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o1⑧āPP.coм 七/早恋

    杨准早上才进校门口,瞅见周盛澄拖着瘸腿,黑眼圈拉到苹果肌。“撸一宿?”
    “我才没有!”澄澄眼神儿飘飘的,“我只是多看了一会……”
    杨准嘻嘻嘻地笑他。烦人啊,他怎么就成了杨准的小闺蜜,老给她笑话。两人这就又笑闹着进了教学楼。
    说这小周瘸腿这几天,杨准是十分义气地打饭打水全包了,放了学总之顺路就把瘸子送到家门口,隔了一条街,到家也不算晚。其实早晚没区别,杨先一样还没到家。
    家长会在即,周盛澄恢复如初,收到通知要作为体育生代表发言,欣喜若狂后没五分钟又被体育老师拎到办公室。虽知道自己平时犯的大错小错一大堆,但这会儿还不知道哪件事儿给逮着了,先赖皮再说,“程老师,我,我没犯事儿啊程老师。”怎的却也逃不掉拎着他衣领的大爪子。
    澄澄给甩到教导主任面前,更年期老太婆梳着一丝不苟低马尾,酒瓶底眼镜儿盯得周盛澄打怵。“周盛澄同学,我观察你很久了,作为体育生代表,我看你没有起到好的带头作用,倒是学会早恋了。”
    看着老太婆的圆珠笔敲着桌子,周盛澄背后直冒冷汗,“老师,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是我在倒追!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
    老太婆还没来及教训,“主任,杨准同学来了,您好好教育。”
    周盛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吧,你们俩早恋多久了?”
    “跟他?”“跟她?”俩小孩儿异口同声。
    教育无果,还落了个撒谎的名头。
    并排走在回家路上,并排踢着石子儿,并排唉声叹气。
    周盛澄先憋不住,“你说这怎么办啊?我妈家长会说要回来,我非被她打死不可。”
    “谁让你先承认了倒追,我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我这还不是为了保护琼琼,我这一厢情愿的总不能害了她。”
    “得,这就能出卖你好兄弟我。”
    “行行行算我欠你的。”周盛澄一膀子抡上杨准的肩,给她抡了个大踉跄。
    “你可放过我吧,体育生代表。”
    “那,那你叔不会把你怎样?”
    杨准仰起脑袋思索一会,“我会跟他解释的。再说……他上回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他也没说什么。”倒是显得有些失落。
    “你喜欢谁啊?有你的小准儿,你这表面正经心里闷骚的很呐!”
    杨准快被他晃吐了,逃出他的魔爪,“我喜欢!我喜欢我叔!”
    “你别敷衍我啊你,你跟我说说嘛你喜欢谁啊?我知道了!篮球队队长!开幕式你一直盯着他看!是不是!诶诶,你等等我!”
    少年的欢声笑语在街头巷尾串成傍晚的落霞,灿烂了小镇。
    家长会在即,杨准这晚上忐忑地赖在沙发上看电视等杨先回家。今儿必须说清楚她的梦中情人可不是周盛澄,要不然到了教导主任面前百口莫辩。
    时钟显示八点,行吧早着呢,打扫一下客厅,看了会教科书,踱着步子思考人生,看了会h色视频……就睡着了。
    杨先像是压根儿没回来似的,杨准起早儿他也没在家。夜里头等得晚,这会真怕是得撒丫子奔向学校了。
    杨准咬着麦片面包穿鞋,想起夜里像是忘了关电脑就睡着了,跳着脚蹦回卧室关电脑。
    “整么关惹……”面包塞着嘴儿还忍不住自言自语,抬头看一眼钟,再不走真来不及了。
    不对啊,自己昨儿像是没爬上床吧……不想了不想了,今儿有家长会,迟到就是自投罗网。
    杨先这会一大上午慌急慌忙地处理了一堆工作,跑了好几个货点,轿车“啾啾”叫了两声,大个儿钻进了驾驶室。
    “阿先,又出去啊?”门卫室的大爷冲他打招呼。
    “是啊,我侄女家长会。”
    “好嘞好嘞。”
    与此同时杨准站在校门口,戴着小h帽,装模作样地当个迎接家长的志愿者,实则心慌慌地找着杨先,生怕他这个巨大的目标先给教导主任盯上了。Яōùsんùωù8.cōм(roushuwu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