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理治疗室:分裂(4)

    自从昨天庄园回来之后,楚甜就推掉了这段时间预约的其他病人,一直专心计划着在治疗的同时偷偷地把闻祁吃到嘴。
    他有这样的病,佣人们肯定都很紧着他,特别是姜管家,要是闻祁不配合,途中弄出什么大动静,她会立马完蛋。即使过程顺利,闻祁还有个亲密的哥哥,万一哪天跟他哥无意间表现出什么,也很容易东窗事发。
    唉,难高。
    楚甜将头发撩到耳后,拿起梳妆台上小巧的香水瓶在后颈喷了喷,又顺带擦了下手腕。
    她机械x地抹着手腕,低垂着眸思考,慢慢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他为什么……会舔她手腕?
    楚甜定了一会,视线转移到静静立在桌上的香水瓶,那是她用了很久的秋日,香柠橘子搭配鸢尾花的花果混香,柔顺又不张扬,最大的特点就是——够甜。
    她转身坐到床沿,将昨天的经历重新捋了一遍,回顾闻祁所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
    舔她手腕,喜欢吃糖,还有,被她发骚的气味吸引,以及……
    良久,她撑在身侧的手点了点床,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地轻笑起来。
    他很喜欢甜,是吗?
    楚甜觉得,她发现了突破口。
    今天给楚甜开门的不是姜管家,是一名中年女佣人,她朝楚甜点了点头,将楚甜带到闻祁的房间外就自顾离开了。
    楚甜乐得自在,进门后顺手反锁,才开始搜寻闻祁的身影。
    闻祁正坐在露台边的画架前安静画画。他今天穿了件白衬衫,光从外面照进来,将下摆收进休闲k里的衬衫映了个通透,g勒出他精壮的肉体,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楚甜倚着门欣赏了一会,没有打扰他,随手扔下包,把出门时在家附近的甜品店买的n油蛋糕放到茶几上,拆开。
    漂亮的n油裱花围在蛋糕边缘成了一个圈,中间嵌着三颗新鲜饱满的草莓,她拈起一颗,去蒂送进嘴里,确定它有足够成熟的甜度,才慢悠悠地拿起另外两颗草莓进了房间配套的浴室。
    闻祁已经画了许久。
    他握着铅笔,静坐着把最后一处y影线排完,才抬手肉了肉眼睛,看着画又发起愣来。
    忽地,面前出现了一抹白色n油,散发着n制品特有的香气,被递到他唇边。
    鼻翼轻动,闻祁缓缓转动眼珠,视线落到上面。他盯着那团n油,记忆深处似乎有什么翻涌上来,熟悉,又有点难过。
    不过还没等他想起什么,那根手指就已经抵住了他的唇,时轻时重地按压着,把n油涂在他浅色的唇瓣上,赠予他一个甜蜜的亲吻。
    闻祁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入口即化的醇香瞬间占领了口腔,带给他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他眯着眼,微微昂起下巴,把温热的指尖含进齿内,将上面的n油吮了个干净。
    “喜欢?”
    魅惑的轻笑声在耳边荡起,一具带着花果香气的身体靠上来半拢住了他。
    旁人忽如其来的靠近让闻祁紧绷了一瞬,但下一刻,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摄住,再无暇顾及其他。
    他的心理医生不复昨日的端庄打扮,此时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长至大腿根的薄纱外套,精致的锁骨、丰腴的腰t,大片白皙的肌肤肆无忌惮地裸露在空气中。
    她就站在他身侧,微微弯着腰,x襟大敞,两只累硕的奶子垂了下来,那对挺立的乳头裹满了香甜的n油,恰好落到他嘴边。
    “想吃吗?”
