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英美娱]糟糕,我的脑洞好大!_分节阅读_12

    为什么要让我ooc呢?
    男神到底怎么嫖,
    用传说之中我的人格魅力吗?
    万能的黑洞大大啊!求你告知我,怜恤我。
    万能的黑洞大大啊,求你帮助我。
    恍惚着我似乎听到了黑洞大大冷哼一声,霸气侧漏地告诉我:“不要怂,就是干。”
    你倒是告诉我一触即死这种设定到底要怎么干啊!!!
    ☆、第9章 混蛋作者这种设定怎么舔(三)
    黑洞大大说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干,说起来我只是个黑洞而已。”
    虽然你看起来只是个无比深沉的黑洞而已,但是大大你既然都能让我穿越了,那么自攻自受无性生子什么的也绝对是手到擒来吧?
    黑洞大大冷哼一声,毫无起伏的声音依旧雌雄莫辨:“有时间去看那些没有背景没有情节没有故事只有描写只有高/潮只有肉的小黄书,你怎么不好好补一补你的智商?”
    哈?我这是被一个一团漆黑看不清脸五官也没有更别提大脑器官的黑洞给嘲讽了吗?憋以为你不是人我就不会告你诽谤啊!
    “你真是,太蠢了。”它煞有介事地啧啧两声,即使语气平平淡淡言语之中的鄙夷却毫不掩饰,“我原本以为你应该一开始就发现有另外一名穿越者这种事情——”
    “等等,你是说有另外一名穿越者?”我打断它。
    黑洞大大答道:“你才知道‘他’的存在么。”
    “这样啊。”我皱着眉,想了想,问道:“那么他也是用滚筒洗衣机穿越的吗?”
    “……”黑洞大大诡异地沉默了一下,“并不是。”
    我拔高声音:“凭什么他不用滚筒洗衣机!你这是区别对待!现代社会要讲求男女平等啊亲!分分钟举报给女权主义者削死你啊你造吗!”
    黑洞大大好像是在虚空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它最后的话语随着它的身形慢慢消失。
    “可是滚筒洗衣机塞不下他,我有什么办法呢……”
    你有本事站住憋跑啊!我绝对感受到了作者大大对于瘦子满满的恶意!塞不下是什么意思啊摔!跟我一起穿越的是一个胖成熊的球吗?那样的话我好像大概知道“他”是谁的——
    d,私家侦探,拥有出色的办案能力,在偶尔发现ned的特殊能力后,劝说他与自己合作。
    以上来自度娘。
    没办法,谁让推菊花里他最熊。
    原来跟我一起穿越的胖球是那只曾经被我做成表情包的完全坏掉了的卤蛋,感觉好像以后再也不能直视黑黝黝的卤蛋了呢,怎么破?
    总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什么,不过应该没什么要紧的,现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不应该把心神分给其他无关紧要的事物,深情地凝视着我的男神才是最重要的。
    我默默地关闭脑内小剧场,火辣辣地看向厨房内那个身穿粉色y围裙的两米大汉,显然超市的大减价限时促销品有点小,却更加清晰地勾勒出男神的腰身曲线,凸显出男神挺翘的臀部。
    内德端着两盘热气腾腾的意大利面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了眨,有些疑惑地说:“家里只有这个了,先吃点东西。”
    咕咚——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番茄肉酱包裹着的淡黄色面条,被雪白的盘子衬得越发鲜艳诱人,上面撒了一点儿绿色的迷迭香,看起来清新而又令人充满食欲。
    不过更重要的是——
    男神,你要是一直这样地看着我,我想我可以不间断脑补三万字绝对没有重复肉/文play,真的。
    我不敢再看,接过内德递来的盘子低头觅食,生怕不小心这个月原本预定给大姨妈的出血量一天之内全部耗尽。
    可是,作为男神怎么可能只会用脸攻击呢,即使是食物也能附加杀人于无形的伤害值啊!
    嗷呜,男神亲手做的意呆利面,幸福得我好想给他生猴子!
    嗷呜,这就是传说之中充满爱意的料理么,果然看起来跟《中华小当家》一样闪闪发光呢!
    嗷呜,如此甜蜜让我想要流泪的感觉,我感觉鼻子酸酸的好感人怎么办!
    内德紧张地看着我:“塞、塞西莉亚!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洋葱放多了?”
    一股熟悉的热流再一次毫无征兆地涌出,在男神惊慌失措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眼神之中,静静地沿着我不自觉弯起的唇角、小巧玲珑的小巴、修长白皙的脖子、精致诱人的锁骨一路流淌到了t恤的衣领。
    不详的预感成真了呢,这个月我估计不再需要abc。
    我接过内德递来的纸巾,淡定地捂住再次出血的鼻子,闷声问:“可以借我一件衣服吗?”
    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得寸进尺趁机染指男神的衣柜,也不是想细嗅他衣服上的气味感受他曾经贴身过的温度。
    真的,看我诚挚且淡定的眼神。
    内德看着我略显狼狈却从容不迫的样子,在对上我清澈如水晶般的眼睛,下意识点了点头。
    果然我还是该去做影后的吧,好莱坞需要我。
    我默默地捂着鼻子,防止越加澎湃的血液喷流而出。
    内德拿给我的是一件长袖的白色衬衣,大概是考虑到尽量遮蔽我能与他接触到的肌肤,但我其实真的不介意只穿他的贴身背心的……
    我扁扁嘴,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为了生命安全我还是放弃脱掉长裤打消脑内酝酿了半天的男友衬衣play吧。
    好累,感觉不能再爱了,我快要对这个无法舔舔舔的世界绝望了呢,特别是听说貌似是我队友的家伙可能是只巨大型卤蛋以后,我宁愿跟奥利弗好好撕逼都不愿意跟卤蛋好好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