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八亿赏美图

    在郑幂颖甜美的声音中,商盟宴会的重头戏,慈善拍卖开始了。
    一件件藏品出现在舞台上,拍卖师优雅的介绍着每一件藏品的来历与价值。
    汉州年度第一盛会,拿出来的藏品自然也是非同凡响。
    有世界顶级的银匠大师作品,有奢侈腕表,还有孤品玉器,名人字画。
    每一件宝物出场,都会引起一阵骚动。
    这是真正有钱人的游戏!
    陈庆之平淡坐着,这种拍卖场在他看来实在是稀松平常。
    五年前的世界加德士拍卖大会上,他就一口气拍下了价值20亿的艺术珍品。其中大部分都是昔年列强从华夏抢走的宝物,当时全都捐献给了国家博物馆。
    “真正的国宝,应该为所有华夏人享有,而不是有钱人用来炫耀的物品!”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你说什么?”一旁的苏晚盈正拼命翻着钱包,整理着自己的银行卡。
    “没什么。”陈庆之温柔看着女孩,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了。
    苏晚盈已经拿出了手机,看着自己所有的存款:“7万6500……”
    还真的不到8万块。
    “找一件最便宜的东西吧,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苏晚盈疲倦的叹口气,拿起了一旁的藏品名册。
    还好,有一件“百年好合”的红昆玉挂件,起拍价只有5万块。
    这也是名册上最便宜的藏品了,剩下的最低10万起。
    “就这件了,还挺好看的。”苏晚盈又叹了口气:“希望没人抢。”
    陈庆之眼神古怪:“老婆,你真的要用全部存款……帮我过关?”
    苏晚盈脸色冰冷:“那有什么办法,总归是夫妻,我难道能看着你去坐牢么?”
    她低下头,搓了搓疲倦的脸,又道:“其实我也知道,在苏家,因为我你受了不少委屈,我累了,估计你也累了。”
    这个傻女孩,在坚强的外表下,却是一个已经被生活打击的七零八落的灵魂!
    陈庆之心中一痛,握住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
    他决定说出真相:“晚盈,其实我是……”
    话还没说完,苏晚盈冷冷挣脱,语气平淡至极:“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了,回去,咱们就离婚吧!”
    离婚……
    陈庆之眼中火热的深情瞬间冷却。
    他沉默了足足20秒,最后才僵硬的收回手:“好。”
    只有一个字么?
    苏晚盈忽然觉得鼻子发酸,三年的感情啊,他竟连一句哀求的话都没有?
    两人坐在繁闹的流金会场里,却都是感受到了冰冷的隔膜。
    红昆玉挂件开始拍卖。
    苏晚盈轻轻举手,出价5万5000。
    拍卖师还未说话,一个骄傲的声音响起:“我出8万!”
    是刘珍珍,一口加了3万,根本是故意的。
    因为场中所有人都知道,陈庆之夫妻俩全部存款加起来不到8万呢。
    苏晚盈沉重的放下手,眼泪一颗颗落下。
    不知道是因为竞拍失败,还是因为身旁男人的冷漠。
    陈庆之却早就不在乎什么拍卖了,甚至,连这次他亲手策划的宴会都不在乎了,他还在想着“离婚”两个字!
    “对不起,我尽力了。”苏晚盈凄然抬头。
    男人一言不发,眼神平淡。
    那块代表百年好合的红玉,最终被一位第四排的买家以10万拍下。
    而主席台上,压轴的藏品也终于出场。
    一幅古画被缓缓展开。
    场中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因为大屏幕上出现了这幅画的介绍。
    大明王朝,江南才子,唐寅的《桃花赏美图》!
    连主持人郑幂颖都激动起来:“唐伯虎的绘画风格融合南北画派,笔墨细秀,秀逸清俊,尤其是人物画,师承唐代传统……上一幅这样的画作,五年前在加德士拍出了9.5亿的天价。今天拍卖的画因为只有半幅,所以起拍价为1.5亿!”
    接近2亿,一些小家族的全部现金流加起来也就这个数吧。
    所以,现在是真正大佬们的游戏了。
    坐在头三排的富豪们都是端起了身前香茶,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幅传世画作。
    汉州十大世家财团,除了钱家,其他都到了。
    他们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唐伯虎的《桃花赏美图》只用了3轮,就被抬到了3亿!
    竞拍还在进行,热火朝天。
    忽然,主席台大屏幕上跳出了一行信息。
    主持人郑幂颖瞪大眼:“等等,有买家出了一口价,让我看看,哇,8,8亿!天啊,这位买家出了8亿!”
    场中的大佬买家们都是瞪大眼,一个个皱眉不语。
    这赏美图只有半幅,最终价值4亿顶天了,不知道是谁,竟然一口价飙到了8亿?
    拍卖师很快报出了买家的名字:“恭喜陈庆之先生,8亿成交!”
    拍卖槌狠狠落下,震惊全场!
    陈庆之?!
    苏晚盈差点跳起来,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陈庆之一眼看穿:苏家用我的身份信息,在网上设置了自动拍卖。这手段够毒的。
    此时,聚光灯再次打在了陈庆之和苏晚盈身上。
    全场从震惊变成哄笑。
    “哇,是苏家的那个废物女婿,竟然要花8亿买名画?”
    “他是不是疯了?”
    “连8万都拿不出来的穷鬼,拍下8亿古画,草,真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话。”
    苏晚盈只觉得天旋地转,手里包包都拿不住,哗啦一声,一叠黑金卡翻了出来,洒满地毯。
    没人注意到那些黑卡。
    嘲讽的哄笑声已经让宴会失控了。
    苏晚盈卑微的低头,低到了尘埃里。
    这时,一只坚定而又温暖的大手忽然伸来,握住她冰凉的小手。
    苏晚盈凄然抬头。
    男人的眼神是如此平静,又是如此坦然,仿佛掌控一切:“任何用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什么大事!”
    他,难道真的能拿出8亿来?
    苏晚盈忽然有了一种荒谬的妄想,也许这个男人真的是深藏不露,也许他真的能拿出8亿来。
    此时,盛宴场中的哄笑就像狂风。
    而质疑嘲讽的语气又如暴雨。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一场笑话。
    所有人都想看这个废物女婿如何收场!
    有人甚至拿出手机,准备拍下陈庆之跪地求饶的场面。
    就在这狂风暴雨般的鄙夷中,陈庆之握着妻子的手,缓缓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