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妻子的诱惑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书房里的陈庆之刚点上一支烟,急忙关掉信息群,咳嗽一声:“进来吧。”
    苏晚盈推门进来。
    她好像刚洗过澡,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浑身都是沐浴露的香味儿。
    美丽的长腿不安的扭动着,雪白的肌肤在热气的蒸腾下,带起了一抹粉红。
    苏晚盈直直看着陈庆之,眼中充满了复杂而又矛盾的情绪。
    陈庆之就坐在那里,诧异的看着她。
    “怎么了?”男人问道。
    苏晚盈咽了口唾沫,小脸发红,刚才鼓起的勇气此时竟消失无踪了。
    她低下头,鼻子抽动着,好半天才来了一句:“讨厌,你怎么又抽烟了。”
    陈庆之急忙按下香烟,口中却笑道:“反正咱们又不用亲嘴,你怕什么。”
    苏晚盈竟没有像往常那样臭骂一顿,反而温柔的坐在了一旁的小沙发上。
    陈庆之立刻看到了她薄薄睡衣下露出的白腻双腿,以及……刻意换上的热红色小衣。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感觉浑身发热。
    结婚三年,两人之间还是第一次有了这种粉红色的情调。
    “快到结婚纪念日了。”苏晚盈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陈庆之淡淡一笑:“又要给我零花钱么?暂时不需要。”
    苏晚盈叹息,心中竟有了一点奇怪的愧疚感。
    夫妻三年,陈庆之从没主动跟她要过一分钱,全都是自己打游戏赚零花钱。反而每年521节,情人节,还有结婚纪念日的时候,男人还会送她很多额度吓人的“黑金银行卡”。
    当然,那些都是大富翁游戏里的虚拟银行卡,做的跟真的一样。
    唉,估计他这辈子也就能赚点游戏币了。
    但怎么说,每个重要节日他都记得,没有一次忘记过。
    想到自己未来可能要背叛这个男人,苏晚盈扭头,鼻子酸酸的。
    她起身,走到了门口,然后优美的转身,努力学着电视里看过的画面,手指轻轻的勾动:“去洗个澡,然后,然后到我卧室来。”
    听着老婆娇媚的暗示,陈庆之有点呆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晚盈性情大变,竟然在家里勾引自己……
    卧室传来一阵咳嗽声,然后是开红酒的声音。
    陈庆之收回心神,慢慢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他站在苏晚盈的卧室前,一时竟有点矛盾起来。
    陈庆之有自己的原则,没有感情的欢愉顶多算是各取所需。
    但让他动了真感情的苏晚盈,绝不是那种女人。
    莫非她终于打开了心扉?
    但这毫无来由。
    两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说平淡至极,甚至连某些分居的夫妻都比不上。
    三年来彼此忙着自己的事,除了节日的时候互动一下,再无其他任何感情的交流。
    陈庆之还在胡思乱想着,卧室里传来苏晚盈颤抖的呼唤声:“你,你不进来么?”
    声音愈发娇媚,充满了诱惑。
    陈庆之心中一颤,推门而入。
    卧室里,大床上,苏晚盈正躺在被子里,睡袍就搭在床边。
    一瓶红酒刚打开没多久,她脸色通红,重重喘着气,隔着床都能闻到葡萄酒的芬芳。
    陈庆之走到床边,手指搭在了被子上。
    苏晚盈被子下的双腿伸直了,呼吸愈发粗重。
    陈庆之能感觉到,女孩连呼吸都要停顿了。
    她这是……很害怕,也很无助。
    陈庆之退后一步:“晚盈,你跟老太太吃饭,到底谈了什么?”
    苏晚盈神情愈发复杂,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什么都不说。
    然后,她闭上眼,狠狠掀开了被子。
    眼前春色,一览无余。
    她的美是惊人的,此时刻意换了性感小衣,更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陈庆之轻轻上了床,躺在了她身边。
    苏晚盈依旧闭着眼,忽然叹息一声,双臂就那样展开,摆出了一个“大”字形。
    陈庆之看着她僵硬的四肢,如同木头人一样的姿态,忽然觉得很好笑。
    心中的欲望消散,他暗暗叹息:这个傻丫头,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这还有什么情调可言……
    苏晚盈扭着头,一动不动的等着。
    好半天,陈庆之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忽然身上一暖,被子温柔盖在身上,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好睡一觉吧,如果有事,一定告诉我。你是我老婆,所以不管是什么难处,我都会帮你解决的!”
    陈庆之一口气说完,手指在她长发上轻轻拂过,起身毫不犹豫离开了卧室。
    苏晚盈睁开眼,小脸滚烫发热。酒意开始消退,她害羞的捂住脸:天啊,我刚才都做了什么?
    最可恨的是,陈庆之那混蛋竟然就这么走了?
    她心中除了无助害羞,还有一点挫败感:难道我对他,连这点诱惑力都没有么?
    不过男人最后那番话,说得自己心跳加速了。
    那是一个女人最希望听到的话,也是最甜蜜的情话。
    “……你是我老婆,所以不管是什么难处,我都会帮你解决……”
    唉,但这次联姻的事,一个只会打游戏的宅男,是怎么也没法解决的。
    苏晚盈叹息着,在床上翻来覆去。
    手机上,家族微信群一条条信息弹出。
    却是那个最讨厌的大伯母,正在卖弄自家女婿弄到的四海商盟宴会请帖。
    啊,差点把这事忘了……请帖!
    苏晚盈急忙穿好衣服,收拾了一下,查看了一下四海商盟总部地址,匆匆推门出来。
    却见男人就站在那里。
    “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送你。”陈庆之淡淡的说完,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