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οùяοùЩù.οяℊ 10.塞進身體裡

    清洗完毕,飞洛斯用毛巾把米麓包裹住,把他从浴间搬运到床上。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待,即便飞洛斯大人心里没想什么,但对于米麓来说,他感受到如此善意的对待,而不是只把他当一个破烂的物件,用完就扔在地上比一件垃圾还不如。
    虽然两人间的性关係米麓还不能完全承受,可要是这样好好的对他,随手给他一点点的非恶意,他会努力用身体去臣服取悦对方的。
    飞洛斯把米麓放到床上,就拉下裤头,一根硕大的阳具弹跳出来。
    「张嘴。」
    男性一早就晨勃,看起来连男神也不例外。米麓乖顺张开嘴含住对方充满慾望的坚挺。
    飞洛斯倒也没有粗暴地在米麓口中抽插,他让米麓含住顶端,自己用手套弄茎部,很快地浓稠精液就射了米麓满嘴。
    不用特别交代,米麓扶住飞洛斯的大腿,顺从地把精液咕嚕咕嚕喝了下去。量有点多,等到飞洛斯射完把阴茎从米麓嘴里抽出时,米麓感觉到自己已经半饱……
    飞洛斯接着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大小约成年男子拇指般大小的玉石,色泽闪耀着黝黑的光泽,底部串了一条金鍊,看起来像是坠鍊一样的物品。
    「把脚张开。」
    本来米麓以为飞洛斯是要把那个坠鍊戴他脖子上像是契约物之类东西,没想到却要他张腿,那不就是……
    米麓眼底有一些些无奈,却也只能乖乖的张腿。
    果然飞洛斯把玉石拿到米麓下身,塞进他的女穴中。适才清洗过的甬道有点还带有水润,但终究没有润滑,物件体积又不算很小,飞洛斯把玉石塞进深处,米麓还是忍不住扭动屁股吟哦了一声。
    纤白大张的双腿,粉色水嫩的下阴,一条金晃晃的鍊子从穴中垂伸出来,就像甬道中吞噬了不知名的宝物,顺着鍊子而上就会到达神秘禁地,格外令人心神荡漾。
    飞洛斯又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一根肉色假阳具与一罐玻璃瓶装着透明液体,他在米麓双腿间打开罐子,把阳具涂抹上罐中的润滑液,拿了枕头垫在米麓腰下,让他的后庭完全大张展现,然后就把阳具往米麓后庭塞。
    冰冷的润滑液刚接触到后穴时米麓轻颤一下,没有挣扎只是放松自己的后庭,让阳具缓缓进入到他的体内。即使沾有润滑液,但这不过是米麓第二次被拓开后庭,加上阳具尺寸又不小,一点一点扩张后穴的滋味还是很不舒服。
    米麓抓着身下的床单,下体挺起,疼痛让他呜咽吸着鼻子,但还是大张双腿不敢闔上,在颤抖与不断强制自己放松忍耐中,阳具整根没入米麓体内,这才结束了一早的折磨。
    「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取出。」
    米麓轻喘着气,含着眼泪乖巧点头。
    「塞在你女穴那个,是我们契约的供物,以后有空就要把它塞进你的洞里……嘴巴也可以。」
    呃……米麓扁扁嘴不想。
    所谓契约供物,算是契约者对于契约神的一种供奉,但相较于物质的提供,看中的是一种供奉的心意,有些契约者供的是清水,或者是茶是酒,但飞洛斯不愧是荒淫之神,供的竟然是……
    「我晚上会回来。」
    才把供物与假阳具塞进米麓下体,就让飞洛斯身体有些躁动起来,如果今天契约者不是弱小人类而是其他种族,不用担心人类身体承受復原情况的话,他现在早就拉开对方的双腿开干起来。
    好羡慕其他神灵契约者是身体强健的种族……
    飞洛斯有点失落的披上披风,没有理会米麓,大步走离出了小屋。
    虽然塞了东西在他体内,但是幸好没有一早就跟他发生性行为,就算是有祝福,米麓还是觉得身体有点承受不住。
    这时候他才看到一旁的桌子上摆有简单的餐点,眼熟的麵包、浓汤加牛奶──是学校的供餐。不知道是校方派人送来还是飞洛斯怕他饿死所以去拿取的?不管如何有人会在意他有没有饿死,这微小的幸福让他满心充满欢喜,毕竟他很清楚今天无论如何他是下不了床了。
    简单吃两口麵包,喝了牛奶润了一下嘴巴,疲惫的米麓没多久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夜晚,飞洛斯踏着轻快舒爽的身体回到校内森林中,但远远地就看到小屋黑暗一片,他有点疑惑,那个人类的身体可以这样跑动离开小屋吗?
    但是当他回到屋中点燃灯火时,才看到米麓抱着棉被睡死在床上,一旁替他拿取的餐点吃得零零落落,飞洛斯这才明白这个弱小无用的人类才被他操干一晚就累到整整睡了一天,这对身为淫神的他感到非常无奈,他的契约者啊真的很没用。
    他坐到床沿,伸手粗鲁的把米麓推醒。
    米麓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还没清醒傻里傻气地看着飞洛斯。
    「大人……您回来了……怎么这么早……」
    「都晚上了。」
    「晚……欸?」米麓这才惊觉屋中点起了灯火,窗外头已经是黑暗一片,「我……我睡了一天……」
    飞洛斯觉得无所谓,不管米麓睡一天还是在外面玩一天,反正他回来就是要做爱而已。他把棉被丢到一旁,拉开米麓的双腿要检验塞了一整天阳具的后庭现在如何。
    「飞、飞洛斯大人……等一下……」
    米麓惊声呼叫,刚刚不动则已,一动他就发现自己膀胱积蕴太多水意就要爆炸。
    「干嘛?」飞洛斯瞟看米麓,这人类又怎么了?
    「我……我……想解手……」
    米麓红着脸垂下头,好丢脸啊,可是不先说出来,他怕等下飞洛斯大人在把下体东西取出时,他会忍不住就排尿出来,尿了满床那时候应该会被打死……
    飞洛斯白了米麓一眼,起身走到浴间,再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不知从哪来的罐子与小毛巾,他坐回原处,把米麓的阴茎放进罐子之中。
    「尿。」
    米麓有点傻眼,他本来是想拜託飞洛斯大人抱他去浴间,在浴间解决的。可是现在……
    飞洛斯看米麓有点为难的脸色,心中竟泛起一股捉弄欺负的愉快感。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
    米麓满脸通红,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排泄,但不论几次他都无法习惯这种羞愧丢脸感,这真的是要把自尊心踩在脚下才能做得到的事。但他还是吸了口气,双手紧紧抓住底下床单,眼神撇过一旁不敢看着飞洛斯大人。
    又再轻吐两口气后,米麓放松自己的膀胱,让憋了一整天的尿意缓缓排放出。
    空气间传来水声。
    待米麓排放乾净,飞洛斯把米麓阴茎抖了两下,用取来的小毛巾擦拭乾净,然后把罐子拿去浴间放置。
    不过在起身的时候,飞洛斯淡淡对米麓说:「看你没有牴触很久,常常排尿给其他人看?」
    飞洛斯的问话米麓丢脸到不敢回答,把自己倒在床上掩埋起来。
    飞洛斯没有发现自己嘴角泛起一抹对方真可爱的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