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英美娱]糟糕,我的脑洞好大!_分节阅读_19

    可我完全没有办法再去注意他在说些什么了,不同于上次瑟大王只是脱了外面罩着的披帛,菲尔十分利落地把身上的黑色上衣直接脱了,露出稍稍健硕却并不肌肉虬结的□□上身。
    妈个鸡我感觉我的血槽已经彻底清空了现在想要跑圈也根本来不及了我这是要被秒杀了吗为什么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哇哦吵死了啊望着刚才我还趴过的位置那两点殷红我简直忍不住就要发射了!
    我喵呜一声,软软地倒在大理石瓷砖上,四脚朝天仰望男神。
    还别说,这姿势竟然跟某些宅男观看岛国爱情动作片时躺在床上的样子有些微妙的类似……
    菲尔抖了抖,打了个寒战,我想他是衣服脱太慢半天不脱光进去洗澡所有有些着凉了。
    他解开了皮带。
    我娇羞地用爪子捂住了蹭亮的眼睛。
    他拉下了拉链。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个位置,炯炯有神专心致志地透过爪子的缝隙使劲地看。
    你倒是继续啊!裤子欲掉不掉就这么挂在臀部上简直是折磨喵啊!快快快!
    我这暴脾气一上头,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蹭蹭蹭燃烧了起来。
    菲尔无奈地看着镜子里脖子上的一丝血痕:“你干的好事。”
    说着一边脱裤子一边故作生气地去看我的表情——
    然后他像是被什么震惊了,愣愣地呆立在那里,手里正准备脱身上最后一点遮蔽物。
    难道是我娇羞的姿势太过撩人?可你倒是先把身上脱了一半都不到的内裤脱干净了再用这么惊艳痴迷的眼光看着我也来得及啊!
    我默默地放下眼前的爪子,叮着咚,偷偷咽了咽口水。
    一阵令人酥麻的电流沿着我的背脊一路往上,热血上脑的我已经恨不得自己立马拥有一双透视眼。
    我,真的是个再矜持不过的人,我用作者大大的节操还有下限发誓。
    “噢,我的天。”
    菲尔蹲下高大的身子,某个被我一直紧盯的位置隐约露出的部位因为他的动作又被遮掩回去。
    这样的神转折真让我气息一滞,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内裤不脱,偏偏要回头多看了我一眼么?我幻肢都硬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作为一只虽然木有了丁丁的公喵,我必须是给你负分的啊!
    菲尔随手拿了几张纸巾,一边把我抱起来一边往我脸上一糊——这简洁粗暴的动作略熟悉啊。
    我没有多想,只是抽了抽鼻子,弱弱地喵了一声。
    菲尔皱眉看着我,不知为何脸色却带上了点笑意:“你怎么也流鼻血了啊?”
    噢,原来刚才叮咚太过专注想象力充分发挥大脑高速运转不知不觉就酿成血案了……谁让我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呢。
    我毫不在意染红了好几张纸巾,对于每个月出血量超乎想象的雌性生物来说,就这一点点血而已,完全是必须要面不改色继续叮咚的节奏啊。
    蹭了蹭男神的手臂,无声催促他继续——这个角度看下去,绝对是更加直观更加清晰!
    可惜菲尔不像内德有那一撮呆毛可以接受我的讯息,他把我放在洗手台上,俯下身自言自语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暹罗猫流鼻血,或许应该带你去看医生的,可惜我……”
    他没有说完,而是用温水快速地冲去了我身上的奶渍以及血渍,然后用一条小毛巾帮我细细裹好。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轻声道:“看你这么不高兴的样子,晚上跟我睡吧,等我几分钟,乖!”
    说着亲了亲我的额头,又开始方才未完的脱衣服程序。
    尽管又被亲又许诺晚上一起睡,可是晕乎乎的我早就什么都听不到想不到了。
    温斯洛家的洗手台高度,真是——
    太太太符合人体工程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爪子捂脸一爪子用毛巾捂住喘着粗气的鼻子,喵呜一声往后倒在洗手台上装死。
    作为一只丧心病狂痴汉属性的迷妹,洒家这辈子,值了!
    我默默地侧眼去看那仅仅隔着一面玻璃的高大身影,朦胧的水汽掩去了他清晰的轮廓,却让他的身形显得更加性感逼人。
    咕咚。
    下意识吞了吞口水,我的脑海里还在不停回放刚才那直面男神的一幕。
    天惹噜,我感觉我不仅血量已空血槽都要碎了,这次真的是正面得不能再正面了,可为什么我却是一只喵啊!心好累,我对这个美丽而残酷的世界绝望了,感觉真的没有办法再爱了呢。
    捂着胸口幽幽叹了口气,就看见男神大大拉开了玻璃门,赤条条地甩着咚走过我面前,随手拿过架子上的浴巾裹着下半身,全程泰然自若随性至极,一点儿也不介意我的围观。
    呼,还好现在是我看到了,否则眼前的这一切绝对会令原主还未恢复的ptsd受到严重刺激从而病情加重说不定一个没忍住就嫉妒羡慕恨地挠了下去从而造成悲剧。
    嗯,我真是个大大的好人!
    我飞快地丢掉血色浸染的白色毛巾,随手塞到一个角落,轻盈地跳上菲尔的肩头。
    要把持住!再见血光晚上就不能一起睡了!
    我深切地告诫自己,死死忍住鼻子里的酸意,摇摇头散去脑袋里反复倒带回放外加自动特写拉近的某些成人镜头。
    菲尔摸了摸我的脑袋,仿佛在问我又像在问自己:“好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晚上我们该怎么睡呢?”
    他想了想,利用漂亮的眼睛认真地对我放电道:“呆会,睡在中间。”
    这颜是怎么长的,这么犯规真的好么……
    虽然我不乐意你跟那个小婊砸当着我的面ooxx,但你这么为了外面的小妖精守身如玉我也很郁卒的啊。
    我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算是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