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6.森林小屋(R15)

    很快的米麓被安排到学校附近森林里的一处单独屋所居住,对外是宣称与米麓缔结契约的生命之神不喜欢受到人群干扰,所以另外安排原本供採药魔法师在校属森林里暂时居住的处所给米麓居住,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可以放心做爱不会干扰到其他学生的地方给米麓暂居。
    至于米麓缔结之神,报上魔法师公会的内容当然实话实说,但是为了顾及米麓尚未成年也尚未正式取得魔法师身份,因此对外宣称与米麓缔结契约的是生命之神。
    一种很神祕很稀少的神灵。
    所以米麓收拾了简单的私人物品就直接到森林里的宿舍居住。
    屋子里已经被收拾过,住所不大,屋外有个简易炉灶,屋内没有客厅与卧室之分,就是一个简单的综合空间住所,有床有壁炉有餐桌,比较特殊的是因为邻近泉水边,所以有单独引水到一旁另外隔出的浴室间。
    米麓心想这是老师特意关照他的地方吗?为了他将来的生活,应该很需要常常冲洗身体……
    他原以为契约神应该会跟之前一样,召唤他时才愿意出来,没想到米麓才一踏进屋内,就看到飞洛斯已经坐在屋内喝茶,看到米麓开门杵在那里,冷冰冰地扫了米麓一眼。
    说没有惧怕是骗人的,儘管第一次见面就要求神灵解除契约很失礼,但直接就想将他掐扼致死的契约神怎能不令他恐惧?
    在飞洛斯心里应该把他当作一隻可以随兴捏死的小虫。
    米麓畏畏缩缩进了屋内,把屋子打量一眼,真是简单到没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啊。
    他把小包袱放下恭恭敬敬向淫神行礼问好。
    「我是米麓,称、称呼您为飞洛斯大人可以吗?」
    飞洛斯哼了一声,没有拒绝就是答应,米麓稍微安了下心,今天看起来飞洛斯大人应该不会动不动就想掐死他。
    「傻在那里干什么?」
    「嗯?」米麓不解,不然要干嘛?
    「去洗澡,我要做爱。」
    飞洛斯一点温度都没有,冷漠地看着米麓说道。
    因为无法提出拒绝,米麓只好认命地进去浴间洗澡,因为邻近泉水接有管道,只要一开水阀就有水流进,加上天气不寒冷不用特意烧水洗澡,米麓很快就把身体洗净。
    想起等下要发生的事情他就觉得恐惧,淫神在洞穴中第一次侵犯他,巨大的阳具就把他搞得死去活来,即便现在有淫神的祝福保佑,但那也只代表不会弄死他,而不代表不会有任何疼痛。
    只是再害怕他也不敢拒绝,之前在医务室中他才开口说可以解除契约吗就差点被淫神掐死,他现在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话?只能像蓝道夫老师说的,尽力跟淫神打好关係,让他的契约生活不要太悲惨这样。
    洗完身体本想穿上乾净的衣服,可米麓想等下应该就会发生性关係,穿衣服白穿还不是要脱,索性在腰间围了条毛巾就出了浴间。
    果不其然淫神已经全身赤裸坐在椅子上张大双腿等他。
    「洗太久。」飞洛斯皱眉一哼。
    听到飞洛斯的不满,米麓连滚带爬飞奔到飞洛斯身前跪下。
    「对不起飞洛斯大人,是我动作太慢了。」不管如何,乖巧的先道歉就对了。
    「好好的服侍我。」飞洛斯一把扯过米麓的头发,让他的脸靠近自己的两腿之间。
    昂然绷直巨硕的阳具矗立在米麓眼前。
    好大……真的太大……
    米麓一想到这根硕大的阳具没多久之后会狠狠插进他的下体,不管是阴道或是肛门,一想到就令人觉得恐惧,他的下身不由得收缩了起来。
    但现阶段他还是要尽全力取悦飞洛斯大人,米麓伸出手握住那粗壮的巨根,他从阴囊开始抚摸,然后将巨根在两手中上下套弄着,肉棒在眼睛可视的状态下又粗大不少。
