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敢打我妈

    谁动的手?
    陈庆之声音低沉。
    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
    见这个苏家最没用的废物公然叫场,黄慧大怒:“我教训一下你妈怎么了?怎么着,你这个废物还敢还手不成?”
    陈庆之一言不发,冷然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清脆的一巴掌,扇的黄慧一个踉跄,脸直接肿了。
    黄慧捂着脸尖叫起来:“陈庆之,你,你竟敢打我?”
    真是废话!
    陈庆之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大伯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家人都惊呆了。
    没人相信,陈庆之竟然真的敢还手!
    陈庆之已走上前,冷笑:“敢打我妈,行啊,真当没人能治你们了?”
    大伯母一家被吓到了,一边拿着手机要报警,一边哭喊着求老太太做主。
    苏老太太此时大怒,手中凤头拐狠狠敲着地:“好,苏晚盈,这就是你找的野男人?你们一家是想把我气死么?家里养了你们这么多年,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老祖宗的声音在屋子里咆哮起来。
    “苏晚盈,你一家住的房子,是家族的公寓!”
    “苏晚盈,你们一家的工资,是苏家给的。”
    苏云芳这个大孙女在旁尖叫:“对,只要奶奶一句话,你们一家立刻滚蛋去喝西北风吧!”
    钱少军色厉内荏的叫喊:“陈庆之,我现在就报警,把你抓进去,看你还怎么拽!”
    “奶奶,大伯母,是我错了,不要报警好么?请帖,我换。”苏晚盈此时低头走来,弯腰要捡地上的银帖。
    唰的一声,苏云芳直接抬脚踩住了请帖:“哼,还想拿帖子?你配么?”
    苏老太婆凤头拐再次点地:“哼,这张银帖,家族也收回了。苏晚盈,你回去想清楚,再不好好表现一下,我就将你逐出家族!”
    “奶奶,你不能这么做……”苏晚盈委屈的浑身颤抖,还要哀求,被一旁的陈庆之轻轻拉住。
    男人平淡一笑:“老婆,不用请帖,我带你进会场!”
    什么?
    苏家人呆了一下,然后一起狂笑起来。
    “哈哈,陈庆之,你以为四海商盟这种级别的宴会,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去的?”
    “就凭你?一个只知道玩游戏的废物?”
    钱少军整了整领带,笑的最夸张:“陈庆之,我忍你很久了。你这样的社会渣滓,只知道吹牛,呵,你要是能进会场……”
    “我就正大光明的走进去,你怎么着?”陈庆之冷冷打断他。
    钱少军咬牙不屑:“草,吹牛还上瘾了,你他妈要能走进去,我钱某人亲自磕头赔罪!”
    陈庆之笑了。
    钱少军根本不知道,他将为这句话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此时,苏老太婆冷冷喝斥:“家族还要开会,你们就从后门出去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们!”
    一家人就这么被轰出了别墅。
    出来后,苏汉生忍不住了,狠狠瞪着陈庆之:“废物,就因为你的冲动,我闺女受了多大的委屈!”
    孟佳兰在旁哭了:“苏汉生,你,你还有脸说这话?刚才看着自己老婆挨打,你又做了什么?”
    苏汉生闷头抽着烟,良久苦笑:“钱少军虽然嚣张,但人家有本事啊,我是对不住你们娘俩,但咱们这个女婿,除了耍无赖还能干什么?到了最后还要吹牛,他怎么带晚盈进那个会场?”
    此时,苏晚盈凄然抬头:“爸,别说了。他又没做错什么!妈妈都挨打了,他不出头谁出头?”
    这美丽的女孩轻轻吐出一口气,忽然觉得累了。
    真的累了,对苏家无尽的侮辱,对身边颓废的男人,这几年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
    想到不久前还冲动的想要把身子给他,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也很可怜。
    她努力维持着最后的尊严,启动车子。
    回了家,一家人都是沉默无语,只有陈庆之还在摆弄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苏晚盈在卧室里冷静了好一会儿,拿着那件红色晚礼服出来了。
    孟佳兰心疼极了:“闺女,你还要去那个什么宴会啊?去了还不是被黄慧他们一家嘲笑!”
    苏晚盈轻吐一口气:“妈,我必须得去一趟,这件衣服是商盟会长送的,我得还给人家,把这事说清楚!”
    陈庆之拿起了车钥匙:“你太累了,我送你。”
    苏晚盈疲倦的叹口气,什么都没说,回卧室换衣服了。
    陈庆之出门后立刻拿出手机,发出了两道指令。
    “通知宴会安保,金玉尊贴被偷,发现持有者,立刻处理!”
    “还有,给我安排一个商盟的工作,要最普通的职位!”
    过了一会儿,苏晚盈穿着一身朴素的连衣裙,拎着那件晚礼服,不声响的上了车。
    他们很快来到了四海大厦。
    此时,辉煌的大厦外,豪车云集,富豪如蚁。
    四海商盟进驻汉州,本就是砸在江南商界的一颗重磅炸弹,更何况这次幕后还有东海金融,杏林医药集团等超级财团站场,实是年度第一盛会!
    一眼望去,夜幕都掩盖不住那流金般的奢华,大厦顶层上灯火辉煌,高朋满座。而大厦门口处,汉州各家财团的新一代——那些公子名媛们早就聚成了一堆堆的,却是各有各的圈子。
    苏晚盈和陈庆之一下车,就被几个八卦长舌妇认出来了。
    “嘿,那就是苏家小孙女的上门女婿,白瞎了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废物。”
    “呵,说废物还是轻的,其实那家伙连男人都算不上呢。”
    “哟,还有这种事?怎么说?”
    “嘿,内部消息哦,听说苏晚盈要嫁入钱家,专门给钱老爷子打了报告,信誓旦旦的保证她还是处呢?”
    一群富少名媛就盯着陈庆之狂笑:“我草,原来她男人是个不中用的太监!”
    还在嘲笑着,轰鸣声响起,一辆玛莎拉蒂敞篷超跑嚣张的停在了路边。
    蓝色的超跑上,一名穿着清凉的妖媚女子亮相,那精致的水晶高跟鞋踩在路上,耀目至极。
    “哇,这下有意思了!刘珍珍来了。”
    刘珍珍,汉州刘家的千金,父亲是四海商盟的刘理事。
    “这妞又怎么了?”
    “不知道吧,刘珍珍家里出了很大的麻烦,急需资金,听说她毛遂自荐,也是拼命想攀上钱家的高枝呢。”
    “这么说,苏晚盈就是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喽?哈,这妞脾气可是出名的臭啊。”
    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