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ūsんūщū.ūκ 心理治疗室:分裂(2)

    “您说什么?”姜管家没听清,回头看她。
    “……我说,”楚甜努力把黏在男人身上的视线移开:“姜管家,我们所长告诉我,闻祁是十几岁的孩子,怎么……”
    “这个,是闻佑少爷的意思。”
    姜管家露出些许歉意:“因为闻祁少爷目前的心理年龄估计就是十多岁,脾气……可能有点难以捉摸,需要心理医生b较有耐心,所以就直接这样对外宣称了。”
    闻佑?
    楚甜略一思索,想起资料上说闻祁和哥哥一起生活,闻佑大概就是他的哥哥。
    姜管家走到闻祁身侧,弯腰跟他示意:“少爷,这是楚医生,来给你看病的。”
    “你好。”楚甜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走上前,嘴角的职业微笑中额外带了几分真心:“我叫楚甜,是你的心理医生,希望接下来我们能相处愉快。”
    闻祁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维持先前的姿势静默几秒后,慢慢垂下眼眸收回了视线。
    “啊,少爷同意了。”姜管家惊喜道。
    楚甜看着面前低下脑袋露出一头柔软熨帖的黑发的男人,愣是没看出来前后有什么情绪变化:“……怎么说?”
    “少爷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一般他表达拒绝的方式就是自己走开。”
    但是他现在乖乖坐在原地。
    楚甜懂了。
    “那么楚医生,少爷的病拜托您了,在您两个小时的会诊时间结束前,我们不会打扰您。”
    姜管家大步退到门口,看她的目光无比柔和,满脸谢天谢地把木门关上,将房内的两人与外界隔离起来。
    听到管家下楼的脚步声渐渐变小,楚甜才走向闻祁,坐在沙发的另一侧。
    沙发有两米长,两人分别占了一头。
    楚甜从坐下后就开始逐渐变换着位置,一点一点靠近那边安静无比的男人,直到她看到闻祁放在膝上的手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才停止了动作。
    大概是一米,他的心理安全距离。
    楚甜坐在这条略微亲密又不至于让他感到紧张的界线边缘观察着他。
    她刚好在闻祁右边,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俊朗的侧颜,以及眼角那颗勾人的小痣。
    楚甜心痒起来,有种扑上去沿着他的眉眼亲吻的冲动,然而理智尚在,她迫切需要什么来平息那gu躁动。
    她撑在腮边的手垂下来,指尖碰到了外套的淫物。
    那是她之前以为闻祁还小,为了哄孩子特地准备的草莓bangbang糖。
    楚甜迅速摸出一根来拆开包装,正要放进嘴里压压惊,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转向身旁的男人。
    她伸出手,慢慢把糖递到闻祁眼前,以一种诱哄的语气道:“要吃糖吗?”
    然后她惊奇地看到,闻祁幅度极小地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糖果,但很快又收敛起目光,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只是他时不时轻颤的睫毛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活脱脱就像个被家人告诫过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物却还是忍不住对美味的糖果表现出垂涎的孩子一样。
    果然还是闻祁小朋友啊。
    楚甜忍不住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坏巫婆,拿着糖可劲地晃,要把这个漂亮男人骗过来吃掉:“糖是草莓味的,草莓你吃过吧,很甜很好吃的,你真的不要吗?尝一口试试嘛。”
    果香不断飘进鼻间,耳边是蛊惑的话语,闻祁动了动唇,伸手抓住了眼前乱动的手,凑近,而后探出舌头,慢慢地,舔了一口。
    “……”
    楚甜看着自己手腕上多出来的那片湿润,手一抖,糖差点掉下去。
    他这是把她当成糖了吗?
    闻祁似乎也与她有同样的迷惑。
    香香的,可是为什么不甜?
    于是他又舔了一下。
    楚甜背脊直接软了。
    明明接触的只有那一片肌肤,可当男人温热的舌尖落在她手腕上的时候,她却觉得像是在舔她身体的敏感部位一样,细微的触感被神经无限放大,充满了色情的意味。
    见他还要下嘴,楚甜连忙把糖往他嘴里一塞,趁他含住bangbang糖的空隙抽回自己的手腕,才避免了下面可能会发大水的后果。
    不过此时内裤也已经sh得七七八八了。
    楚甜掏出纸巾擦着手腕,暗暗唾弃自己没出息,空窗了一段时间,身体都变浪了,被舔两下就出水。
    瞄了一眼身旁咬着bangbang糖又变得安静如j的男人,想到这两个小时内无人打扰,她g脆甩掉拖鞋,双脚踩在茶几边缘,微微抬t,把sh哒哒的内裤脱了下来,扔在一旁。
    楚甜翻起了自己的包,找了半天,才从暗格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她撩起裙摆,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双腿朝身体两边打开,摆出一个m字,露出饥渴难耐的肉穴。她捏手里椭圆的小玩意儿,熟练地对准洞口送了进去,再用中指慢慢推到深处。
    按下开关,那颗小东西在体内震动起来,缓解了穴里的瘙痒,楚甜才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一转头,她就对上了那双泛着琥珀色的眼睛。闻祁静静盯着她的嫣红的腿心,目光中难得带了点不解。
    他都看见了。
    楚甜一滞,镇定地并拢双腿,柔声解释道:“没事,我也在吃糖呢。”
    闻祁舔着bangbang糖,看着从她私密处里冒出来的那条线,再看看自己嘴边的那截白色小棍,慢慢眨了一下眼,接受了她这个说法。
    只是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刚才那张奇怪的肉嘴蠕动着把“糖”吞下去的场景。
    原来她是用那里吃糖的啊。
    顺利把人哄住,楚甜整理好裙子,继续自己心理医生的任务。
    “小祁……你不介意我叫你小祁吧?我听姜管家说,你平时都在看书,一般都会看什么呢?”
    大概吃了楚甜的糖果,闻祁对她亲近了些许,很快对她的话做出了反应,指了指茶几玻璃底下放着垒得高高的几堆书。
    楚甜定睛一看,最上面的分别是《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直视骄yan》、《我遗失了时间》,都是心理相关的书籍,封面已经有些发h,看得出来这些书已经有些年头了。
    她赞叹:“小祁看心理学啊,真厉害。”
    闻祁摇了摇头,继续指着那些书。
    楚甜弯下腰,移开了那三本书,那些花花绿绿的图册和故事书就露了出来。她随便抽出一本,翻开,看见了一只铅笔画的小老鼠,正躺在这页纸张印刷的彩色向日葵田下晒着太阳,旁边还有几粒瓜子。
    她继续翻起来,发现每隔几页都会多出来些不属于书籍原本的图画,长颈鹿的脖子上盘得严严实实围巾、蓝鲸背部气孔上的皮球、角上开花的麋鹿……
    楚甜合上了书,不得不说里面有不少有趣的小点子,让人心情放松,她侧头望向身旁:“画得很bang。”
    然后她看到闻祁笑了。
    嘴角缓缓扬起微小的弧度,眼睛却很明显弯了弯,凤眼透出光来,连同那颗泪痣一起染上了愉悦的情绪。
    哎,这样对她笑不知道很危险吗。
    楚甜只觉得身体又在叫嚣上了面前这个男人,连穴里的跳蛋也遏止不住。
    ——————
    楚甜:我就蹭蹭不进去[doge]
    不会那么快吃到的,要先玩玩pl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