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跪下求我

    在最卑微的时刻,遇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看到苏老太太和大伯母一家,苏晚盈差点当场崩溃。
    陈庆之一把拉起她,走向了贵宾座第一排。
    扶着苏晚盈坐下,男人温柔道:“你休息一下,我来应付他们!”
    苏晚盈凄然:“别自取其辱了。大伯母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又得罪死了她……”
    陈庆之淡淡一笑,摸摸她的长发,冷然走出了侧门。
    ……
    钱少军手握金玉尊贴,得意非凡,就像生了一对翅膀,都要飞起来了。
    但还未走过门槛,几名安保出现,冷冷拦住他们。
    钱少军大怒:“没看到我的请帖么?你们知道我是谁?让开路,滚!”
    安保主管冷漠的一挥手:“抱歉,先跟我们走一趟!”
    苏家人就这么被赶到了肃然的安保室。
    就见黑衣安保环绕的沙发前,背对他们的,是一个阴沉的男人。
    苏家人都被这气势镇住了,不知所措。
    好半天,那人缓缓转身。
    啊!
    竟然,竟然是陈庆之!
    钱少军立刻松了口气,甚至忍不住笑了。
    苏家人也是一起放肆的笑起来。
    还以为是哪个大人物呢,搞这么大的场面,原来,哈,原来是家里最没用的那个废物。
    他们还在笑呢,宫秘书出现了。
    钱少军明白了什么,笑着过去:“宫秘书,您一定是误会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小子一定说请帖是他的吧。您可千万别上当了,这个废物是故意陷害我呢。”
    黄慧也跳了出来:“陈庆之,你也太无耻了吧,竟然在宫秘书面前撒谎!”
    苏老太婆脸色发青,凤头拐重重敲地,语气森然:“陈庆之,你闹够了么?竟然做这种无耻的事,现在,我以苏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跪下,给所有人道歉!”
    陈庆之看着他们拙劣的表演,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自己何等身份,竟然要跟这么一群蠢货费力气么?
    他摇摇头,懒得说什么了。
    此时,宫秘书晃着金贴,不屑的看着苏家诸人:“都给我闭嘴,这帖子是我亲自取出,商盟郑总一手封存。帖子的主人,是陈庆之先生和苏晚盈女士。哼,难道我还会弄错么?”
    钱少军浑身一震,脑门的汗就滚了出来。
    他现在才发觉自己太得意了,当时只听了刘理事的一番话,就狂妄的抢了请帖。
    但,但陈庆之?
    那个无赖?
    钱少军打死也不信的,鼓起勇气分辩:“刘理事跟我说过的,这请帖是咱们商盟内部人士专用,陈庆之他,他又不是咱们的员工……”
    宫秘书冷笑:“陈先生已经是四海商盟的员工了,随时都能来上班。怎么,你对我这个总助理的话都敢质疑?”
    不,不……
    钱少军双腿发软,知道事情闹大了。
    但苏家人还是一脸不信。
    那可是陈庆之啊,一年到头靠苏晚盈养着的废物,汉州公认的垃圾,苏家最大的耻辱啊……
    黄慧冲过来,抓着女婿的手:“是他们弄错了,对不对?陈庆之那种垃圾,怎么可能……”
    “闭嘴!”钱少军发火了:“我的丈母娘啊,现在你可别多嘴了,很明显,陈庆之那小子走了狗屎运,刚加入公司就抽中了头等奖。”
    黄慧一下就瘫了:“哎呀,女婿,那这,这可怎么办?”
    钱少军浑身汗湿:“只能先委曲求全了,哼,等过了这一关再说。”
    这时候,年纪最大的苏老太婆终于反应过来。
    手里凤头拐缓缓敲着地,苏老太婆咳嗽一声:“庆之啊,事情已经搞清楚了,好像是你大伯母一家弄错了,不过都是一家人嘛,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大姐苏云芳也是涨红着脸:“庆之啊,怎么说也是你姐夫,给他点面子啊,都是一家人。”
    呵呵,这时候反而想到是一家人了?
    陈庆之缓缓坐在沙发上,手指向下,指向了地板。
    “你,你他妈什么意思?”钱少军大吼起来。
    陈庆之冷然:“跪下求我,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钱少军阴狠的盯着他:“陈庆之,你他妈是疯了吧,要我跪你?”
    陈庆之拿过金玉尊贴,晃了晃:“现在是你们偷我的请帖,这在法律上,已经是犯罪了!”
    苏家人全傻了。
    妈的,大丈夫能屈能伸!钱少军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但……但要他真的跪下求一个无赖废物?
    这时候,苏老太婆重重的咳嗽一声,凤头拐有意无意的,敲在了钱少军的腿上。
    钱少军顺势跪下了。
    跪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也跪在了陈庆之的身前!
    陈庆之却并没有什么得意之色,反而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转身就离开了安保室。
    宫秘书已经将苏家的银色请帖也收回了,冷然喝斥:“给你们1分钟时间,立刻滚蛋!”
    苏家狼狈的逃出来,一个个面无人色。
    苏老太婆脸色铁青:“打电话给苏汉生和孟佳兰,让那两个不孝子到别墅给我跪着,跪到我满意为止!”
    “妈,还有苏晚盈呢,她……”黄慧急声道
    苏老太婆想到钱家的联姻,冷然:“这个回头再说。”
    黄慧那个气啊:“那陈庆之这个无赖呢?”
    老太太却已经进了电梯。
    这时,钱少军眼珠乱转着:“老婆,陈庆之的身份证照片好像在咱们企业的档案里?”
    苏云芳点头:“是啊,苏晚盈一直求我给那无赖一个工作呢。上次把资料送来,我就扔一边了。”
    钱少军得意笑了:“今晚商盟宴会,重头戏是慈善拍卖,只要有身份证照片,网上都能出价的……等着吧,看我怎么治陈庆之这狗日的!”
    苏家狼狈离开,宴会厅却歌舞升平。
    陈庆之拿着请帖,兴致勃勃的回来,却不见了苏晚盈。
    第一排座位上,整齐摆着那套红色晚礼服。
    晚盈她跑了?
    陈庆之心中郁闷至极。
    媳妇啊,你就不能等一等?
    这张金玉尊贴,这第一排的尊贵座位,甚至这个盛大的宴会,都是为你而准备的啊。
    还在想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混蛋,是你打了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