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谁动的手

    黄慧和钱少军瞪大眼睛,一起奔过来,抢下请帖,放在灯下使劲瞅着。
    的确是这次宴会最尊贵的请帖,金镶玉的顶级规格,为了保护被邀请者的隐私,上面没有写任何称呼,愈发显得别具一格。
    而打开请帖,看到上面的座位后,场中所有人更是目瞪口呆。
    第一排!专座!
    这,这不可能!
    第一排可是最尊贵的位置,可携带家属,整整一排啊,专人专座!
    钱少军扯开领带,眼珠子瞪得老大,忽然发现了什么,抬头冷笑一声:“呵,苏晚盈,这请帖你是怎么偷来的?”
    什么!钱少军竟然说这请帖是偷来的!
    苏晚盈又委屈又愤怒:“这是你们四海商盟会长送给我的。”
    一句话让屋里人全都哈哈大笑。
    “商盟会长送的……这太可笑了。”
    钱少军愈发得意了:“我们商盟会长?连我都没见过那位大佬的真人呢,撒谎也不会啊,实话告诉你,我们会长根本就没出现过,怎么可能送你请帖。”
    苏晚盈眼中一颗颗泪珠滚动,委屈,羞辱,愤怒……
    钱少军又是冷笑一声,举着请帖沉声道:“奶奶,您看这里,这是个财神至尊的标志,有这个标志,就说明这请帖是四海商盟内部人士专用的。”
    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乱发,他语气森然:“苏晚盈,难道你是我们商盟的员工?”
    苏晚盈愣在原地。
    这时,大伯母黄慧忽然激动起来:“等等,咱们苏家,只有少军你在四海商盟工作啊,还是中层干部呢,难道是送给你的,结果让苏晚盈给拿了出来?”
    钱少军眨眨眼,他自己都不信丈母娘的话,但虚荣心驱使下,竟无耻的点了点头:“可能是商盟的特殊奖励,毕竟我在那里很受重用的。”
    “胡说……”苏晚盈咬牙:“既然是商盟会长送给我的帖子,有财神标志怎么了。”
    苏汉生懦懦为女儿辩解:“晚盈说得对,会长亲自送的,肯定有内部标志。”
    此时,苏家老太太的凤头拐重重捶地:“好了,都别吵了。”
    她抬眼盯着苏晚盈,屋内顿时充满了压力。
    苏晚盈知道老祖宗的意思,到现在还想逼迫自己就范,跟钱家老头子联姻。
    她低头不语,态度十分明确。
    于是苏老太太冷酷下了结论:“金玉尊贴应该是给少军的,不过晚盈帮忙拿回来,也算出了点力,这样吧,你们把帖子换过来好了。”
    银色请帖扔到了苏晚盈脚下。
    大伯母一家人捧着金玉尊贴,趾高气昂的,那模样都要上天了。
    钱少军心中却是不安,悄悄走到一旁拨了个电话。
    对方是他在四海商盟巴结上的一个小理事,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大人物。
    “刘理事,是我啊,小军。”钱少军陪着笑:“我想问下,那个金玉尊贴1排1座到底是给哪位大佬准备的啊?”
    刘理事在电话里笑了:“你别说,这事我还专门查过,登记表上没有任何姓名。呵,反正第一排是提前就空出来的,估计是给咱们内部员工安排的吧。”
    钱少军挂了电话,喜的抓耳挠腮,真他妈撞大运了!
    他整整西装,得意回来,看着还站在原地,脸色苍白的苏晚盈:“我刚才打电话确认过了,这张帖子就是给我的,属于我们商盟给员工的奖励,现在事实明确,我也不想多说了。”
    苏晚盈倔强的咬着嘴唇:“我不信,这张帖子就是我的,我不换!”
    老太太凤头拐敲地,冷哼一声:“晚盈,奶奶实在是对你太失望了,跟你妈一个死模样,胡搅蛮缠,不懂感恩!”
    苏汉生看着眼中含泪的女儿,听着老太太侮辱爱妻,一时心如刀绞。
    但他这么多年来被老太太压着,根本不敢上前质疑。
    而孟佳兰却是身子一颤,差点晕过去,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有高血压,如何承受得住这种羞辱。
    “奶奶,您不能这样侮辱我妈!”苏晚盈猛然抬头,眼神带着愤怒:“家里关于我妈的那些流言,都是小人使坏!这些,大伯母应该很清楚。”
    这一句,可是让大伯母黄慧气疯了,小人使坏?当面说到我脸上?
    她可不是好惹的,当即就冲上来,伸手指到了苏晚盈的脸上:“你什么意思?咱们苏家还有没有规矩了?你到底说谁呢?”
    孟佳兰慌了,咬牙过来挡在女儿身前:“大嫂,晚盈她不是说你,小孩子不会说话,你别放在心上。”
    黄慧抬手一个耳光扇在了孟佳兰脸上:“闺女不懂事?那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教的?”
    孟佳兰身子颤抖,脸上现出了清晰的红手印,她嘴里全都是酸水,却只能咬牙咽下去。那边苏晚盈尖叫一声,就要上来理论,被苏汉生强行拉住了。
    场面一片混乱。
    而那位老太太却是一言不发,只嘴角弯起,似乎对黄慧的举动很欣赏的样子。
    这时候,别墅正门轰的一声弹开。
    外面的狂风都灌了进来,带起了一阵沉闷的呼啸声。
    陈庆之出现在屋中。
    不知为何,屋里一下就安静下来。
    陈庆之看着丈母娘脸上的红手印,眼角抽动起来,他缓缓走前一步,语气却是格外平静:“谁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