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9.沐浴

    窗外的天微亮,淫神飞洛斯坐在简陋的靠背木椅上思考。
    百年前的他因为与其他神灵有了的纠纷,大战数百回合之际,动不动就抓人类进补精气(做爱)的他,被诺雅大陆上聚结的大祭司与魔法师联合击败封印起来,百年来的岁月间他就这样孤零零地待在洞穴间等待着扭转他命运机会的到来。
    一对来到山洞中偷嚐禁果的孩子意外解开他的封印,突破封印之后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发洩他这累积了百年的慾望,因此解除封印的米麓就成为洩慾的首选,不过也是百年来的无处发洩,导致于他对于弱小人类失去克制的力量,差点就把人做爱做死。
    当时满身都是被喷洒精液、昏迷不醒的米麓看起来只是一名很稚嫩的少年,飞洛斯难得对这个可怜的人类动了一丝丝的怜惜,所以很轻率的就跟他订下契约,因为他明白如果当时挥挥手一走了之,洞穴中就多了一具失去生命的纤细尸体。
    身为一名称职的淫神,对与其做爱的对象没有太多要求,男女老少都可以,重点是脸跟身材,如果这两点不合格至少床上功夫要厉害,不过他对于男性终究还是少了那么一点兴趣……
    他心中最爱是身材玲瓏凹凸有致妖嬈的成熟御姊款女性啊……
    胸一定要大!
    被召唤当时他正在风俗店寻花问柳,被打断强制召唤后来到这个什么鬼学校,已经满身不爽的情况下,一来就听到一个小鬼头嚷着要跟他解除契约!
    极度暴躁的他当下就想直接虐杀死那个小鬼,如果不是跟他订契约,现在小鬼头的尸身早就已经不知道腐烂在哪里,如此不知感恩的傢伙直接掐死他都还算便宜他。
    但后来就是……反正那名自称校长的魔法师,好说歹说让他继续这个契约,毕竟神灵大多要与种族订契约才方便在这大陆上到处行走,就像各公国间颁发的身分认证一样。
    如果他要跑遍诺雅大陆上的各王国风俗店,有个人类与他有契约之盟还是比较方便。
    所以他只好勉强妥协,不会再那么轻易地就把契约对象给杀掉。
    而且……飞洛斯不自觉地清了下喉咙,这个看起来小小的人类,似乎比他想像中的好玩弄,15岁啊,以人类短暂的生命歷程来说这依旧不算是太大年纪的孩子,15个春夏秋冬竟然就可以调教一个少年成为如此淫荡的身体,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少年与他发生性关係之前竟然还没有任何侵入式的性经验,这样看起来捡到一个天生淫荡属性的人类应该不是件坏事。
    两人在性事上,儘管是单方面的侵犯与另一方被迫的承受,可他不得不说,享用起来的滋味还挺不错。
    加上因缔结契约而使得契约者多出一些「神的赠与」,导致米麓莫名多了女性器官,这个虽然是随机无法选择,但飞洛斯不得不承认对于淫神来说真是最好的赠与了。
    以性爱配合度来说,对方乖巧不会反抗可以承受折磨与调教,这方面给高分。外貌来说,以淫神严苛的审美标准来看,儘管现在尚属清纯稚嫩系,随着年岁增长这个小傢伙一定可以成长蜕变成令人惊艳地成熟人类。
    往后他就算不自己享用,把他贩售出去绝对可以拿到非常高额的金钱。对他来说绝对不亏。
    窗外的鸟叫声此起彼落,唤醒了神智依旧不太清楚的米麓。
    他睁开眼睛呆滞了很久,昨天那一场暴力式性爱记忆重回他的脑中,而他依旧活着,人类的生命力真的十分顽强,即使昨日再痛苦,今天他醒来,还是要面对人生无力的活下去。
    动了动手指头,全身的痠痛席捲而来,这个身体彷彿不再属于他一样,他微微侧着脸,再极度缓慢的以躺姿改侧姿,希望藉着侧身使力起身。
    好不容易颤抖着把身体用手肘微微撑起,却又因为姿势的改变,肿胀撕裂尚未痊癒的下体因身体重量压迫,好不容易些微癒合的部分又全数裂开一样,剧烈的痛感从小穴中蔓延到全身,米麓吃痛惊呼一声差点摔下床。
    正当他以为要与地面来个猛烈撞击时,一双手臂扶住了米麓的身体。
    米麓痛到含着眼泪抬头看,是昨天那个毫不留情对他身体摧残折磨的契约神。
    「飞、飞洛斯大人……」
    因为他实在太不舒服、太过虚脱,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房间的另一边就坐着他的契约淫神。
    飞洛斯一把将米麓抱起,没有怜惜的动作让米麓倒抽好几口气,来到浴室间,飞洛斯几乎是用丢的把米麓丢进已经蓄满水的澡盆中。
    幸好澡盆不高,米麓手脚挣扎被呛了一下还是能在盆中勉强坐好。
    清晨引进的泉水有些冰凉,但是对于全身伤痕的米麓,冰冷的水也算是镇静了他的痛楚,不过却也让他的一张小脸冻得有点发白。
    人类啊……真是弱小又没用的存在……
    飞洛斯本想把人丢了就走,但是看这个小傢伙根本没有力气清洗自己,他微微翻了下白眼,拿起另一边的水瓢,捞了水就往米麓头顶林下。
    「啊……」
    被浇得满头冷水的米麓不禁小声惊呼。
    继昨夜床上之后,连在澡盆里也要折磨他吗?
