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yцsんцщц.цκ 心理治疗室:分裂(7)

    闻佑全然不知道对面的女人已经把坏主意打到了他头上。
    他双手握住茶杯定了定神,没等楚甜再发问便抢先一步开口:“我之所以为小祁请心理医生,是觉得他最近表现得不太稳定。”
    “本来他的作息安排得很规律,几点吃饭几点画画几点睡能精确到分钟,但现在除了早上和下午这段时间,其他的基本乱了。”
    他停顿了一下,组织措辞:“我因为工作忙不能一直在他身边,具t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这段时间麻烦楚医生帮忙。”
    “当然。”楚甜意味深长道:“我会好好关照他的。”
    接下来闻佑交待了些闻祁的小习惯和注意事宜,等到这次交谈结束,外面的雨也终于淅淅沥沥落下来。
    “闻先生先走吧。”
    闻佑起身时,楚甜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笑眯眯朝他挥手:“我忘记带伞了,等雨停再走。”
    闻佑拄着伞看了眼窗外,雨幕密集而绵长,似乎一时半会停不了,他仅犹豫了半秒,对她说:“我送你吧。”
    “啊,那真是太好了。”
    楚甜挎过包,叫服务员把桌上剩下的糯米卷打包,拎着餐盒跟在男人身后。
    到了前台,闻佑打算付账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提前结过了,他回头给了个询问的眼神,楚甜回以肯定:“我擅自点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让闻先生买单。”
    男人有些不赞同:“……是我邀请楚医生过来。”
    楚甜给出提议:“那下次我来邀请闻先生吃饭,轮到你付。”
    “嗯。”
    看闻佑认真点头的模样,楚甜心中暗笑,骗到下次共同进餐的机会如此轻易。
    走到大门口,他们才发现雨下得更大了些,还吹起了风,细细的雨水时不时往人身上飘。
    闻佑撑开伞望着她,楚甜自觉钻到了底下,他顿了顿,将伞换到了右手,绕过她站到了左边。
    “右手撑着方便一点。”他解释道。
    “哦,走吧。”楚甜无比自然地抬手扶住了他的臂弯。
    “……”闻佑身体僵了僵,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迈开了步子。
    雨水噼里啪啦落在伞上,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声音,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闻佑的手很稳,挂着她一只手的重量还能保持着伞在风雨的侵袭下纹丝不动,为两人撑出了一片安全区。
    狭小的空间里萦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凑得很近,闻佑甚至能嗅到从楚甜身上飘过来的香水味,是他昨天闻到的花果香,在内裤上,还有……她的穴口。
    昨晚虽然他有心忽略,却始终忘不掉无意中睨到的那片美景,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起身到卫生间解决了一发才勉强入睡。
    然后他隐隐约约做了个梦,她跨坐在他腿上,光裸着身体,那双白软的乳房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不仅上手摸了,还含进嘴里吃她的奶头,在两只嫩n上啃了一圈牙印……
    那个梦,真实到就像发生过一样。
    走着走着,楚甜觉得身旁的男人有些不对劲,她用余光瞄了一眼,发现闻佑的耳根不知什么时候红了起来,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你的耳朵好红?”
    闻佑还沉浸在昨天让他羞愧难当的梦境里,耳根就被一根带着凉意的指头触了触,他一个激灵,骤然清醒过来,对上楚甜的脸,感觉像是被yy对象抓了个正着。
    他捂着右边脸:“……有点热。”
    害羞了吗,因为她?
    楚甜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没有揭穿,只是想吃掉闻佑的念头又强烈了几分。
    车停在了离会所不远的路边,闻佑把楚甜送到后座,转身上了驾驶位,发动汽车对着最大档的空调吹了一通,把躁意压了下去。
    “你家地址?”
    楚甜报给他,闻佑转动方向盘,车子缓缓驶离。
    楚甜低头查看自己的状况,她今天穿了条九分k,k腿被雨打湿了不少,裸露的脚踝也溅了点沙砾,黏在皮肤上有点难受。她翻了翻包,发现纸巾已经用完了,只留下个塑料小包装。
    她想了想,往前一扒,探出脑袋:“闻先生,车里有纸巾吗?我想擦一擦衣服上的水。”
    闻佑专注着开着车,顺着问题回答她:“扶手箱里有。”
    楚甜“噢”了一声,正打算揭开驾驶座和副驾驶之间的那个储物盒子,手背就被一只大手覆住。
    “……抱歉。”闻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像是被烫了一下般地缩回手:“我只是想拿给你。”
    “没事,你好好开车吧。”楚甜揭开盖子,拱起身低头看去,里面躺着一包抽纸,还有一个装着肉色液体的小瓶子。
    闻佑抿着唇,从后视镜里盯着楚甜的一举一动,只见她拿出抽纸就把扶手箱盖上了,完全没有过问那瓶疑似女性化妆品的东西。
    ……没看到吗,还是……不在意?
    楚甜住的地方很近,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她把自己收拾干净的功夫就到了小区门口。
    她跟门卫打了招呼,让闻佑把车开进去直接送她到她家楼下。
    “我查了天气预报,雨会下很久。”闻佑握着方向盘,背挺得很直:“外来车辆不能开进庄园,大门口到别墅这段路还是挺长的,下午我会让司机来接你。”
    “好。”楚甜解开安全带,一手搭着驾驶座的座椅,把餐盒递上前:“那这个闻先生带回去吧,当是谢礼了。”
    “我真的……”
    “闻先生不吃甜的,可以给小祁嘛。”楚甜凑近了点:“他高兴了,闻先生也会觉得开心吧?”
    男人愣了一下,没再推拒,任由楚甜把餐盒塞到他手里。
    “今天麻烦闻先生了,有其他的问题我会再联系你。”
    楚甜跟他告别,下车跑进了楼道里。
    目送楚甜的身影消失,闻佑低头和手中的餐盒对视了一会,打开了它。
    即使车窗都贴了反光膜,他还是忍不住心虚地扫了眼四周,确认楚甜真的已经进了楼里,才捏出一个糯米卷快速放进嘴里。
    闻佑一边吃着一边掰过后视镜照了照,右眼角依旧一片平滑。他抬手在那处用力抹了抹,原本空无一物的肌肤底下露出了那颗与弟弟一模一样的痣。
    他盯着指尖沾的那点化妆品,无力地向后靠在座椅上。
    她也许察觉到了什么……
    在闻祁从过去走出来之前,他会为他们守好这个共同的秘密。
    ——————
    闻佑(叹气):维持不吃甜的人设太难了
    闻祁(背地里委屈):说好给我的糯米卷……
    闻佑(又吃了一个):反正是同一个身体,我吃不就是你吃?
    来了!过渡章难写一点,下章炖点肉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