    如果他没有淫神庇佑,这种尺寸大小插进他的体内一定会把他弄死掉。
    米麓伸出舌头舔舐着飞洛斯的阴囊,从下到上没有一处遗漏,边舔边吸含,就像在吃着全世界最好吃的餐点一样发出嘖嘖的声音,然后继续舔着巨根的每一寸,被他舔过的地方沾满了薄薄的唾液,包括伞状龟头,米麓用舌尖挑弄着铃口,铃口上出现水液,飞洛斯闷哼一声气息变得沉重。
    米麓捧握着肉棒,由侧边开始边含边舔,含的时候加重嘴唇力道又不会让阴茎主人有不舒服的感受,他又把肉棒重新反覆舔含吸吮过一次。
    这些年来经歷过无数次取悦他人的过程,米麓的身体也变得敏感,他知道自己下面硬了,帮别人口交自己也会有反应,米麓对自己这种淫荡的身体很是无奈。
    米麓含住飞洛斯的龟头,慢慢吸吮着,然后调整自己喉咙的角度,让飞洛斯的阴茎更深插入嘴巴里面,巨根太大让米麓的脸颊都变型,他的嘴里都没有一丝空隙却也才让阴茎进去不到二分之一。
    他用力吸着气,然后上上下下吞吐着飞洛斯的阳物……
    米麓的唇舌让飞洛斯颇满意,明明无法全部吞纳进去却很努力这一点让他对米麓原本的不喜爱减少了几分。
    不断吞吐舔弄,飞洛斯都没有要射的跡象,米麓只得更加努力,直到他的唇舌都已经痠麻,嘴角微微有撕裂,气息紊乱,在他口中飞洛斯的巨物总算又硕大了几分,紧绷程度更高,米麓知道飞洛斯是有可能快射了。
    果不其然飞洛斯气息厚重地抓住米麓的脑袋让他上下晃动吞吐,无法自己控制力道与进喉深浅的米麓只能用尽全力张大嘴巴放松喉咙,还要小心避开牙齿磨到飞洛斯大人的肉棒,依照往例要是弄伤主人的阴茎,他只会招来更大的凌虐。
    米麓被抓着脑袋上下套弄肉棒,他的脑袋糊烂一片晕眩不已,所幸在他意识失去之前,飞洛斯大量浓稠的精液在米麓嘴中爆射开来。
    大量的精液灌入米麓口中根本让他来不及吞嚥,许多来不及吞下的精液流出米麓口鼻之外。
    飞洛斯放开抓住米麓脑袋的手,得到喘息空间的米麓又呛又咳,连忙在恢復呼吸时,赶紧将流淌到飞洛斯阴茎跟囊袋上的精液舔拭乾净,他伸出小小的舌头一点一滴将精液捲入口中。
    射过一次的巨大肉棒软了几分但还是挺立不止。
    米麓内心哀叹他等下要惨。
    他跪坐在飞洛斯两腿之间,仰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飞洛斯,希望等下其他的性行为可以看在他这么努力的份上对他饶恕几分。
    米麓的小嘴水润微肿,两颊有着红晕,一双大眼睛水汪汪闪着淡淡水光,他的身体已经泛了淡红,不过才帮人口交就让他身体有了情慾。
    「含住别人的老二自己竟然还能勃起,你的身体看来比我想像中还淫荡。」
    飞洛斯嫌弃地一勾唇角,抬起赤脚踩弄着米麓勃起的性器,使力左右踏揉着。
    吃痛的米麓连反抗都不敢,只能忍耐着飞洛斯对他的蹂躪。
    「感受如何?」
    「飞洛斯大人……」米麓缩着肩膀眼眶泛泪,吸着鼻子抽抽搭搭,「大人……可以饶过我吗……」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飞洛斯加重了脚下的劲道。
    「啊!」米麓瑟缩着身体,继续求饶,「求……求求飞洛斯大人……饶过小的……我会听话、把服侍大人做得更好……拜託大人放过我……我好痛……呜呜……求大人不要再踩了……」
    飞洛斯又踩了几下才愿意挪开脚,他看着米麓胸前挺立,嗤笑一声。
    「连乳头都硬了,真荡。」
    米麓不敢抹去眼泪,也不敢揉自己疼痛的下身,咬着唇,两手垂在大腿两侧用力握紧忍耐。
    「去床上躺着,把脚打开。」飞洛斯下了下一道指令。
    米麓踉蹌起身,差一点跌倒,但是飞洛斯连伸手扶一把的意愿都没有,就这样看着米麓边哭边走到床上躺好,两条纤细修长的洁白大腿大大的分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