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理治疗室:分裂(5)

    “……”
    闻祁一瞬不瞬盯楚甜的动作,听到她的允许后,立刻蹲下来,跪到地板上,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探长了身子拱到她小腹处,沿着n油舔了下去。
    舌头在雪白的小腹上留下了一道湿滑的痕迹,按照无言的指使,直通向女人最隐秘的圣地。
    一切如楚甜所希望的那样,即使已经舔光了n油,微糙的大舌也并未停止探索,而是继续向下,划开两片丰满的花唇,钻进去,抵在肉缝深处上下扫荡,寻找着某gu熟悉的香气来源。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颗软软的肉粒。
    他着重舔了两下,那颗敏感的小东西就充血挺立起来,拦住了舌尖的去路。
    闻祁对这冒出来的肉粒很感兴趣,他想要一探究竟,但楚甜此时仍并拢着双腿,他无法窥得全貌。
    他抽出舌头退开,舔舔唇,下巴搁在她膝间思考了几秒,而后伸手抓住她的一只脚踝。
    楚甜看着男人像搬运某件易碎品一样,小心翼翼把她的左腿抬起来,挂到椅子的扶手上,然后是右腿,直到她下体以一种完全打开的姿势呈现在他眼前。
    那朵娇嫩的花苞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内里景色一览无遗。两片肥厚的肉唇簇拥着yan丽的花蕊,红彤彤的y蒂立在上方,下面缀连着一层粉色的花瓣,因双腿大张的动作,那层花瓣四散着铺开了一圈,暴露出原本藏得极好的蜜洞,幽深又潮sh。
    闻祁重新凑到那处,双手握着她的t,拇指将两片肉瓣拉到最开,嘴唇贴了上去,意欲采摘由他催化出来的那颗果实。
    “嗯嗯~就是那里……”楚甜爽得蜷起脚趾。
    敏感的小y蒂被男人的唇瓣蹂躏着,时不时被伸出的舌尖按压,最后甚至用上了牙齿轻啃,不断刺激着底下的神经,电流高频地袭来,女t浑身颤抖着,脚尖绷得紧紧,浪叫着急速喷出一小gu液体,浇湿了男人好看的下巴。
    闻祁停住了动作,有点迟疑地直起身体,那些淫水立即顺着他的下颚啪嗒啪嗒往下滴,在他领口染出一片深色。
    楚甜瘫软在椅子上,品味着高潮的余韵,身体不住挨着椅背往下滑,将自己的x送到了男人面前。
    是那gu很甜的味道……
    闻祁低头看去,只见那粉嫩的肉穴还在源源不断地冒着汁水,有什么鲜红的东西正随着洞口一开一合的收缩若隐若现。
    他伸出两指抵在湿漉漉的入口边缘,缓缓将其撑大,使埋在里面的东西得以重见天日。
    ——被淫水冲到t外的草莓尖。
    他的奖励。
    “啊,被你找到了。”楚甜抬起一条腿,绕到男人宽阔的肩后,脚跟轻轻顶住男人的后颈,把他的脑袋g到自己私处前,大方兑现诺言:“现在,请享用吧……它是你的了。”
    闻祁嗅了嗅,确认他喜欢的味道是从这口洞里散发出来的,这仿佛又多了层惊喜。
    他伸出舌头往穴里钻,想将草莓卷出来,却把它推回去了一些,他反复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把它弄得越来越深。
    楚甜轻笑着看他笨拙的动作,指点道:“宝贝儿,可以吸出来呀。”
    男人顿了一下,乖乖按她说的覆上嘴唇,罩住肉穴用力吮吸起来。
    “嗯啊——”
    房间里回荡着楚甜又骚又媚的浪叫,声音里满是被伺候到极致的满足。她两条腿都已经搭在了男人肩上,紧紧抵他的背部,方便把自己的更多送到他嘴里。
    不多时,半颗草莓就连同内里娇嫩的媚肉一起被闻祁吸了出来,裹着一层黏腻的蜜液,像颗刚开始淋糖浆的冰糖草莓。
    他迫不及待地把露在外头的部分咬进嘴里,清甜的草莓汁水在两人的肌肤相接处爆开,大部分滑进了闻祁喉咙里,还有一小部分流进了gu缝,在雪白的t上留下浅浅的粉色sh痕。
    男人的唇舌追了过去,不肯放过那点流落的甜美。
    “别,小祁!”感觉那湿滑的软t就要舔到她的菊x,楚甜难得惊慌起来:“那里脏——”
    虽然她在卫生间里已经事先用水清洗过自己的下体,但舔那里始终不卫生,而且……太羞耻了。
    闻祁被扶住了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滴没来得及的草莓汁消失在gu缝深处,他满脸可惜地把剩下半颗草莓吸出来吃掉,意外发现甬道里还藏着一颗草莓,又才高兴起来,捧着她的t继续享用嫩b和草莓。
    下体的嘬吮声越来越响亮,闻祁已经把两颗草莓都吃下肚,却依旧埋在她的两腿间喝她的汁液,时不时伸舌头进去翻搅几下,试图再发现一颗草莓。
    然而穴里的媚肉缠人得很,每次他伸舌头进去都会被黏上,抽出来要费一番力气,但很快闻祁就无师自通了技巧,只需用舌尖快速舔几遍底下的肉褶,那些穴肉绷紧一瞬后就会软化放他出来。
    楚甜被他这通举动弄得身体又是一阵抽搐,送了他好几壶蜜水。
    直到她的腿心被嘬得发麻,男人才勉强放过她,只是掰开她的x仔细看了又看,伸干净的手指进去甬道搅了一通,确认真的没有草莓了,才失望地把脑袋靠到她大腿上有些焦躁地慢慢蹭着。
    楚甜低下头看着闻祁精致的五官,他眼角还带着几分纯真和欲色,两样相反的东西糅合他身上,显得那张脸更妖yan了些。
    她忍不住把他拉起来,让他弓下腰,仰头吻住他的泪痣。
    “小祁,你真好看。”
    楚甜草草地收拾了自己,重新穿好衣服,回头看见闻祁坐回了他的椅子,低垂着头,有点烦躁的模样。
    瞄到他领口的那片痕迹,上面还溅了点粉色的草莓汁,楚甜决定还是让他换件衣服。
    她走向房间里的大衣柜,推开一边的滑动门。
    看清衣柜里的模样,楚甜愣了一下,里面全挂着衬衫和西服,还有些休闲k,下方的格子抽屉里整整齐齐放着各种纯色或条纹的领带,处处透着严谨。
    这都是……闻祁的衣服?
