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2.艾森(R15)

    这几日就有一小团的学生来到高山森林中做魔力训练,而已经完成校外实习准备毕业的艾森则是自愿来充当管理辅助学生的执行员,想当然尔他的目的当然不会是这么单纯,他只是想藉执行员之名带领学生到山地,私底下跟米麓来个野外淫交,为他们俩个即将结束的关係增加一些最后的特别印象。
    俩人的关係乍听之下很淫乱不堪,但其实萨塔纳奇利尔学校里的魔法师实习生有个格外特殊之处就是──必须要有清白之身才能与神灵缔结契约。
    所谓清白之身就是指不能有任何插入的性行为,但是对于一群血气方刚十来岁的学生们,不让他们偷嚐禁果的机率实在太低,因此根据多年学长姐实验下来的结果,插进嘴里、射进口中,这样不算是有损他们的清白之身。
    所以私底下彼此有意的年轻学生们,在不插入阴道或肛门的情况下,都会有着一些偷偷摸摸来的小型性行为,加上社会风气不算封闭,只要不让学生失去缔结契约的清白,即便知道学生有口交、手淫等性行为,老师们就算知道了也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
    就如米麓,他与学长的淫交行为已经持续叁年,但他并非是与学长互有喜爱之情,单纯只是因为贫穷的他用嘴或用手替艾森学长解决慾火,家境富裕的艾森都会支付算是买春的费用。
    讲白一点,米麓就像艾森学长在学校中的专属男妓。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因为米麓尚未与任何神灵定下契约,所以他还无法让学长插入肛门里面,只好提供一张嘟翘小嘴,来了就跪下张开嘴,任由艾森学长的性器官捣弄着米麓的嘴巴,射精,吞下。
    简单粗暴的性爱关係。
    像这次艾森学长愿意担任执行员,米麓很明白也是为了跟他在户外淫交,在艾森学长毕业前多操干几次享受最后的时光。
    米麓就这样半被拖着,两人趁着魔力训练团中午休息时间来到森林深处,寻找无人打扰的地方进行性行为。也不知道怎么着,其实艾森找个僻静的地方应该就可以,但他就是坚持要到昨日探勘找到的洞穴里面才甘愿,只是地方偏僻耗费他们不少路程时间。
    好不容易来到洞穴外,据说这一带是山中居民也不会来到的地方,艾森也不知道怎么就是很中意这个地方,特别想在这洞穴中干爆米麓的小嘴。
    洞穴幽暗深静,惊惶害怕的米麓就这样被艾森拖进洞穴之中。
    「学长……学长……我们不要走太里面好不好?」米麓紧紧环抱住艾森的臂膀,边发抖边央求艾森不要继续在往洞穴深处走。
    即便有艾森发出的魔力球光线照路,但是洞穴中就是无边漆黑,光线只能照映在他们週身直径叁公尺内。
    洞穴里有着滴滴答答的水溅声,温度比起外面森林低上个好几度,加上艾森裤襠里的阳具已经高高扬起,他就决定不再继续往下深入进去。
    「那就在这边好了。」
    总算……面对黑暗一直心惊胆跳的米麓总算稍微安心下来,接下来就是赶紧替艾森学长灭除慾火,这样就可以赶快离开这个令他恐惧的洞穴。
    米麓在艾森面前跪了下来,张开小嘴准备迎接艾森的分身。
    「把衬衫扣子解开,我等下射在你脸上,小心别弄脏制服。」艾森解开皮带与裤襠,拉下内裤,一根不算特别粗大的阴茎弹跳出来。
    又要射脸……米麓乖乖听话解开制服扣子,并且将衣服往一旁敞开一些,省得等下被喷上精液不好清理。
    拉好衣服后,艾森的阳物就塞进米麓的嘴巴中,对于口交早已习以为常的米麓驾轻就熟双手捧扶着艾森的大腿与阴囊,努力用嘴巴深深浅浅满足艾森的慾望。
    幸好艾森学长的性器官尺寸普通,即便顶到喉咙也不会太难受。
    米麓一边吞吐艾森的阴茎,一边回想起他刚入学时候的事──
    米麓的出身很不堪,在唯一一名家人离世之后他就被送进了孤儿院,但早在他进去孤儿院之前,年幼未满十岁的他已经学会用嘴巴满足男人与女人的性需求,不管是舔屌或舔阴,小小年纪的他口技一流,小嘴辛苦吞吐别人性器官的他其实只是为了多赚一点铜钱果腹维生。
    而被送进孤儿院后,又经歷过一些事情,他最后因为具有一些魔力所以被送进萨塔纳奇利尔学校当贫困补助的奖学金学生,他原以为他的人生可以因此改变,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如果碰上校园恶霸,悲惨遭遇的人生只是持续进行不会消失。学校就跟社会一样现实。
