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ūsんūщū.ūκ 心理治疗室:分裂(8)

    趁着天气凉爽,楚甜舒舒服服睡了个午觉。
    对于闻佑今早对她表现出来的戒备,楚甜没放在心上,毕竟家里有个不谙世事的弟弟,做哥哥的防着点也正常,更何况闻佑个x如此。
    再说……只要哄好了弟弟,还怕高不定哥哥?
    下午三点。
    楚甜坐上了闻佑派来的车,临走前也没忘了从自家零食盒里捞了几颗水果味软糖,用于诱哄喜甜的闻祁小朋友。
    姜管家照旧把她带到房间。
    楚甜正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姜管家还杵在面前。
    “怎么了,姜管家?”
    “昨天,闻佑少爷有跟您提过吗?”
    楚甜笑了笑:“如果您是说闻祁的具t情况,闻先生都告诉我了。”
    “那就好那就好……”姜管家让开身,等楚甜进去,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门,欲言又止。
    既然闻佑少爷没有将这件事主动告知楚医生,就一定是有理由的,他还是不要多嘴添乱了。
    姜管家犹犹豫豫地在门口转了几圈,才说服自己离去。
    楚医生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大概……没什么影响吧……
    楚甜全然不知姜管家的纠结,径直坐到沙发上的男人身边。
    闻祁似是洗过了澡,身上有gu沐浴露的香味,他的发尾还没g透,仍带了些sh气,在楚甜轻轻捏开他的嘴喂了一颗橙子味软糖进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也变得湿漉漉起来,裹着满足的亮光。
    “不防着我了?”楚甜紧挨着闻祁,这次他的肌肉没有绷起来,身体依旧放松,显然已经把她纳入了可以亲近的关系范围:“几颗糖就能把你收买了。”
    闻祁不明所以,他鼻子动了动,嗅着香水味一路从她的锁骨拱到饱满的x脯,寻到那个熟悉的位置,正张口要咬,然后被楚甜提溜住了领子。
    “你还上瘾了?”
    她把人拉开,整了整衣服上被他蹭出来的褶皱:“奶头都肿着,今天不给吃。”
    不知道闻祁听懂了多少,总之肯定领会到了她“不给吃”的意思,顿时有点委屈,然后楚甜又剥了一颗草莓味软糖塞进他嘴里,立刻圆满了。
    男人一言不发地安静吃糖,楚甜觉得不对,她明明对闻祁下了淡化催眠过程的暗示,但现在看来,他好像还保留着些许身体记忆?
    她看着闻祁的左侧脸,沉思——也许是闻佑影响了他。
    昨天对催眠之前她还不知道闻祁有人格分裂的症状,因此只是按照常规的方式进行催眠。
    但对人格分裂患者进行催眠,通常要根据患者本身的经历做详尽的了解再设定相应的情境和对话,才能使催眠更贴近真实。有些专攻这方面的心理医师甚至能唤醒患者体内的副人格,直接与其进行沟通。
    如果冒然催眠,c作不得当很可能加重患者精神的混乱,导向不可控的结果。
    不过闻祁现在……暂时看不出来有什么大碍,还似乎从自闭里朝外挪出了一小步。
    为了试探闻祁的状况,楚甜尝试跟他多交流:“小祁。”
    男人应声侧过脸。
    “你说我们是朋友吗?”
    闻祁眨眼,微微歪了歪脑袋,算是点头。
    楚甜又逗他:“请你吃了这么多糖,是不是也应该到你请我了?”
    闻祁愣了一会,随后低头在身上的口袋里慢慢翻找起来,然而任他怎么掏,都没能像楚甜一样从自己口袋里变出糖来。
    男人的脸迅速被名为苦恼的情绪笼罩,他含着还未化尽的软糖,低头看向楚甜,目露思考。
    楚甜对着他满脸的严肃,不免觉得好笑,正要再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给他“借花献佛”,就在下一刻,她的脸被小心捧起来,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而后唇上一热,有什么湿滑的东西撬开齿缝钻了进来,把仅存的软糖喂给她。
    男人微糙的舌尖卷着甜味磕磕绊绊地扫过她的唇,楚甜还是头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尝到了最喜欢的草莓味道,从别人的口中。
    长本事了。
    楚甜只惊讶了没多久,便g了g嘴角,将手搭在他的后颈处,使力压了压,同时主动迎上去,顺势与闻祁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来回翻搅着那颗软糖,发出黏黏腻腻的水声。
    一时间草莓的甜香占据了两人的口腔。
    整个接吻过程中,闻祁就睁大着眼睛,看着楚甜媚意横生的脸,被她的舌头引导  着共舞。
    一股奇异的焦躁渐渐占据了他的大脑,全身的血液都不受控制地涌到了两腿间的部位,促使它膨胀,变得又大又y。
    闻祁喘着粗气,双手有些颤抖,指尖用力插入楚甜的黑发,把她困在自己身前,脑中一片空白。
    他很想,很想……
    然而具t很想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一只手悄悄摸到他胯下,抓住了那根已然昂扬挺立的器具,捏了捏。
    闻祁闷哼一声,舌头收回来,被楚甜细细吮着唇瓣,含糊调笑:“昨天让你吸奶头又吃x也没见它有多大反应,今天一个舌吻就这么激动?”
    楚甜用掌心丈量着男人的粗长,从根部开始沿着柱身缓缓向上抚弄,手法暧昧:“……你哥哥昨天教过它了?”
    想起今早闻佑面对她的接触摆出一副云淡风轻却偷偷红了耳根的模样,她恶趣味地捏了一下他的耳朵,往他唇上啾一口:“学得怎么样了?让我检验检验。”
    放在胯部的那只手滑到了k头,解开纽扣,拉开拉链,两指g住内裤边缘,“先看看我们小祁的大宝贝长什么样……”
    原本贴合的深色三角内裤被扯离小腹,楚甜垂头瞄去,一眼看到了里面涨得发肿的紫红色鸡8。滚烫的肉棒接触到新鲜空气,不由弹跳两下,像头被困在狭小的牢笼里随时要暴起的巨兽。
    虽然已经猜到了型号,但楚甜仍为其巨大的尺寸感到惊叹,她伸手进去撸了一把,肉宠物似地搓着硕大的龟头,用拇指堵住那口溢着前精的马眼。
    勃起状态的性器被如此对待,闻祁红着眼眶,睫毛微颤着投下一片y影,显得眼角那颗痣愈发妖媚起来。
    他忍得难受,无师自通地挺动腰胯,让粗长在楚甜手中慢慢磨蹭起来,缓解那gu胀痛感。
    “别急,宝贝。”她加重了些力道,安抚x地握着男人灼热的肉棒在内裤里套弄了几下:“这就放你出来玩啊。”
    ——————
    艰难更新(躺平
    下章加快速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