    从小看惯人眼色的米麓其实也有感觉到,这个与他订下契约的神灵应该没有对他很满意,他的週身全是满满疏离与冰冷气息,要不是对方是淫神还会对他索求性爱,不然现在应该早就跑到不见人影。
    毕竟不是每种神灵都喜欢与人类处在一起,即便是订下契约,各过各生活的神灵与契约者也是不在少数。
    但是……已经订下契约没有办法……如果这是他无法逃脱离的命运,米麓会认真认命听话于这个与他相伴的契约神。
    认命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最高准则之一。
    飞洛斯一边淋着水,一边拉起衣袖搓洗着米麓头发脸颊身体上乾涸的精液,米麓就像小孩般被飞洛斯大手搓洗着全身,除了孩童时期就没有被这样对待的米麓,微微害羞,耳尖红了起来。
    飞洛斯轻推米麓让他往后躺靠在浴盆边,停止浇水的动作,然后一隻手分开他曲起的大腿,往他身下探下去……
    米麓一个激灵,赶紧打开本想闔上的大腿,任由飞洛斯的手抚到他下半身。
    飞洛斯揉洗着米麓的阴茎、臀瓣,接着又回到下身处来回搓洗着他的外阴部。
    明明是清洗着,却好像故意挑弄着阴唇与阴蒂,米麓眼里起了水雾,摀住嘴掩去呻吟。
    飞洛斯看了这么轻易被挑弄情慾的米麓一眼,把修长的手指头伸进米麓的小穴中,米麓扭了一下臀部哀叫了声。
    小穴因为昨夜性事充满了精液不算难进去,但终归伤痕累累,飞洛斯慢慢将手指头推入还是让米麓痛到弓起身体左右扭动着。
    虽然很想推拒对方的侵入,但米麓却只能含着眼泪、双手紧抓着两侧浴盆的边缘,继续大张双腿任由对方用手指入侵。
    不过飞洛斯倒是单纯的只是想把米麓甬道中的残液抠洗出来,但实在是射得太多太深入,飞洛斯也只好就能碰触到的地方清洗着。
    米麓咬着牙让飞洛斯清洁体内的精液,手指转动勾洗他的小穴,很难让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在疼痛又爽快之中,米麓忍受着甬道内洗涤的痛楚,一边在没有爱抚套弄下就高潮射精了。
    飞洛斯看着这个不用经过碰触,仅靠着挑弄他的下体就可以射精的孩子,真心很想知道他的身体是谁调教出来的,调教得真好、真淫荡。
    米麓咬着唇怯怯地看向飞洛斯,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自己射精了,这在以前是多严重的事?他其实有点惧怕飞洛斯大人一个巴掌打下来,扯着他的头发就是一顿狠揍。
    「对不起……对不起……飞洛斯大人……」
    不过不像他想像的那样,飞洛斯只是表情微妙的看了米麓一眼没说什么。
    米麓吸吸鼻子,想赶快转移飞洛斯大人的注意力。
    「大、大人……我以为我下面……坏掉了……」
    以昨天的感受来说是这样没错,米麓在剧烈痛苦里以为身体会崩裂坏损,今天早上起床也是全身痛苦,但是在飞洛斯大人用手指探进去之后,虽然还是很疼痛,但是感觉到他的下体维持着原来的模样,没有与肛门连破成一块孔洞。
    而且明明昨天被撑得很大很大,今天的感受就像是回到最初的紧緻一样,连飞洛斯大人伸进去的一根手指头都能紧紧吸缚住……
    飞洛斯抽出手指头,用一旁的毛巾擦手。
    「有我的祝福加持,对于你的身体损伤不会太严重,不过也不是没有坏损的临界点……如果撕裂成两半,连内脏都破损的话,那应该就超出我所能够给的祝福之外了。」
    「会、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吗?」
    米麓吓白了小脸。
    「就看你的表现囉?」
    飞洛斯一如既往冷冰冰藐视着可怜发抖的米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