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章 拜见先生

    全场的鄙夷与嘲讽中,陈庆之握着苏晚盈的手缓缓站起,就要登台。
    “我草,他还真要买下那幅画?”
    “哈,这个废物要怎么付钱?还是打白条么?”
    台上的主持人郑幂颖跺脚喊着:“哎,你这人,快承认错误,别逞能了!”
    刘振南和刘珍珍一起狂笑:“喂,你准备用什么来付钱呢?这可是8亿,不是8毛!”
    陈庆之淡淡一指地上散落的黑卡:“就用这个付钱!”
    聚光灯随着他手指方向,打在了那些黑金卡上。
    金雀云纹,黑金闪耀。
    场中的哄笑和嘲讽声嘎然而止!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无论是世家富豪还是财团高管,现在全被那一张张黑金卡耀花了眼。
    苏晚盈却是彻底绝望了。
    原来最后,男人竟然要用那些玩具卡来过这一关?
    太搞笑了。
    她咬着嘴唇就要承认自己没钱,忽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苏晚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身子一软,歪倒在陈庆之怀里。
    是苏汉生发来的短信,同样充满了绝望:“晚盈,你和陈庆之那废物到底干了什么?老太太逼着我们跪在别墅前赔罪,你妈跪的都晕过去了,赶紧来医院……”
    陈庆之扶住她,当机立断:“你赶紧去医院,什么也不如咱妈的身体重要,这里的烂摊子,我来收拾!”
    苏晚盈连连点头,慌乱的整理了一下头发:“你等我,这里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陈庆之平静的很:“放心,他们追究起来,我就说咱们离婚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苏晚盈仿佛受到了侮辱,咬牙抓起皮包:“陈庆之,你把我苏晚盈看成什么人了?这事解决之前,我,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陈庆之看着她匆匆离去,脸色阴沉下来,俯身要捡起满地的黑卡。
    咔的一声,一只高跟鞋狠狠踩在了黑卡上,还用鞋跟碾了起来。
    刘珍珍不停踩着黑金卡,脸上充满鄙夷:“刚才我都听到了,你老婆苏晚盈亲口承认的,这些都是玩具卡,网络游戏的纪念品,呵,做的跟真的一样,还想来骗人?”
    原来是这样!
    场中豪贵们都是沉下脸来,他们感受到了侮辱和冒犯!
    这个陈庆之,用8亿的荒唐出价和几张假银行卡,就想戏弄所有人?
    “哼,浪费我们的时间,真是跳梁小丑。”一众富豪勃然大怒:“四海商盟怎么办事的,这种人还不赶紧轰出去?”
    商盟理事刘振南带着恶毒的笑意:“诸位来宾千万不要生气,我立刻处理这小子。”
    台上的郑幂颖狠狠瞪了一眼陈庆之,急步出了宴会厅,拿出手机就打通了郑万年的电话:“伯伯,你赶紧来会场,出事了呢!”
    刘振南已拉起脸,抬脚踢飞了黑金卡:“陈庆之,把你的垃圾玩具卡捡起来,不要脏了这里的地毯!”
    刘珍珍却觉得不解气,冲着黑卡又呸了一口,抬脚再次踩住。
    就在此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放肆!这位女士,请你立刻抬起脚!”
    诸人转目望去,却是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中山装的老爷子。
    刘珍珍不爽的撇嘴:“老头儿,你谁啊?跟陈庆之一伙的?”
    老者倨傲一晒,缓步走来:“我是金雀银联汉州行长,周凯之!”
    四周之人早就认出了老者身份,忙不迭的起身,一个个争着握手打招呼。
    金雀银行联盟,汉州第一负责人,这只是周老的面上身份,他背后掌控的资源和财富,那是谁也说不清楚的。
    刘珍珍瞬间惊呆了,张张嘴,想解释什么。
    周凯之已是伸手指着她的脸喝斥起来:“你们刘家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侮辱我们银行的金雀黑卡?”
    一旁的刘振南脸都吓紫了:“周老,您,您别生气,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刘珍珍也是哭诉起来:“周老,这些都是假的啊,我刚才都听到了……”
    “闭嘴!”周凯之怒喝一声:“这些是我们金雀银联最尊贵的云纹卡,每一张都是我亲手签发,难道我还会认错?”
    场中霎时鸦雀无声。
    是真的……
    竟然是真的!
    那可是整整一叠黑金卡啊,按照金雀银联的规定,每一张几十亿的额度起步……这么说,场中安静站着的那个男人,岂不是最少百亿级的身家?
    刘振南嘴巴张大了,脸色由紫转青,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而刘珍珍更是一脸懵逼状,不停眨着眼。
    周凯之蹲在地上,心痛的将一张张黑卡捡起。
    再起身时,他沉声冷笑:“汉州刘家是吧?从此刻起,我宣布,金雀银联断绝与你们家族的一切合作!”
    刘振南惨叫起来:“周老,我们刘家还有几千万的贷款啊,求求您,千万不要这样做啊!”
    周凯之拂袖:“那正好,限你三日内还清,否则,法庭见!”
    他捧着黑金卡,恭敬走向陈庆之,弯腰:“陈先生,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刚赶过来,让您受委屈了。”
    陈庆之皱眉看着黑卡上的脚印,一脸嫌弃。
    周凯之恍然,急忙道:“我现在就让人重新更换这些卡!”
    说罢转身,四处寻找着:那个银行的小助理,杨冠杰呢?
    他却不知道,杨冠杰刚挨了一顿打,早就郁闷的溜出去了。
    周凯之皱眉摇头,现在的年轻人,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这个杨冠杰,回去就开除!
    深吸一口气,周凯之又对着场中人沉声道:“陈先生今夜在这里的所有花费,我们金雀银联全部承担!说句实话,以陈先生的财力,就算写个纸条,也能随时而且无上限提款的,这是我们金雀银联对他的尊敬和保证!”
    场中这时有人傻乎乎的喊了句:“他,他刚才真的写了个纸条呢……”
    刘珍珍父女俩已经瘫在了地上。
    原来,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权贵啊。
    一支笔,一张纸,就可以随手取出一亿六千万!
    眨眨眼,就用八亿现金,一口价拍下古画。
    相比之下,场中所谓的汉州富豪皆为粪土,真是不值一提。
    就在这寂静与敬畏中,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就看到四海商盟的郑万年带着一群人匆匆而来。
    郑万年的身后,是东海金融的王总,北方石油集团杨总,江南商贸组织陈董,东南置业集团掌门人……
    这么一群跺跺脚都要震八方的大佬们,此时一言不发的来到陈庆之身前。
    在郑万年的带领下,他们整齐鞠躬,九十度,一丝不苟:“拜见先生!”
    陈庆之一言不发,却转身走向了窗口,默默看着外面的夜色。
    不知道妈妈的病情怎么样了,晚盈现在到医院了么……
    水晶灯让他的身影变得无比巨大,直接遮住了那排鞠躬等待的大佬们。
    啪啪!
    刘振南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他已经猜出了陈庆之的真正身份。
    一个抬抬手,就能碾死刘氏全族的人!
    刘珍珍还站着发呆,被刘振南狠狠拽倒,抬手又给了一个耳光:“你,你这蠢货啊,你要害死咱们刘家了,还,还不跪下跟会长请罪!”
    会长!
    四海商盟之会长!
    刘珍珍哎哟一声,却是直直的晕了过去。
    动静很大,可惜……场中之人谁也无心理会他们,都是拼命的向着陈庆之的方向聚拢。
    郑万年带着一排大佬,再次整齐的鞠躬,发出震动全场的声音:“拜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