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οùяοùЩù.οяℊ 03.黑衣人(H)

    米麓的精液浸润了山壁上的物质,突然之间山地震动起来,顶上的碎石纷纷掉落。
    「地、地震?」
    艾森抽出了阴茎,两人在天摇地晃中赶紧拉起了裤子就要向外奔跑,向前跑了一阵子,魔力光线闪闪灭灭,他们两个心想,刚刚进山洞时有到这么深处吗?怎么会这么努力跑依旧看不到出口,总算眼前出现如针尖般微弱的光芒,出口就在眼前让两人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此时山洞上方掉落几枚拳头大小的落石,把正要向外跑出去的两人狠狠砸晕。
    米麓跟艾森就这样衣衫不整地晕倒在地。
    不一会儿,一名全身漆黑的男子从洞穴中走出,走向倒地的两人。
    男子全身都被黑暗迷雾所笼罩,看不出身形外貌还有表情,只能从外在型态判断应该是人形无误。
    男子在两人身边蹲下,他首先扯开了艾森的裤襠,低头闻了闻味道,发现这不是他所找的,然后又脱去米麓的裤子嗅闻味道,确认这个清秀的男孩就是刚刚把精液喷射在山壁上的主人。
    看了看米麓的外貌,男子满意的点头,接着脱去米麓身上所有的衣服,他看了看制服上的校徽与校名,然后把衣服丢到一旁。
    全身赤裸的米麓没有醒过来的跡象,男子低头吻了米麓的唇办,男孩丰嫩水润的嘴唇尝起有独特的滋味,男子撬开米麓的嘴,肆意地吸吮着口唇内的舌头,吻着唇瓣、下巴、有如天鹅般纤细的颈肩、男子的吻继续向下滑动,来到米麓可爱小巧的乳头,他用舌尖细细打绕着乳晕,然后深深浅浅的舔舐轻咬乳头,也没让另一边间着,手指捏上另一个乳头,轻柔细辗,一下轻巧抚弄,一下加重力道捏转,一下用指甲恶意按压,尚在昏迷中的米麓缩动着身体,发出破碎的呻吟声。
    没有意识时被玩弄还有反应,男子很满意这个年轻的躯体。
    男子抚摸米麓的阴茎,米麓的下体乾净无毛,白皙的皮肤衬得粉红色的阴茎格外诱人,有种青春未经人事的娇嫩感。米麓的双腿被打开,雪白臀办中的菊穴因为洞穴地面上的冰冷温度而颤抖瑟缩着,男子轻抚着菊穴,将指头试图探进小洞里,手指尖才刚挤进前端,昏迷中的米麓不自觉就哀叫了声。
    虽然刚刚与同伴在洞穴中淫交,但是后面竟然没有使用过,男子很是满意捡到块宝。
    男子动动指头用魔力幻化出润滑液,他将满是润滑液的手指头缓慢插进米麓的后庭,从来没有使用过后面的米麓因为异物侵入的剧痛而甦醒过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到屁股地方有东西塞进他的肛门里,初次被扩展的疼痛让他哭喊出声。
    「啊……好痛……呜呜……什么东西……好痛……啊……不要……不要……」
    泪眼模糊中,米麓看见有团人形黑影在眼前,因为光线不明的关係,米麓看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人,但身下的痛感让他知道他被侵犯了。
    被侵犯的意思是……他失去与神灵缔结契约的资格……
    他要被退学了!
    「不行……不可以……求求你放开我……呜呜呜……」
    他在萨塔纳奇利尔学校坚持了这么久,就是希望取得魔法师资格,能够过着有尊严的人生,可是现在竟然因为眼前这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侵犯,让他失去原本梦想的一切。
    米麓想要抵抗,却发现手脚像是被看不见的东西箝制住一样动弹不得,双腿被迫大开,能动弹的只有扭动的身躯。
    「先生……先生……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是我求求您放过我……呜呜呜……我可以用嘴巴跟手帮您解决……拜託您放过……放过我……好不好……」
    米麓嚶嚶哭泣求饶着。
    他不知道插进自己屁股里的是什么东西,但由距离来看应该不是对方的阴茎,虽然是被插入了,但是不是性器官的话,应该还算是保有自己的「清白」吧?
    这样的话说不定还有点机会,不会失去资格而被学校退学。
    黑影男子没有说话,但是他把手指抽出,往前移动了自己的身体,他跪在米麓的胸侧,两膝岔开,一条巨大的棒状物垂在两腿之间,棒状物垂靠在米麓下巴处。
    米麓看不清楚对方阴茎的模样,但是近距离可以感受到对方的硕大,这么样一个大玩意如果插进自己肛门里面一定是会肛裂死掉吧?
