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英美娱]糟糕,我的脑洞好大!_分节阅读_8

    在线等。急。
    “当然可以,陛下。”我只好按照这种情况下最正常的台词回答。
    然后我就听到了*的——
    “鵚捏xw^_浊觛h観)+nf箤0i2w)澞~钓g翇c陌”
    这gui?
    我相信我脸上的表情肯定是如魔似幻的,因为瑟大王脸上也是同样的。
    我家大王今天的画风整个儿都已经坏掉了呢,呵呵哒!
    当然我也一样,谁面对一堆乱码还能维持住正常表情呢,连精都不能。
    于是我说:“今晚风声太大,我方才好像什么都没听清,陛下你再问一次可好?”
    瑟大王:“徏壻_骇佅z艢厉撤h沅ltk盘渐v3璨||tf汷》”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
    【点蜡】【点蜡】【点蜡】
    【手动再见】【手动再见】【手动再见】
    ☆、第6章 我家大王画风有点不对劲(三)
    有什么比扮演一个需要一大早起来化妆做造型戴假发另外必须全程保持秀发垂直顺滑姿态从容优雅尽量挺胸收腹不踩到自己衣角而且时不时要被头上的王冠戳到脸的精灵王更加可怕的呢?
    有的。
    那就是一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这位精灵王。
    上一秒他还在苦恼着怎么对塞西莉亚开口表明自己并不是她的男友亚历克斯·埃金,而是另一个莫名其妙附身在亚历克斯身上的可怜人,下一秒他就看到眼前的景物变了个样,眨眼之间彻彻底底天翻地覆,加特效都没这么快。
    不知道真正的亚历克斯回去之后,是会被他的暴力女友拖回床上还是直接打死……
    他在心底默哀了三秒钟。
    没有绿幕的情况下,眼前的环境看起来陌生得有些熟悉。
    昏黄而温暖的灯光下,两人合抱粗细的圆柱如同具有生命的树枝盘结着一般,挑高的屋顶与盘旋而上的弧形阶梯,一盘的木质矮几上还摆着叠放整齐的衣物以及盛满红色酒液的透明酒杯。
    如同岁月洗涤过的古木色泽,周围的色调以及装饰都充满着厚重而沧桑的悠远宁静。
    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等等,这场景该不会是——
    他低下头,就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地浸泡在一个圆形的巨大浴池之中,这大概就是传说之中精灵王的按摩浴缸吧。
    不过,为什么精灵王的按摩浴缸不带自动热水功能呢?他觉得温度有点冷怎么办,能喊人加热水么……
    还是算了,毕竟不是客房服务。
    既来之,则安之。
    比起面对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的塞西莉亚,自己突然出现在中土世界虽然魔幻了点但也还能接受了——即使同样是不着片缕,但至少目测应该没有人敢来打扰精灵王的沐浴吧。
    他乐观地想到,从浴池中站了起来,用一旁类似毛巾的织物拭干头发以及身上正滴落的水珠,换上了摆在矮几上那一身应该是里衣的柔软袍子。
    沿着蜿蜒的阶梯缓步向上,就到了精灵王瑟兰迪尔的寝宫。
    即使曾经数度扮演过这位高贵优雅的精灵王,他依旧被眼前完全不同于绿幕前所搭建场景的豪奢华美震惊了:空旷而沉寂的宫殿内,看似随意地摆放着各式木质家具,琥珀如融化的霜糖般装饰其中,柔软的天鹅绒泛着些微的冷光,墙角半人高的黑色细架上,还摆放着一株由透明卵壳似的水晶存放着的馥郁兰花。
    他好奇地凑近了细细一看,好像没有水也没有土壤,也不知道精灵们是如何培育的。
    不过最令他感到惊奇的,还是一旁那一面快有他自己那么高的水晶制成的镜子,这个精美的艺术品正散发着淡淡的辉光,将他吃惊的面容映照得纤毫毕现,如最真实的虚幻倒影。
    镜中的精灵王有一双异常凛冽的苍冰之瞳,凌厉的眉眼之间氤氲着挥之不去的冷漠与寂寥,苍白的肤色更令他无匹的美貌显得愈发遗世独立、不染一丝尘埃。
    大抵是听到了他走路时不小心发出的动静,门外的精灵轻而规律地敲了三下门,没有得到回应却习以为常地鱼贯而入,这些应该是侍女的精灵们捧着各色衣物以及精灵王日常佩戴的王冠,一个个垂首屏息,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这意思,难道是要他来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
    或许由于他注视着一个方向的时间略微长了点,其中一位精灵就将手中的衣物双手奉上,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接,却迎上了这位精灵略带惶恐的目光。
    “陛下?”
    他猛然想起自己目前的身份,缩回手肃容道:“就它吧。”
    淡淡地垂眸转身,以他这辈子最装逼的姿势,继续看向镜中的自己。
    虽然这样做看起来有点自恋,但这也是没办法的,至少他不用时刻担心着自己的表情不知不觉就裂了。
    他默默地看着镜中的身影,跟自己五官相同却气质截然相反的精灵也同样默默地回望着他,明明是同一张脸却拥有完全不同的气质,眉眼之间习惯性的孤高冷傲满得几乎快要溢出来。
    他隐蔽地撇了撇嘴角,自然而然地将眼神放空,任由这些精灵侍女们比专业造型师还要细致入微的服侍。
    由于精灵王这张气势凛然的面容所赐,即使是魂游天外,看起来却仿佛更加清冷出尘了。
    没有人敢直视精灵王那双覆盖着冰雪的眸子,他也不会闲得没事干与这些熟悉瑟兰迪尔本人的精灵们对视——又不是生怕他们发现不了“瑟兰迪尔”的异常!
    所以当他大概感觉今日的造型已经差不多的时候,就把自己苦思良久的台词说出了口:
    “你们先出去,我想静静。”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清灵的、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女声轻轻答道:“如您所愿,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