,哼道:“瞧瞧你这小脸滋润的,主要是x生活很和谐吧。”
    “师姐别取笑我嘛……”
    俞画捂着红扑扑的脸,眼珠一转:“说起来,师姐最近好像都没怎么和病人……做呀?”
    楚甜一顿,语气惆怅:“我金盆洗手了。”
    俞画错愕:“发生了什么?”
    楚甜靠在办公桌边,看着天花板的吊灯:“之前下班路上遇到个算命的,说我招惹的桃花太多,相互冲撞,造了煞气,导致红鸾星迟迟未能动。
    我一想有道理啊,这两年我上过不少优质男人,个个模样正身材好鸡8大,还都是我的病人,但一个都成不了,再对b对b你,目标明确,第一次出手就高了个结婚对象回来,归根结底还是我的心不够诚啊。”
    楚甜双手合十,满脸写着色即是空:“所以我决定从此戒荤吃素,修身养x,兢兢业业工作……”
    “师姐。”俞画打断她:“能说人话不。”
    “……”
    楚甜叹了口气:“好吧,其实是前段时间做得有点频繁,被所长她知道了,她说如果我再跟病人胡高就把我从诊所门口扔出去,眼不见为净。”
    “噗。”俞画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所长言出必行,师姐别做傻事啊。”
    “就算我想做傻事,所长也不给我机会。你没见最近给我安排到的病人基本都是小孩子么,打定主意要让这些纯洁的花朵漂白我这个老h人。”
    楚甜指了指包里的资料:“等会要上门的这个也是,所长亲自塞给我的,说是她朋友的朋友的弟弟。”
    说着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啊对,师姐还要上门看诊,不耽误你啦,其他人的糖我也还没送。”
    挥别俞画,楚甜坐上了提前叫好的出租车。
    报上目的地后,楚甜在后座摊开了病人资料,打算临时再看一遍。
    【闻祁,男,九岁的时候与父母一起遭遇严重车祸,得益于父母的保护而幸存。因双亲死亡的刺激过于强烈而进行了自我封闭,对外界的信息接受迟钝,心智成长较为缓慢。
    日常生活具有一定程度的自理能力,作息时间极其规律,没有明显的喜好倾向,目前和哥哥生活在一起。
    心理治疗史,无。】
    楚甜看着这份语焉不详的病历,摸了摸下巴。
    病人年龄、症状持续时间以及症状具t表现,她需要的信息的统统没有。
    但光看这份描述,病人所表现出的部分行为与后天x形成的自闭症特征基本吻合,大概也差的不远。
    不过谨慎起见,还是要等见面之后再下结论。
    楚甜挨着身后的座椅,手指轻轻点了点病历上本该贴上照片的空白框框,试着想象即将要面对的闻祁小朋友会是怎样一副模样。
    她脑中浮现出一双空洞的双眼,在稚嫩年纪失去父母的男孩满身y郁,缩在角落里拒绝与人交流,呆呆看着空气,眼泪流g之后,心也同长眠的灵魂一起埋葬了,只留下一具躯壳,孤独又可怜。
    酝酿的情绪刚冒了个头,车子就停下了。
    楚甜付钱下车,理了理自己的衣着,才打量起这座郊外小庄园。
    包围着庄园的铁栅栏被肆意生长的藤蔓类植物悄悄攀上了顶端,上上下下缀满不知名的小花。砖石砌成的道路从大门口一路通向内里,两边立着修剪成各种形状的的矮灌木,尽头是一座红棕色外墙的别墅,在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掩下露出半张面貌。
    一阵风拂过,楚甜不由松下了肩膀,舒适的环境总是令人觉得心情愉悦。
    她在铁门右边的柱子上找到了对讲器,向屋内的人说明身份与来意,很快得到了放行。
    出来迎接她的是刚才与她通话的老人,是庄园的管家,姓姜。
    “闻祁少爷刚睡过午觉,现在已经醒了,我带楚医生到他的房间。”
    楚甜跟着姜管家上楼:“闻祁……他平时都呆在房间里么?”
    “是啊。”对着心理医生,姜管家忍不住多说了些:“少爷通常只在房间里活动,偶尔会去二楼的yan台,但基本不下楼,一日三餐都是我们做好了送过去,少爷自己会吃。”
    “他在房间里一般做什么?”
    “大多时候是发呆或者看书,不过每天都会挑出些时间来画画。”
    姜管家带着楚甜穿过走廊,顺道指指挂在墙上的几幅画:“这些都是少爷画的。”
    楚甜放慢脚步,视线扫过墙上的素描。
    虽然角度不同,但她看得出来这是庄园里的景色,爬满藤蔓的栅栏、那些修剪过的灌木,都被如实地记录在画纸上,时不时还能在枝叶的缝隙里发现一只小动物。
    她可以想象,闻祁每天都会坐在画板前看着窗外,手中画笔不停,他没有说话,可他的内心世界就在眼前。
    先前那个缩在角落里哭泣的男孩形象散去,变成一个沉默的少年,色彩骤然鲜活起来。
    楚甜莫名对这位还没见面的少年产生了几分亲切。
    “少爷,医生到了,我们进去了?”姜管家敲了两下门,等了半分钟,意料之中没有回应,于是带着楚甜直接推门。
    目光越过姜管家,楚甜四周看了一圈,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他低着头,手放在大腿上,一双长腿规规矩矩地并拢起来,膝盖顶到了面前的茶几,显得整个人很局促。
    楚甜条件反射地将人扫视了一遍,宽肩、细腰、长腿,看衣服透露出来的线条绝对是有肌肉的。
    现在的小孩发育这么好吗?
    意识到老毛病又犯了,楚甜悄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禽兽,他还是个孩子!
    也许是察觉到了这片空间有人闯入,男孩慢慢抬起头,没有焦距的视线落在门口方向,楚甜终于看到他的脸。
    大概是刚睡过一觉,他的气色显得格外好。他的唇色偏淡,明明没什么表情,但唇角天生上挑,y生生给他添了几分愉悦。他有一对漂亮的凤眼,眼珠微微透着琥珀色,本应是英气的长相,但右眼角下的那点泪痣却让整身的气质都带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妖娆。
    但对楚甜来说,他容貌的优点在此刻骤然化作铐在她脚上的铅球,直直拽着她往某个深渊下坠。
    因为那是一张早已褪去青涩的、完完全全属于成熟男人的脸。
    “……”
    楚甜张着嘴,看着那张分毫不差地长在她审美上的脸,想开口赞美,又忍不住想骂所长,更想骂自己,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了简明扼要的一个字。
    “……草。”
    ——————
    楚甜苦恼地拔起了花瓣:日他,不日他,日他,不日他,日他……
    她看着手中还剩下光秃秃三片花瓣的花蕾,沉默,忽而猛地把最后三片一起扯下来:日他!
    为免大家纠结男主问题,我在这里说一下,其实标题已经剧透得明明白白,哥哥弟弟都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切成两半了[do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