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理治疗室:分裂番外

    咖啡厅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桌上的红茶拿铁还散发着热气,楚甜拿起来啜了一口。
    她对面的座位空了出来,两分钟前,把她约出来的俞画小师妹临时有事先一步离开了,就剩下楚甜自己一个。
    然后她在这舒适的环境里发了一会呆,t会大脑放空的状态。
    “哇——”
    旁边的座位上传来轻微的骚动。
    一对小情侣满目憧憬地指着窗外:“下雪了!”
    楚甜也侧过头,咖啡厅宽大的落地窗外正飘落着星星点点的白色,如梦如幻。
    雪在这座城市是难得的景观,路过的人都不由驻足观看,伸手接下一两片雪花,露出惊奇的笑。
    欣赏了一会,楚甜移开视线,漫无目的地扫过大街,突然发现马路斜对面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驾驶座的车窗开了一道缝隙,透过暗色的玻璃,楚甜隐约看见了那张好看的侧脸。
    男人垂下头似乎在做什么,过了几秒,她的手机就震了一下,屏幕上显示“闻先生”发过来一条消息。
    【外面下雪了。】
    盯着手机等了一会,闻祁没收到楚甜的回复,他抬头看了眼不远处人来人往的商场出入口,忍不住在输入框里打字。
    【你什么时候结束?】
    他想立即发送出去,但又觉得这样显得太急切,于是把这句话删了,换了稍微矜持点的说法。
    【带伞了吗?我可以来接你。】
    闻祁正对着杳无音讯的手机蹙起眉,车窗就被不紧不慢地敲了敲。他转过头去,对上楚甜凑在玻璃前的脸。
    “没带伞。”她说:“你送我呀。”
    上了副驾,楚甜半个身子都歪进男人怀里:“等多久了?”
    “刚来,没等多久。”
    “胡说,都冻成这样了。”楚甜握住他冰凉的手,有些心疼:“怎么不开  暖气?”
    闻祁感受着她手上传来的热量,面上带着几分被拆穿的别扭:“会闷。”
    “你啊……”楚甜有些无奈。
    闻祁目前处于人格融合期中,状态有些不稳定,虽然两个人格的大部分记忆已经逐渐同步,但在人格交替的时候依然会产生记忆缺失的情况,甚至不知道上一秒在做什么。
    因此闻祁这段时间都b较缺乏安全感,具t表现就是……很黏她,去哪儿都想跟着。
    今天她出来不到两个小时,闻祁就从家里追到这来了,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对,所以才偷偷摸摸的。
    “万一我不在商场附近,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你不就白等了?”
    楚甜捏捏他的掌心,训道:“下次来了要给我打电话。”
    闻祁一听,就知道这件事算是揭过了,连忙点头:“嗯。”
    楚甜又问:“饿了没?”
    蹲点了大半个小时的闻祁听她这么一说,才觉得腹中空空:“饿。”
    雪花簌簌堆在挡风玻璃上,楚甜看着面前的一片白,想了想:“那去吃火锅吧。”
    他们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店,所幸今天是工作日,人并不算多,不用排队就有位子。
    锅底和菜品一起呈上来,辣汤咕噜咕噜冒着泡,在一片升腾的热气中,体内的寒意都被驱散。
    闻祁认认真真地用漏勺涮着肥牛,等肉变了色就捞起来一股脑地盖进她的调料碗,然后楚甜拌好调料再夹进他嘴里。
    但两人都不是特别能吃辣,到最后把点的肉和菜吃完,他们的嘴唇已经被辣得鲜红,背上还出了些许汗。
    趁着楚甜喝酸梅汁解辣的功夫,闻祁从搭在一旁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只有半个手掌大的小本,用配套的笔在上面写记录。
    【偷偷去接甜甜,等的时候被发现了,一起吃了火锅,开心。】
    这是他新养成的习惯,每做了什么事都要写下来,以免闻佑出来的时候记忆不全,两眼一抹黑,当然闻佑也会接替他在本子上的记录。
    闻祁合上小本,也灌了一杯酸梅汁,然后颠颠地去柜台结账。
    接着他们在商场逛了一个小时权当饭后消食,又买了些毡帽手套之类的保暖用品才走。
    回家进了门,闻祁习惯x地凑到楚甜肩窝想亲亲蹭蹭,却被她略带嫌弃的推开:“一股火锅味,先去洗澡。”
    虽然委屈,但闻祁还是乖乖去洗了澡。
    他洗好的时候楚甜还在另一个房间的浴室里没出来,于是他自觉地钻上了床暖被窝。
    房间的窗帘没拉全,闻祁看到外面的雪还在下,窗沿已经挂了一层白,对b漆黑的夜空格外鲜明。
    盯了一会,闻祁的眼皮莫名有点重,楚甜却还没来。
    他打了个哈欠,伸手摸到放在床边的小本,记下一句话,把本子推回原处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旁边的相框,但被窝里暖洋洋的,闻祁丝毫不想再动弹。
    于是楚甜撩着刚吹g的头发回房间时,就看到了床上已然睡熟的闻祁。
    她将探出床头柜边缘的相框扶起来,放在里面的照片除了那张全家福,又多了一张她和闻祁的合照,被裁成小巧的矩形塞在一角。
    楚甜笑笑,爬上床,俯下身亲了亲闻祁的侧脸:“晚安。”
    *
    第二天。
    窗外透进来的光让楚甜从梦中醒过来,她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懒懒地侧过头,发现旁边的人已经坐了起来,正挨着床头翻看着小本。
    “小祁?”
    察觉到身旁的动静,男人低头看去,捕捉到一只还迷糊着的女朋友,不禁怜爱地肉了肉她的头发。
    楚甜舒适地眯起眼睛:“是大佑啊。”
    虽然她喊他时附带的鼻音很可爱,但闻佑并不怎么乐意接受这个称呼:“不是。”
    “那,小佑,佑佑?”
    “……”
    闻佑提笔在本子某行画了一个g,然后把本子扔到一边,手伸进被子里解她的睡衣扣子。
    “诶诶,一大早的,做什么呀?”
    楚甜扯着被子试图拦截他的手。
    “完成闻祁昨晚想做的事。”
    她这点力气根本难不倒他,闻佑轻轻松松地剥开了她的上衣。
    “他想g嘛?”
    “想疼你。”
    闻佑钻进被子里,含住她一颗奶头,同时手开始脱她的裤子。
    “我批准了。”
    她的内裤从被子缝隙里漏出来,随后粗硕的性器没入了窄小的水穴里,快速抽送起来。
    楚甜被男人顶撞得直哼哼,抗议道:“你就是用鸡8来疼我的?”
    “你不喜欢?”
    男人身心亢奋时,眼角的那颗泪痣总是显得特别妖yan,楚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脸,嘴上也特别诚实:“喜欢。”
    然后引来更加深入的疼爱。
    许久,天光大亮,一腔滚烫的精液如期灌注进来。
    楚甜浑身的肌肤泛着粉,额头满是畅快过后的细汗。
    她目光飘忽,看着窗沿积下的一片雪,双腿缠紧了男人的腰身。
    这似乎将会是一个火热的冬天。
    ——————
    这个故事终于完结啦,这几天b较忙,更新就耽搁了qaq
    下个故事是古代,人与妖共存背景
    风骚财迷装杯男主x穿越的打工仔猫妖女主
    等我再撸亿点点细节就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