    楚甜面含浅笑,握着一只奶子朝他示意。
    上面的n油还残留着浅浅的裱花纹路,紧密缀在那圈粉红色的乳晕上,就像颗被剥开了纸杯的美味点心,随着女t的呼吸颤颤巍巍晃动着,引诱着他来咬上一口。
    闻祁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甜品,张嘴刚想含住,却被一双手扶住了脸颊。
    “看着它,闻祁。”楚甜命令道:“视线跟着它,不要离开。”
    楚甜转到闻祁身前,跨过他的双腿站立,她轻轻晃着肩背,使两颗奶头有规律地左右danyan起来。
    闻祁舔舔唇,听话地注视了一会。
    慢慢地,他的眼神开始失焦,陷入了某种奇妙的状态——他是清醒的,脑子却是一片混沌,他忘了自己在哪,要干什么,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只有潜藏的意识在支配他此刻的行动。
    “你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楚甜压低声音,引领他进入她构建的催眠幻境里:“你醒过来的时候趴在餐桌上,父母和哥哥都出去了,家里只有你一个人。”
    闻祁的睫毛颤了颤,似是有些躁动不安,但很快又被那道围绕在耳边的温柔女声安抚下来,“这时候你发现面前摆着两块点心,是你喜欢的草莓n油挞……”
    她放轻了声音,听上去有几分遥不可及:“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
    “……”
    闻祁呆愣了几秒,最终决定遵从内心的声音,伸出手握住那近在咫尺的美味。
    “嗯~”
    大手将白嫩的奶子拉成一个锥形,顶端的粉尖已经没入了男人口中,大力吮吸着,略微粗糙的舌头绕着圈地舔弄,把n油尽数卷进嘴里。很快,剥开n油的糖衣后,剩下那颗娇yan的奶头就留在了齿间,被犹不满足的男人吸咬。
    敏感的奶头被细细啃食着,密密麻麻的电流从胸前一路传到大脑,酥得楚甜腿脚发软,她舒服地向后仰起头,抱住他的脑袋把自己往他嘴里送去,顺便把失衡的重心转移到他身上。
    “唔——小祁宝贝儿,别咬太用力,这可不是你要的草莓。”楚甜捏住他的下颚,让他稍稍松开些。
    闻祁又舔了几下,舌头寻到尖尖上的小孔,胡乱钻了一通,发现尝不出什么味了,自觉地伸手拿起另一个n油挞,咬住,吃得啧啧响。
    楚甜看他嘬得起劲,捧着他脸颊的手慢慢滑过他眼角的小痣,问他:“这么好吃啊,是什么味道的?”
    “……甜。”
    低沉的男声响起,楚甜饶是有所预料,仍是错愕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是闻祁……他说话了。
    闻祁低垂着眼眸,咬着奶头含含糊糊地重复了一次:“甜。”
    闻祁开口说话了,说明他现在已经暂时抛却那些痛苦的记忆,沉浸到她为他设定的童年里。
    楚甜抓紧机会,哄他道:那吃了n油挞,顺便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不好?”
    “……嗯。”
    “你的爸爸妈妈感情好吗?”
    “嗯。”  闻祁的脸埋在她胸前蹭了蹭,点头。
    “他们对你好吗?”
    “好。”
    “那对你哥哥呢?”
    “……“
    闻祁突然沉默了,楚甜低头看他,发现他有些茫然。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楚甜皱了皱眉,追问:“你觉得你的父母,会更偏爱你哥哥吗?”
    “……哥哥?”闻祁脸上浮现出更多疑惑,情绪也开始变得不稳,像是要从催眠中挣脱:“我……没有。”
    “没有什么?”楚甜顺着他的头发,慢慢让他镇定下来。
    “我没有……哥哥。”
    “……”这回轮到楚甜沉默了。
    本来她猜想的是:从小父母就偏爱哥哥而相对冷落了闻祁,在父母为了保护他这样一个“不值得”的孩子身亡的时候,哥哥的指责、自卑与愧疚将闻祁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但闻祁说他没有哥哥,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那她还没见过面的闻佑是又怎么回事?
    感觉事情有点复杂,楚甜g脆先不管了,她摸摸男人的脑袋:“回答得很好,给你点奖励。”
    闻祁耳朵动了动。
    “还记得你吃的是草莓n油挞吗?”
    她扶着闻祁的腰,把他拉起来,自己转身坐在了他的椅子上,两人交换了位置。
    楚甜靠着椅背,伸手在他的唇边一抹:“草莓被藏起来了,就在我身上。”
    她晃了晃指尖,亮出指腹上从他嘴角蹭的n油,成功吸引闻祁的注意后,她将手指按到小腹,轻轻划了三下。
    女t洁白无毛的yingao上赫然是一个n油箭头,一路向下延伸,直到箭尖没入那条粉嫩的肉缝,指向宝藏的埋藏地。
    “如果你找到了——”
    楚甜挑起一边眉,点了点肥嫩的蚌肉:“我就,给你吃。”
    ——————
    楚甜未尽的猜想:闻祁喜欢甜,她叫楚甜,所以四舍五入闻祁喜欢她!(逻辑鬼才
    卡文所以来晚啦!下一更大概在明天或者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