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οùяοùЩù.οяℊ 07.花穴(H)

    在秀气粉色的阴茎底下是一朵娇嫩的花穴。
    米麓曾在镜子前分开自己的双腿,细细抚摸过那个因为缔结契约而长出来的女穴,身体上多了一个原本没有的性器官,他的内心在害怕中又带了点期待,不知道插进去的感受是什么?
    手指头抚过穴口,微微进去一小截指尖,已经缔结过契约的他不用再担心失去清白而无法插入,他好想感受一下把手指头插进去的感觉是什么,只是校医蓝道夫有交代,女穴中跟女子一样有处女膜,他的第一次也是要留给淫神飞洛斯享用,儘管觉得可惜,他的手指头没有再进去一分毫,反而搓揉着阴唇,还有其中敏感巧立的阴蒂,那一颗小小突起摸起来竟是如此舒服,他按压揉捏着,阴道就随之紧缩颤抖,水液从身体内部缓缓流出,他挺起腰间,两腿用力夹紧,就这样第一次用女阴得到高潮……前方的阴茎也顺势射出白浊,同时得到两种快感让他全身抽搐不已。
    没有期望飞洛斯大人能够顾虑到他的性爱感受,只希望他能够早日习惯淫神对他的粗暴式侵犯。
    才刚躺好张开腿,四根绳子就被飞洛斯以魔力操控缚住米麓的四肢,两手在头侧,腿部则是綑绑在膝间向左右拉扯,强制下体张开到极致。
    面无表情的飞洛斯走到床边,单手撑在米麓颈边,另一手固定住他的下頷,然后低头亲吻。飞洛斯用舌头撬开米麓唇齿,如灵蛇般在他口中优游,滑过每一颗牙齿与内部口腔,吻得很深米麓用力一喘气,他的舌头被含进飞洛斯嘴哩,用力吸吮啃咬,疼痛肿胀的咬噬让米麓逼出眼泪。唇齿激烈纠缠,增生的唾液从米麓唇角溢出留下……
    吻到米麓快要不能呼吸,飞洛斯才松开口唇,银白色丝线从两人嘴边拉长延伸然后断裂,被咬伤的唇瓣沾满两人的口水,米麓则是张大唇口用力吸着气。
    飞洛斯吻着米麓下巴、纤颈、锁骨,滑下来到胸膛处的红色茱萸处,被舔吻舔咬过的肌肤被迫种下点点红痕。
    米麓乳晕不大,小巧的乳头早已经站立,因为情慾充血早已经由粉转红,飞洛斯的气息吐在乳头上,两点红丁紧张地颤抖着。伸出舌头舔着一边的坚挺,用舌尖打转挑弄乳晕,一手则是捏住另一边小点,指尖用力来微搓揉着。
    光是乳头被挑逗米麓就无法遏止发出呻吟声,眼瞳变得水润,脸颊潮红,底下分身站起,白皙全身泛起害羞诱人的緋红,双手被缚住,他还是挺起胸膛往飞洛斯靠近,希望能得到淫神更多的宠幸。
    飞洛斯则是蹙起眉头,加重了手指揉捏的力道,嘴里的乳头也一改吸吮而用力啃咬,突然疼痛蔓延的米麓缩起身体,无法逃脱飞洛斯的摧残,原本的呻吟转成闷闷的小声呜咽。
    飞洛斯两边乳头轮流啃噬压按,指甲就像是要抠挖掉乳晕般用力折磨着,米麓含着眼泪用力咬着原本就被咬伤的嘴唇用力忍耐着,一点求饶声都不敢发出。
    好半晌才停手,飞洛斯瞟了鼻头哭红的米麓一眼,没有任何理会,只是把手探下米麓挺立的下身。
    如果说适才的乳头挑弄还有带点情慾挑逗,接下来的阴茎抚触则是一点都没有留情的粗暴撸动。
    微带有粗糙感触的一双大掌使劲上下搓弄着米麓的分身,连囊袋也无情的遭受捏揉扯压,本来还挺立的慾望在粗暴折磨后吐出一点白浊就无力瘫软。
    「好痛……呜呜……飞洛斯大人……求您饶了我……会断掉……好痛……」
