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英美娱]糟糕,我的脑洞好大!_分节阅读_9

    他这才发现寝宫内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下身后这个女精灵,她刚刚整理好他的王冠,冰冷的手指似乎是不经意地触碰了他的额角。
    谁能告诉我其他精灵什么时候出去的,这么悄无声息真的好可怕,难道就连女性精灵的武力值都要这么强悍吗?
    他默默地想着,接着用余光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了那个黑发的精灵保持着恭谨垂首的姿势静悄悄地退了出去,只可惜他全程保持着眼眸低垂眼角看人的高冷姿势,完全看不到传说中的精灵是不是真的有书中所写的那般优雅美丽。
    不过这样也好,他终于可以继第一次一头雾水的短暂穿越之后,好好睡个觉了。
    怀着某种自暴自弃的心情,他随意地就往瑟兰迪尔那张看起来就无比舒适好眠的豪华大床倒了下去,然后——
    自从霍比特人三部曲杀青之后好久没有被王冠戳到脸了今天再次深深感受到了真的好疼有木有!
    吃痛地龇了龇牙,他随手扯过一个柔软得仿佛云一样的枕头,放弃了自己摘下王冠的打算——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戴得回去,陷入了香甜的睡梦之中。
    闭上双眼的那一刻,他恍惚之中想起,似乎第一次穿越的时候,也是这也欲睡非睡半梦半醒的时刻,有一双柔软的、带着甜香与凉意的双唇,如羽毛般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唇上……
    夕阳西沉,日暮微斜。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如他梦中所想的那样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中或者又是另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而是依旧留在了精灵的宫殿之中。
    他揉了揉眼,树枝制成的王冠长时间的压迫令他觉得脸颊有点疼,他迷迷糊糊地走到镜子前一看,果然右边脸红了一片,身上的衣物也显得有些凌乱。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门外传来一个男性精灵的声音:“陛下,今日的公文都已经整理好了。”
    他打量了一下镜子中自己可能不太符合精灵王风范的形象,用最短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身上衣物的褶皱与压痕。
    又瞥见一旁那装饰华丽如同王座般的椅子,他便飞速地坐了上去,交叠着长腿,幻想着自己身下是电影里那个造型别致的鹿角王座,单手仿佛不耐烦一般托着右脸,淡淡地说道:“进来。”
    这名男性精灵捧着约有半米高的公文以及卷宗,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的目光比起那些精灵侍女的恭谨更多了几丝不易察觉的慈爱,而他的面容虽然也是同样的年轻俊美,但他身上的气质却说明了他并不真如他的外貌一般年轻,而是经历过无数时间与光阴的、藏着一段历史与往事、经历过了磨砺与沧桑的年长精灵。
    他猜,这也许是书中提到过的精灵管家——加里安,但在真正确认之前,他并不敢开口。
    疑似加里安的精灵将手中的一应物事摆放在他触手可及的矮几上,然后就站在了一边不说话了。
    这个意思,难道他真的要处理面前这一堆估计完全看不懂的东西吗?
    他抽了抽嘴角,迟迟没有动作。
    夕阳的余晖透光窗台洒了进来,外面的景色是一片如火的红色树海,配上燃烧般的天穹显得恢弘壮丽。
    “陛下如果实在不愿意处理的话,可以放在明天。”那精灵轻声说道,“偶尔也与您的子民一起宴饮狂欢吧,听说那些可爱的小精灵们又想出了新鲜的节目,连一向不参加宴会的塞西莉亚也去了。”
    “塞西莉亚?”他愣了愣,这个名字实在令他印象深刻无比。
    精灵笑了笑,颇为无奈地说:“陛下莫非连每日清晨侍奉您戴上王冠的贴身侍女名字都没有印象?她惊人的身高与她特殊的黑发应该十分好认。”
    他随意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所有的思绪已经开始飘到了早些时候,只是大概他那时候光忙着不露出破绽,并没有十分注意那些精灵侍女的模样,现在想想这位“塞西莉亚”应该指的就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女精灵?
