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耳光教育

    苏晚盈一眼认出了宫秘书,吓得扭头就要跑。
    陈庆之一把拉住媳妇:“你干嘛啊?”
    “赶紧,赶紧跑啊,这位是商盟的总助理,咱们,咱们被人家抓住了。”苏晚盈大脑一片混乱,结结巴巴说着。
    对面的宫秘书也被苏晚盈的反应吓了一跳,刚要说什么,陈庆之的眼神冷冷扫来。
    宫秘书何等人物,立刻明白了,轻轻从怀中取出一张黑卡,恭敬交给陈庆之后,转身离去。
    陈庆之摸着黑卡,这里面,应该是商盟本季度的利润吧。
    旁边苏晚盈都惊呆了:“这怎么回事啊?宫秘书他……”
    眼神瞥到男人手里的黑金卡,她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恍然大悟:“这不是大富翁游戏里的虚拟卡么?”说着拿了过来,果然跟以前的那些一模一样。
    随手扔到包包里,里面已经塞了整整一叠黑卡。
    又想到男人进电梯那么容易,苏晚盈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哦,原来宫秘书也玩那个游戏啊,你们是网友?他偷偷给你开了后门吧,怪不得你知道那个电梯呢。”
    陈庆之只能摸摸鼻子:“是啊,不瞒你说,在那个游戏里,宫秘书也只能算我小弟呢。”
    苏晚盈无语:“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人家帮你这一次,你都不知道怎么还这个人情。”
    她快步走向后面的走廊:“赶紧找到那位商盟会长,把衣服还给他。”
    陈庆之在后面笑了:“老婆,四海商盟的会长可不在里面……”
    “闭嘴!找不到的话,写个纸条把衣服留下。”苏晚盈沉下脸:“都怪你,非得偷偷溜进来,早知道交给外面的前台就好了。”
    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苏晚盈心烦意燥的乱走,眼前猛然一亮,竟然走进了这次宴会的大厅里!
    繁美的水晶吊灯下,宽敞的大厅里已是名流汇聚,一个美丽的女侍微笑出现,手中托盘里全是不知名的饮料和酒水。
    苏晚盈暗暗叫苦的时候,对面,一个讨厌的身影又出现了。
    艳丽的晚礼服,摇摆的身姿,正是那个刘珍珍。
    糟糕……
    苏晚盈转身撞进了后面陈庆之怀里,发出一声惊呼。
    刘珍珍正笑着应酬呢,此时看到了两人,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你们!喂,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她踩着高跟鞋冲过来,一下就扯住了陈庆之的袖子:“你,你怎么进来的?”
    陈庆之搂着脸色苍白的苏晚盈,淡淡一笑:“我呢,是进来看刘大小姐吃屎的,呵呵。”
    刘珍珍勃然大怒,似是明白了什么,转身大喊着保安:“来人啊,这里有两个小偷混进来了!”
    热闹的宴会厅霎时安静,所有人都注目过来。
    他们的眼神各有不同,但已经让苏晚盈浑身汗湿,无处躲藏。
    推开男人,苏晚盈转身卑微的鞠躬:“对,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
    “想走?”刘珍珍端着香槟冷笑:“偷偷混进我们商盟的宴会,是来偷东西的吧?”
    说着她香槟酒举起,狠狠泼了苏晚盈一脸:“赏你一杯酒,滚吧!”
    宴会厅里立刻出现了一阵刺耳的轻笑声。
    这些汉州富豪们都是有涵养有素质的人,当然不会像刘珍珍那样当面嘲讽,满嘴粗话。但他们的眼神,嘴角的笑意,如针一样扎着人,此时,仿佛连空气里都充满了不屑。
    苏晚盈长发上还滴着香槟酒的泡沫,嘴唇动了动,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仅仅是羞辱,更是因为她无法辩白!
    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反驳,因为,她的确是“偷偷”从后门进来的。
    此时,一只温柔的手拿着纸巾帮她擦干了酒水。
    苏晚盈抬头,颤抖看着男人,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她转身哭着跑向了卫生间。
    刘珍珍却不会放过陈庆之:“竟然还好意思哭,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还有你,废物,看好自己的老婆,别到处偷人……”
    还未说完,男人抬手,一个耳光扇在了她脸上。
    刘珍珍捂着脸,刹那间短路了。
    这无赖,他打我,他竟然打我耳光,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脸?
    安静之后,刘珍珍炸毛了,跺脚喊着:“我,我他妈弄死你信不信?保安,保安呢!”
    四周的黑衣安保皱眉要过来。
    却见不远处的宫秘书冷冷做了个手势。
    这些训练有素的黑衣安保慢慢退后一步,无人再有行动。
    刘珍珍尖叫着,尴尬之后,不知所措。
    为什么,为什么安保没人动手啊?
    她捂着肿起的脸,放了句狠话,然后小跑着找老爹告状了。
    陈庆之目视她的背影,眼中充满愤怒。
    很久,他才平静下来,端起了一杯白葡萄酒。
    这时,跟刘珍珍一起的,一个穿蓝西装的小白脸叫了起来:“我草,打女人算什么男人?你他妈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打珍珍?”
    陈庆之淡淡的:“为什么不能打?泼妇一样的女人,还当面辱我妻子,我只是替她父母好好教育一下。”
    说着轻轻品了一口酒。
    那小白脸气得脸都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他妈的,就你这个穷逼,上门的女婿,也配喝这种英国酒庄的葡萄酒?”
    陈庆之看了一眼旁边的酒瓶,无语的笑了:“英国酒庄?老兄,你连法语都不认识?”
    小白脸一脸痴呆状。
    陈庆之扫了一眼全场之人,用熟练而优雅的法语淡淡道:“白痴,这是法国波尔多酒庄的薄荷味白葡萄酒,可以去口气的,多喝点吧,因为你嘴巴太臭了!”
    什么,这是在说哪国的语言?
    小白脸当然听不懂法语,直接懵逼了。
    旁边几个留学回来的名媛们却是忍不住噗哧一声乐了。
    她们看向陈庆之的眼神也有点不一样了。
    陈庆之懒得理会,走向前方,因为晚盈回来了。
    女孩长发上滴着水,看起来愈发憔悴。
    陈庆之心疼极了,脱下外套为她披上:“找个地方休息下。”
    苏晚盈挣扎,抬起红肿的眼睛,凄然:“陈庆之,你还嫌不够丢人么?我要回家,马上走!”
    正说着,外面传来了喧闹声。
    苏家的人终于姗姗来迟,拿着那张金玉尊贴出现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