    才刚入学没多久,他就被一群高年级学长抓到校舍顶楼要求口交,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的他马上被狠狠抽了两巴掌,并且脱掉他的裤子用力拉开他的双腿,威吓如果不从就插入他的肛门让他丧失清白之身而被学校退学。
    向来听话顺从,也不想因此被赶出校门的米麓乖乖配合口交,他用嘴巴及双手满足了在场的五位学长,然后他被喷到满头满脸都是精液。
    五名学长又发洩了几次后才满意罢手,离开前丢了一些钱币给米麓,这点他们毫不心疼的铜钱对米麓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钱比自尊更重要,因此到这些学长毕业的四个月中,十二岁的米麓自愿成了学长们的性奴隶。
    在不损及米麓后庭的清白之下,他完全配合学长们的虐待与凌辱,因为配合度越高,学长们给的钱越多,在被调教的这四个月里,米麓淫荡的模样令这些学长叹为观止,惊叹穷人为了钱,即便只是一名十二岁的孩童,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姿势与行为。
    四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些学长们毕业之后,累积一小笔财富的米麓拒绝了其他学长想要与他交欢的请求,直到二年级时,与他们同修一门课的艾森学长对他照顾有加,这才让米麓再次答应成为艾森学长独自一人的专属男妓。
    这一晃眼叁年过去,艾森学长也即将面离毕业。
    察觉到米麓的不专心,艾森把阴茎向米麓口中用力一挺,戳进米麓喉咙让他咳嗽连连。
    艾森扶住米麓的脑袋,摇摆着腰,分身在米麓口中进进出出。相较于米麓对他口交的吞吐,他更喜欢这种操干米麓嘴巴时的快感。
    插抽的很深,米麓强迫自己放松喉咙的紧缩感,避免一个太过深入让自己吐出来,丧失主动吞吐权的他被艾森操到眼泪直流。
    艾森就喜欢看到米麓哭泣的模样,一个男孩子到底怎么会哭到如此可怜动人他也不知道,但是米麓越哭他就越兴奋,来回抽插的更用力。
    米麓喉咙被戳到快呕吐出来的前一刻,艾森刚好释放他满阴囊的白浊液体,瞬间满爆米麓的嘴巴,精液从米麓嘴角流下,来不及全数吞下的米麓又呛又咳,艾森从米麓嘴里抽出阴茎,他撸动着阳具把未射完的精液喷到米麓的脸上。
    米麓闭起双眼,不闪躲地被射了满脸,嘴里的精液咕嚕吞下。
    「要是你已经跟神灵缔结契约就好,我超想干你的屁股,你这么骚,干起来一定超爽的。」
    幸好……幸好还没有跟神灵缔结契约。米麓心想如果他成为一名合格的魔法师,一定不会再任由别人践踏,不会再把他的身体当作玩具一样对待。
    「又硬了,奇怪今天硬的特别快。」
    已经发洩过一次的艾森,下体又硬了起来,他上下撸动着分身,想着要换什么姿势让米麓承受。
    「站起来,把裤子脱掉。」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的米麓听话站了起来,他背对艾森把裤子跟内裤褪到脚踝,双手扶着冰凉的洞壁,向艾森弯腰把臀部高高撅起。
    两片白嫩的雪臀间有一朵绽放的粉色菊穴,煞是可爱动人,艾森用大拇指摩娑着米麓的菊花,他超想把阳具狠狠地戳进去,让米麓边哭泣边求饶,然后淫荡的摇动着腰肢。
    可惜啊可惜。
    艾森把挺立的分身放进米麓的两腿之间,米麓将大腿合紧夹住艾森的男根,艾森扶着米麓的腰前后来回地抽插着。
    以往米麓不太会被撩起情慾,被干不舒服到极点怎么可能还会勃起?但是今天却特别不一样,明明艾森只是在他腿间来回抽动着,为什么他竟然有了反应?前方的分身随着艾森的动作逐渐站立起来。
    艾森也发觉到米麓的勃起。
    「你不是平常很少勃起?今天是被干到很爽吗?」
    米麓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居然有反应,他红着脸低声请求艾森帮忙。
    「学长,帮我解决好不好?」
    被操干的底下人是没有权力抚弄自己的分身,除非得到雇主的同意,或是请求雇主协助解决。
    艾森一手搂抱住米麓纤细的腰肢,一手伸到前方套弄着米麓的勃起,他毫不留情的手上使力,让米麓淫声浪叫了起来。
    「学……哈哈……学长……不要……啊……啊……哈……学长……」
    米麓腰肢乱扭,艾森很快就在米麓腿间射了第二回,而米麓也在艾森的帮助下,把滚烫的精液射到身前的岩壁上。
    因为光线不足的关係,他们没有注意到岩壁其实早已部分剥落,从里头显露出一些暗蓝色的物质,米麓的精液就是撒向了这些物质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