    塞西莉亚果然十分好认,她那一头鸦色的长发与出挑的身高都让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露台吹着晚风的女精灵。
    “塞西莉亚,是你吗?”
    他有些迟疑地出声问道。
    那名女精灵于星月交映的夜空之下似有所感地回过头,光线之下犹如透明琥珀般的眼睛里还带着掩不住的惊讶,风吹起她的发丝,扬起纷飞的弧度,更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那如玉般的光泽,动人得仿佛一场绝美的梦境。
    ☆、第7章 混蛋作者这种设定怎么舔(一)
    我穿越的时候正在更衣室换制服,原主这位不良少女貌似今天开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为她昨天刚死过一次——我看着眼前换下来的牛仔长裤以及长袖t恤还有那张脂粉未施的脸蛋,与记忆中浓妆艳抹衣服全是洞的摇滚少女大相径异。
    今天的身份有些蛋疼,“我”嗑药磕嗨了猝死在派派屋餐厅后门,被具有神奇能力外加主角光环的小天使派师傅不小心碰了一下救活了顺便捡回来暂时当了服务生。
    并不是我歧视服务生这个行业,实际上工作时间还算比较自由并且报酬丰厚,只是偶尔会被揩油以及长时间保持面瘫式甜美微笑总是那么令人暴躁。
    还好店里临时提供的制服尺度属于我还可以接受的正常范围之内,虽然我是很痴汉,但我内心深处也是有底线的。
    我走出更衣室,迎面走来一个高大英俊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得男人,看到我的瞬间露出一个毫无保留的惊喜笑容。
    “塞西莉亚!”
    你甜的不行是没有错,但用昨天刚见过的瑟大王的脸做出如此蠢萌的表情这样真的好吗?虽然我已经发现我家大王画风貌似有点不对劲,但安安静静不说话的时候还是一个高贵冷艳风华绝代花一般的美男子呢。
    不过这标志性的甜饼笑还真容易猜到男神这次的身份,只是我记得他的设定是终极软甜萌但绝对无法触碰吧,只能看不能吃,奇葩的天赋技能简直就是天生为了对付我等痴汉而存在的啊摔!就算是瑟大王我也是摸过头发的好吗!
    他似乎意识到第一次见面就直呼我的名字不太好,有些尴尬地挠挠头,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略带窘迫地看着我:“你还好吧?”
    “嗨,内德。”我笑了笑,挥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我很好,不能更好了。”
    只要不再被你碰一下的话。
    这里必须吐槽一下这次男神的设定:只要用指尖轻轻一点,他就能令死去的生命体复活,但如果他第二次接触到该生命体,他们就会永远死去。
    也就是说不能握手不能拥抱更不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说好的舔舔舔也!根!本!不!可!以!
    这时另一个服务生也来了,我记得她的名字是奥利弗,她先是满脸绝望外加惊恐地看了看我以及内德的身高,然后甩了个白眼给我,最后飞了个媚眼给内德,扭着小蛮腰话也不说就去换衣服了。
    喂喂,你这是职场欺凌吧!别以为你的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公分我就看不到你不屑鄙视的眼神啊!特别是你的视线位置是在我的胸口没错吧?平胸怎么了没听过一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么!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你一定是在可耻地嫉妒我!
    “塞西莉亚?”
    大概是我走神的时间有点久,内德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他抿了抿嘴唇,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让我恍惚之中好像他背后有蓬松的尾巴在不停摇晃。
    亲爱的派师傅,我好像看到了你的尾巴了,能让我摸摸吗?
    我默默地回望他,眼神恳切,双眸真挚,试图无声传递给他我内心深深的渴望。
    我的脸颊两边热热的,如同身体内流动的血液,温度不自觉地攀升——没有错我又被男神萌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