    米麓嚶嚶哭泣着讨饶,因为飞洛斯魔力关係,米麓在痛楚中依旧被迫保持着清醒,他扭动着身体,但始终无法从大掌中逃出。
    最终飞洛斯用力一捏扯,米麓哀号着,这才停下了对阴茎的暴行。
    米麓知道即便弄断他的阴茎,飞洛斯大人还是会用魔力将它復原,然后再无数次的受到折磨。他的精神力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但他却明白真正的侵犯还没开始。
    飞洛斯在他双腿间低头,伸出舌头舔拭含弄着阴唇部分,才外部的湿润挑弄让米麓忽视身体的疼痛,微微抬起下身,嘴里轻轻呻吟起来。含进嘴里吞吐吸吮,用舌尖拨开媚肉相合之处,找到其中挺立的小核,用前齿咬弄摩擦,再用舌头旋转翻弄着,如电流般的刺激涌上米麓身体,他不自觉的将腰拱起,两腿用力分得更开,在飞洛斯舔吻含咬,并将舌头往内部甬道探进时,米麓感受到身体深处被触动,吟哦一声,阴道一紧,体内水液缓缓分泌流出。
    飞洛斯将米麓氾滥的淫水纳进口中吞嚥下,双手压住大腿根部再用力往下压,被强制下身成为一直线的胯下肌肉疼痛紧绷,情慾泛起的米麓止不住女穴被口交的快感,阴道颤抖紧缩着,希望有东西插进来满足他的空虚。
    「飞、飞洛斯大人……拜託您……拜託……」
    米麓哭着请求,被欲望填满脑袋的他只希望飞洛斯大人能再给他多一点满足,他想要用里面再往上攀登高潮,只是他完全忘记飞洛斯大人的尺寸,一边喘息呻吟一边扭动着下体,盼望有什么东西可以插进来……
    听说这个年轻的身体只有十五岁,早经人事的他比飞洛斯想像得更加淫荡,面对这样慾望满满的渴求,飞洛斯没有心动只想赶快结束他蓄积膨胀的下身。
    飞洛斯调整跪坐在米麓双腿间的姿势,扶住自己硕大的慾望就要进入眼前不断向外流着淫水的小穴之际,好不容易捡回一点理智的米麓,突然以惊恐的声音喊唤着。
    「飞、飞洛斯大人……」
    飞洛斯停下动作,冷眼看着脸色明显写着恐惧的少年。
    「大人……大人不做扩张就要进去吗?太大了……太大,我下面是第一次……」
    米麓带着哭音哀求,之前在洞穴中,虽然痛个半死但是还好有被扩张,不然那种撕裂不是一般人类可以承受的,但是现在飞洛斯大人居然要直接进去,他不行的……他没有办法承受……
    「如果扩张,里面的处女膜会破。」
    言下之意就是为了要突破第一次的处女膜,飞洛斯就要直接将他硕大的凶器砍进米麓体内,无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程度,只为了飞洛斯想品尝的慾望。
    「求求您……大人……我会死掉……真的会死掉……」
    米麓流着眼泪苦求,他好害怕,真的很怕,那种利刃插进下体中的痛苦凌迟,在上次肛门受到侵犯时他就深刻体会过,但上次至少还有扩张,这一次什么都没做就直接进入的话,他没有办法想像那会是多大的残酷虐行……
    即便不会死,阴道也会直接片片撕裂到深处吧?
    面对米麓可怜楚楚的哀求,飞洛斯没有半点同情与怜惜,他只是冰冷的说道:
    「我的祝福会让你活着接受任何强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