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男人气概

    东海金融,汉州总部大厦。
    红色宝马迷你车吱呀一声停住。
    沈冰月直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不太真实。
    这可是东海金融啊,顶级财团,竟然要给自己投资?
    真是老天开眼,也是自己运气来了。
    兴奋的踩着高跟鞋下车,她看着巍峨写字楼,赞叹不已。
    此时刚到上班的时候,阳光灿烂,人流攒动。
    不愧是财团级的金融企业,光是办公区就占了整整半栋楼,气派无比。
    陈庆之随后下车,慢慢打量着“自己的公司”。
    沈冰月摸出一百块甩给他:“自己打车回医院吧,我得办点事。”
    陈庆之理都不理,直接走向写字楼。
    “喂,你进去干什么?”沈冰月愤怒的追来,但男人脚步太快,她只能一路跟着,倒像个总裁身后的小秘书。
    东海金融大厅,陈庆之双手插兜,对气喘吁吁的小美女一笑:“不用管我,我就是进来视察一下。”
    什么?
    视察?
    沈冰月都要疯了:“你以为你谁啊?大领导还是董事长?视察,亏你说得出口。”
    陈庆之懒洋洋坐在沙发上,又拿出了手机,随手发了条短信。
    看着还磨磨蹭蹭的沈冰月,他皱起眉来:“女人,你能不能快点?我可是一晚上没见到晚盈了。”
    沈冰月翻个白眼:“实话告诉你,盈盈亲口跟我说的,不想让你出去丢人现眼,所以什么都不能跟你说。”
    陈庆之眼神复杂起来,沉默之后,冷声说道:“我知道她出去借钱,一定受了不少委屈,但谁要是敢侮辱她,我一定不会放过!”
    沈冰月有点被吓到了,只能小声警告:“你可别在这里闹事,这次对我来说,是改变公司命运的唯一机会,懂不懂?千万别搞事啊。”
    她重新化了妆,这才激动不安的走向投资部办公室。
    此时,东海金融的王总也很激动。
    刚在财神群里收到了陈庆之的短信,先生亲自下达的指示,这可是表现自己的大好机会!
    他按下座机:“刘秘书,那个沈冰月文化工作室的投资,交给谁办的?”
    秘书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王总稍等,哦,是投资二部的赵部长负责的。”
    赵部长么……
    王总想到什么,眉头皱起,决定亲自去看看。
    此时,赵部长正翻看着工作室的资料,不禁好奇:这样马上倒闭的小工作室,根本不符合公司的投资策略啊。难道是走了关系?
    很快看到资料上沈冰月的照片,不禁眼前一亮:好风骚啊,啧啧,这双白腿……
    平日借着投资审核大权,他可没少尝腥,尤其是这种单身女孩创业者,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赵部长松开领带,顿时性趣满满。
    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
    沈冰月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大规模的投资部门,有点拘谨的坐下。
    赵部长很热情,直接坐在她身边,拿着资料,慢慢聊起来。
    不知不觉,赵部长的手忽然摸到了她腿上。
    沈冰月瞪大眼,起身怒斥:“赵部长,请你自重!”
    赵部长眨眨眼:“说句实话,以沈小姐公司的资质,呵呵,根本不可能拿到我们投资的。况且是一千万……”
    沈冰月气急,抬手就要给他个耳光。
    赵部长阴沉一笑:“当然,投资不投资,在我一句话,所以得看沈小姐你够不够‘真诚’了。”
    这暗示不言而喻。
    沈冰月创业多年,社会上历练过,有何不懂?
    赵部长又哼了一声:“沈小姐,你可不要浪费我时间,外面有多少创业者排着队等我的审核?这笔投资是可以决定生死的。”
    沈冰月身子颤抖起来。
    公司救命钱和这个色迷迷的赵部长……到底该怎么办?
    她心中痛苦而又矛盾,这一巴掌竟然打不下去了。
    赵部长得意的笑了,凑过来,脏手不老实的又要去摸……
    呯的一声,门开,陈庆之赫然出现。
    赵部长大惊,心中有鬼,所以色厉内荏:“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陈庆之一言不发拿起桌上笔筒,眼神一闪。
    笔筒带着凌厉风声,拍在了赵部长的鼻梁上。
    赵部长痛呼一声,伸手一摸,满手血,登时浑身发软,踉跄奔出去:“保安,保安呢!”
    沈冰月呆呆看着男人,万没想到,竟是闺蜜的无能丈夫出手相助。
    她又是羞愧又是委屈,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陈庆之叹口气,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工作室还有很多姐妹等着发工资,你知道我有多难么……”沈冰月哭得妆都散了,凄然抬头。
    陈庆之冷然:“哦,有多难,难到你愿意出卖自己?”
    沈冰月咬牙:“你没资格这么说,哼,一个只知道玩游戏的废物。告诉你,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外面传来保安的脚步声,很多人。
    沈冰月回过神来,下意识抓住他的手:“快跑,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陈庆之拍了拍她的小手,缓缓转身:“待在这里别动,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你,你有什么好给我交代的。”沈冰月花容失色:“别逞能啊,你要出事了,我怎么跟盈盈说?”
    男人却是冷酷踏出屋外。
    这一刻,沈冰月竟有些心跳加速。
    这家伙怎么忽然充满男人气概,为何背影这么帅气?
    外面,惨叫声不断响起。
    然后是一声怒吼:“住手!都给我住手!”
    沈冰月一激灵,冲出来,就看到被打翻在地的保安之后,一个威严的中年人出现。
    东海金融的王总带着一群高管,震惊看着这场面。
    而捂着鼻子的赵部长手指陈庆之,怒喊着:“王总,就是这小子,闯进咱们公司不说,还打人。”
    王总看着脸色平静的陈庆之,心中又急又慌。
    这个该死的赵部长,平时就有很多骚扰投诉,这次莫非又起了色心,对陈先生的朋友动手动脚了?
    想到杏林集团刚发生的事,王总脸都白了,额头一层汗珠冒出。
    赵部长还在嚣张的叫着呢:“王总,他打伤了咱们的人,我现在就报警,把这狗日的抓起来……”
    还未说完,王总愤怒转身,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走廊,赵部长被打得鼻血飙飞,傻在原地。
    王总这才小步过来,对着陈庆之弯腰躬身。
    一丝不苟,九十度:“先生,对不起,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