    楚甜b了b大小,的确符合闻祁的身材。
    她又推开另一边的柜门,才发现这边的衣服更像昨天她见到的闻祁风格,闲适又干净。
    右边一个格子里放的那叠深色的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男人的内裤。
    楚甜抽了一条放在手中,多天的贴身穿着使衣物能充分贴合人t,于是也凸显了某个重要部位的形状与尺寸。
    她来回抚摸着内裤上隆起的那部分,目露赞叹。
    小祁这么大啊。
    她有口福了。
    她找了件差不多模样的衬衫,推着闻祁进了卫生间:“衣服自己会换么?”
    闻祁慢慢点头。
    楚甜有点可惜,要是他不会,她还能代劳,顺便揩波油……咳。
    等闻祁换好了衣服出来,楚甜让他坐在椅子上,引导着他解除催眠。
    “吃了草莓n油挞之后,你感觉很满足,身体变得很轻松,又有点困,慢慢合上眼睛……
    深呼吸,十秒后再次醒来,你会回到现实世界……”
    倒数完毕,闻祁像是惊醒了一般睁开眼睛,看到他面前楚甜的那一刻,他眼中闪过迷茫与惊讶,顷刻间又恢复了迟钝的模样。
    楚甜见他清醒过来,弯下腰朝他露出微笑:“小祁今天也很乖,要继续保持。”
    尽职尽责地完成心理医生的工作。
    闻祁没有回应,楚甜也不在意,朝他挥挥手。
    “那楚医生走了,我们明天见。”
    楚甜挎上包离开,房门轻轻掩上,落锁,发出“咔”一声。
    室内一片寂静。
    房间重新变回了主人的私密空间,椅子上的男人才缓缓放松下来。
    闻佑按着额头,疲劳被口中残留的甜味冲淡了些许:他怎么会突然出来了?……是心理医生的治疗效果么?
    说到心理医生,他脑中就浮现出刚才不小心窥见的那一幕,他的心理医生弯着腰,穿着低x的衣服,以他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她饱满的x和深邃的乳沟,摸起来一定很软……
    他给了自己一掌,骂自己怎么会无端生出这种龌龊念头,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脑子里的画面和逐渐隆起的裆部。
    ……高什么?
    闻佑挣扎了很久,终于无力地闭上眼,解开了裤子,握住一柱擎天的鸡8上下动起来。
    他想着她的x,射了。
    闻佑把沾满浓白的内裤团成一团,扔在椅子上,自己去衣柜找干净的内裤。
    他拉开柜门,顿了下。
    空气中有gu若有若无的甜香,像是某种女士香水。
    他四处嗅了嗅,目光落在那叠内裤上。
    最上面那一条虽然也摆放得整齐,但始终有些不同。
    闻佑将它拿起来,放在鼻间轻吸。
    浓重的花果香。
    闻佑沉默了一会,穿上了这条内裤。
    他套上裤子,走到房里的座机电话旁,拨通了姜管家的号码。
    “喂?姜伯,我是闻佑。”男人眸色深沉,手指敲着桌面:“麻烦帮我安排两件事。”
    ——————
    楚甜(陶醉):噢,他穿了我摸过的内裤,就等于我摸到他的鸡8了!
    弟弟天真无邪小狼狗,哥哥口是心非傲娇怪
    哥哥弟弟记忆一般不相通,但情感高度相通,如果弟弟对一个人有好感那么哥哥即使没见过那人也同样会有好感,如果弟弟对楚甜甜起反应了,那哥哥也会[doge]毕竟都是一个人
    来晚了,这章码了快有3000了!我一滴也无了(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