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破處(H)

    「飞洛斯大人……」米麓哭着一抽一抽,可是依旧没法引起飞洛斯对他的半点同情心。
    「阴道的延展性比肛门大。」他瞪了一直在哭的米麓一眼,「吸气。」
    米麓咬着牙闭上眼睛,无法反抗只能被迫承受接下来的命运。
    飞洛斯扶着自己的阳物往前推送,伞状顶端明显比米麓的小穴大上不少,当龟头硬是挤进花穴,强制拓开阴道口时,剧烈的疼痛让米麓弓起身体后仰脖子发出尖叫求饶声。
    「啊……飞洛斯……大人……啊啊……好痛……啊……」
    飞洛斯没有停下动作,只是压制住米麓的腿根,继续往前强力推送,下身被固定住,米麓只能疯狂扭动上半身,只是一点都没有逃脱的可能,他边哭边嚎叫,手指用力扯着床单指节泛白。
    甬道太小加上没有扩张,飞洛斯进去的很吃力,他的眼瞳墨色逐渐加浓,再往前一挺,巨大阳具衝破了一道膜,撕扯破裂的痛楚感受让米麓从阴道中涌向四肢百骸,宛若从体内深触被电击然后瘫痪所有身体神经,他扭曲着上身,即便大口呼气氧气也似乎难以灌满肺脏,眼泪是没有止歇地落下,张开了嘴是连惨叫呻吟都发不出。
    贯穿了处子膜,飞洛斯的阴茎才进去一半不到,米麓因为过度痛苦而使得阴道绞缩紧束,脸色死白、浑身冒着冷汗,微弱喘着气,即使意识勉强残留但也所剩不多。
    「你自己不放松的话,我硬是要插进去也是可以。」
    飞洛斯一点都没有想要帮米麓放松身体的意愿,对他来说反正有祝福死不了,过程如何痛苦都无所谓。能为米麓稍微停留等待已经是他最低底线的仁慈。
    就不能……帮帮他……
    米麓泪眼模糊,看不清楚那个在他两腿间的神灵是怎么样的表情?但是毫无温度的冰冷还是让他清楚感觉到,飞洛斯对与他订下契约的人类,只把他当作一件洩慾的道具而已。
    米麓用力呼吸着,他努力放松全身的紧绷,只是这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只能尽全身的力量让甬道稍微绽放,让身体深处不要一直颤抖抗拒。
    感受到米麓些些微的放松,已经有点按耐不住的飞洛斯用力一挺起腰,直接就往阴道内部狠狠插了进去,硕大男根就像是一把巨大的滚烫铁棍直接捅进身体当中,狭小的花穴皱褶被一吋吋辗开拓展,米麓弓起胸膛、张大了嘴乾嚎无声,下体被撑开破裂,鲜血从两人接合处渗了出来。
    还没有完全进去,飞洛斯看着自己还在外叁分之一的阴茎,丝毫没有考虑,双手钉住米麓的骨盆,继续往前猛力推送。
    粗长巨根顶开米麓阴道深处的颈穴,甬道底部被强制顶开,彷彿一把长枪利刃如执行酷刑般戳裂他最深处的部分,无法言喻的剧痛电刑般席捲米麓的脑袋与全身,从头到脚都已经不属于他一样……
    米麓身体瘫软无力挣扎,四肢无法控制的抽搐着,嘴角是不断流淌下来的口水,呼吸极度微弱。
    接下来飞洛斯猛力的衝刺撞击,米麓已经没有办法从毁坏的下体感受到任何知觉,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央求上天如何才能让他晕过去、脱离这个没无尊严的人类皮囊……
    飞洛斯在抽插中,精液混和淫水和鲜血不断从两性器接缝中挤压流下,来回活塞运动在持续百次之后,飞洛斯向前一衝,又把阴道底部拓开了几许,才在米麓那毫无生育能力的子宫之外,零距离喷射出浓稠大量的精液,不断抽插撞击,飞洛斯几乎把精液全都灌进米麓的身体之中,他的腹间被迫隆起来,像是怀孕数月的妇人一般。
    米麓翻着白眼,意识极度涣散,可是依旧无法如愿晕过去……
    发洩告一段落,飞洛斯满足的叹了口气,他撑着床铺把沾满精液与鲜血的巨根从米麓体内拔出,阴茎离开花穴后,里头被积蕴的精血快速奔腾而出,从米麓的小穴蔓延流到后穴、臀瓣和床上,把身下的床单湿染一片腥白和鲜红的结合。
    他往前跨在米麓胸前,把还有剩馀一些精液的阳器塞进米麓被迫张开的小口,抽插了几下后,最后在米麓嘴里射了乾净。
    「自己下面的味道怎么样?」
    飞洛斯恶劣的说道。
    米麓毫无反应地将腥浓的精液吞下,当飞洛斯起身下床,魔力解除总算让米麓瞬间失去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