    米麓掉着眼泪张开了嘴,希望自己光凭口交就能够满足对方。
    男子把棒状物放进米麓小巧的嘴巴里,往前弯下了身体,双手抵着米麓头顶的地面,以这样的姿势,把米麓的嘴当作人体下方的孔洞抽插起来。
    巨大的阴茎塞得米麓口中无一丝空隙,上下抽插得动作直抵米麓的喉间,米麓用力呼吸着强忍着痛楚,尽力张大了嘴让对方做活塞运动。
    再怎么样痛苦的性行为都有停止的时候,米麓知道他只要忍耐,一直忍下去,放空脑袋中所有的一切,终究会有结束的时候。
    果然男子在抽插数十、亦或数百次之后,米麓的嘴巴已经丧失知觉,一股大量浓厚的精液在米麓口中如涌泉般喷射而出,根本来不及吞嚥的米麓边喝边呛咳,精液从嘴角向外漫出,好不容易米麓喝完男子的精液,恢復了呼吸,他才觉得好像从鬼门关前走一遭,知道原来精液是可以呛死人的。
    儘管恢復呼吸,米麓还是呛咳地很严重,男子无视米麓的难受,身体向后退开,无预警地又再度将手指插入米麓的肛门里。
    突如其来巨大的疼痛让米麓挺起腰来尖叫出声。
    「啊……啊……好痛……不要……不要……不是用嘴巴帮您解决了吗?不要……不要强姦我……拜託……呜呜呜……」
    男子对米麓的哀求听而不闻,他继续用手指头穿刺着,手指头的数量从一根、两根增加到叁根,手指的强行入侵让米麓痛到快要晕厥,但不知为何米麓始终晕不过去,只能清醒的感受到对他的每一寸摧残。
    扩充到叁根手指头之后,男子在米麓的甬道内将手指弯曲起,然后手指展开,硬是将米麓窄小的后庭强制撑大。
    米麓弓起身体哭嚎着。
    「求求您……不要……不可以……拜託……呜呜……」
    好痛……真的好痛……
    如果逃不了被性侵,那至少让他可以晕过去吧?失去意识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拜託……
    但无论米麓怎么哭喊求饶,男子都没有丝毫停下手上动作。
    被撑开的甬道依旧太窄,男子将手指增加到四根、然后是整个手掌……
    乾嚎到无声的米麓弓起身体脖子向后深仰,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逐渐翻起了眼白,但是氧气似乎都进不了他的肺中,被撑开撕裂的感受疯狂扯动他全身上下的神经,他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在流失……
    米麓完完整整的感受到,男子在他的后庭中握拳,然后,来回旋转摩擦。
    他真的,会死掉。
    死在陌生人的侵犯之中,真的是他可悲人生中最悲惨的一场写照。
    男子总算把手拔出,无视手上沾满眼前小可怜后庭的鲜血,他撸动着自己巨大的性器官,然后扶握着分身,把它送进男孩被强制打开的小穴里。
    相较于手掌与拳头,与其巨大的阳物相较根本微不足道。
    宛若凶器一般的杀人武器一寸寸挤进米麓的甬道之中,里头的皱褶缓慢被辗压撑平然后破裂,滚烫的铁棒塞进里面直到最深处的地方,肠道被无止尽扩张。
    米麓尖叫到没有声音,眼角的眼泪没有停过,嘴角没有意识控制的流出唾液,被强制留存的意识只有唯一一个想法──
    让他死,拜託。
    如果可以就此死去他会很幸福的。
    男子不知道米麓心中可怜卑微的想法,他挺起身体来回抽动着,巨大硕长的男根来回在米麓身体中抽插,阴茎上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鲜血,被硕大阳物不断挤出来的血液与精液顺着米麓臀瓣流下,在他身下匯集成一摊色泽恐怖的湿润。
    被封印了百年,这百年累积的压力与慾望完全在倒楣的米麓身上被释放。
    衝刺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男子在甬道深处喷洒自己的所有物,份量又多又大,让米麓的腹腔有点微微的隆起。
    这样子杀人般的折磨之下,男子依旧用魔法残忍保持米麓的清醒,他要让这个承受他慾火的男孩记住所有的过程。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第一次开口发出声音。
    「米……米麓……」米麓喘息着,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开口发出声音。
    男子一声轻笑,真是可爱的名字啊。
    男子将巨大男根抽出,被注入的大量精液混着鲜血从残破的菊穴中蜂涌而出流下,男子很满意看着自己的杰作。
    如果这时候解开魔力,米麓必死无疑。
    男子双手撑在几乎已经没有意识的米麓身旁,倾下了身体。
    「我就跟你订下契约吧,可爱的人类。」
    男子吻上米麓半张闔的唇瓣,魔力解除,契约成立。
    米麓总算得偿宿愿晕了过去。
    伤痕累累的菊穴缓缓癒合,只留下证明这一切曾经发生过的精血依旧残留,还有随着契约订下,米麓的菊穴跟阴茎之间绽开了一朵小小的花朵。
    男子消失在空气之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因为地震而赶到山中找人的学校老师们,在用魔力搜寻之后,发现倒卧在山洞中的米麓与艾森。
    衣衫不整的艾森加上满身精液与凌虐痕跡的米麓,老师一边可惜米麓在定下契约前就被侵犯,一边赶忙将两人用魔法传送回学校救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