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叫爸爸的闺蜜

    这什么情况?
    汉州首屈一指的金融大佬,竟当场给陈庆之鞠躬赔罪!
    而且语气恭敬到了极点。
    看到王总都这样了,后面一群高管急忙一起躬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走廊里顿时安静的可怕。
    陈庆之只轻轻点了点头。
    王总这才直起腰,转身又沉声道:“这位先生,就是东海金融集团的创始人!也就是养活你们全家的恩人!”
    这话,是说给赵部长听的。
    此时的赵部长早就瘫痪在地,裤子都湿了。
    他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
    陈庆之淡淡看了王总一眼:“去你办公室谈吧。这里人太多。”
    王总就带着一群高管,前呼后拥的围着陈庆之而去。
    站在门口的沈冰月脑袋嗡嗡的,腿肚子都有点软了。
    她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感觉一切都好魔幻。
    好半天,一个娇滴滴的秘书跑来:“沈小姐是么?陈先生请您去一趟总经理办公室。”
    “哦……哦,好。”
    沈冰月心态复杂的踏进老总办公室,还没看到陈庆之呢,王总已经过来,直接就是鞠躬:“沈小姐啊,您可一定要原谅我们。那一千万投资,马上到账,以后您公司有什么资金需求,我们一定优先办理。”
    沈冰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知道点头,她感觉浑身都要飘起来了。
    这大面子,这份尊容,还有救命的资金……竟然都是闺蜜的那个“废物”老公带给她的?
    这时,陈庆之从办公桌那边走来,冷声道:“那个赵部长你看着处理吧,我不希望以后还有这种事发生!”
    王总脸色苍白,一边擦着汗一边躬身答应。
    “还有,今天的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守住嘴。”陈庆之说完就带着沈冰月出去了。
    金融大厦外,沈冰月低头跟着男人,几乎是一路小跑。
    陈庆之站在车旁,看着老婆的闺蜜:“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
    一直脑袋发蒙的沈冰月立刻想起了什么,脸腾的一下就红透了。
    她搓着高跟鞋,可怜兮兮的:“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您就放过我吧……”
    陈庆之好整以暇的拿出手机。
    于是里面传来沈冰月自己的娇哼声:“……用你的游戏币帮我么?你要是真能拿出300万来,我喊你爸爸都成。”
    男人还设置成了循环播放,沈冰月脸更红了,咬牙:“您,您竟然录音了,我,我……”
    我了半天,她屈服了。
    从小老虎变成了小猫咪。
    骄傲的沈冰月终于低下头,声音小的像蚊子:“爸,爸爸……”
    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竟然被迫喊闺蜜的老公爸爸,这男人是魔鬼么。
    还好的是,男人好像已经满意了,又恢复了那种高冷的姿态:“现在可以带我见晚盈了吧?”
    沈冰月神情怪怪的:“我实在是不明白,您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早点告诉盈盈?”
    陈庆之心中一痛:“我有不得已的理由,而且晚盈已经决定要跟我离婚了!”
    沈冰月啊了一声:“那太,太可惜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太可惜了是什么鬼?
    陈庆之冷冷看着她:“这是我的家事,希望你不要多嘴。”
    沈冰月想到自己在病房里说的那些话,尤其是什么赶紧甩了他,马上离婚什么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丢死人了。
    她急忙拿出手机,飞快的给苏晚盈发信息。
    很快收到回复,沈冰月看了一眼,神情尴尬起来:“那个,晚盈好像回医院了,不过是跟,是跟我们高中的班长一起的。”
    陈庆之直接上了车,语气冰冷至极:“开车!”
    车子飞速驶入大路。
    沈冰月慢慢冷静下来,忍不住问道:“您,您不怕我都告诉晚盈么?”
    陈庆之依旧玩着手机,漫不经心的样子:“随便啊,我无所谓。”
    无所谓是什么意思?
    沈冰月愈发搞不懂这男人了,但想到陈庆之在大厦里的警告,她还真没勇气去晚盈那里“告发”。
    车子很快回到杏林医院。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高高帅帅的儒雅男子,正拿着手机站在一辆豪华的奔驰车旁。
    沈冰月咽了口唾沫:“这就是我们高中班长,颜秀杰。”
    颜秀杰可是有名的富少,家族是汉州有名的颜中制药,身家过亿的主儿。还在高中时就是班里女生心中的男神。
    “知道了。”陈庆之脸色平淡。
    沈冰月只能没话找话:“说起我们这位老班长,高中时候追过盈盈,到现在还经常发短信给盈盈呢……”
    她猛然惊觉,尴尬的打住了。
    这事可是苏晚盈的秘密,怎么自己一口气就给说出来了?
    “很好,以后要还有这种事,及时跟我汇报!”陈庆之淡淡说着,眼神就有点不善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车,那边颜秀杰看到了沈冰月,立刻走来,很帅气的打招呼:“呵,沈同学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哪有,班长你才是越来越帅呢。”沈冰月与他握手:“盈盈呢?不是跟你一起来的?”
    颜秀杰微微一笑:“盈盈去病房看伯母了,我正在联系杏林医院的赵主任,想办法帮盈盈找个心脑科方面的专家。”
    盈盈?这亲密的称呼让一旁陈庆之挑起了眉头,冷冰冰的眼神注视过来。
    沈冰月感觉后背发凉,急忙道:“忘了介绍,这位陈先生,就是盈盈的老公。”
    颜秀杰眼神变了,嫉妒,不爽,不屑,复杂至极。
    他勉强伸出手:“听说陈先生在家里‘上班’……很难得啊,不用像我们,还要在外面辛苦的工作。”
    陈庆之根本没握手的意思,眼皮都不抬:“你想说我是家里蹲,靠老婆养活的垃圾吧?呵,可以直接说出来的,别这么虚伪,反正我无所谓。不过!以后请不要喊我老婆盈盈,你没这个资格!”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颜秀杰拂袖一晒:“吃软饭还吃出优越感了,我只能说,人至贱则无敌。”
    陈庆之淡淡一笑,懒做口舌之争。
    颜秀杰想到苏晚盈那样的大美女,竟然跟了这么个宅在家里的废物,真是老天不公!他的眼神充满鄙夷,嘴角更是带着不屑。
    在颜秀杰看来,陈庆之一无是处,根本没有资格在自己面前嚣张。
    此时,无论是身份还是财力,他都有着绝对的压制力。
    这就是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