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高潮(H)

    处理好罐子,飞洛斯回到床边,堆了棉被与枕头在米麓身后让他半躺靠着,拉开他的双腿检视被塞了一整天扩张阳具的下体。
    飞洛斯用手指勾绕着供物的细鍊,缓缓把东西从女穴中拉扯出来,塞了整日饱受刺激的花穴红肿湿润,外唇溢满了水,随着供物被扯出,里头被阻塞的淫水在啵地一声后,从甬道里争先恐后的向外流淌,沾湿了后穴、臀瓣,把床单晕湿了一块。
    米麓闷哼一声,他轻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失去塞物的穴里瞬间空虚起来,冷空气窜进花穴里,底下的小嘴一开一闔颤动着。一根修长的手指插入,接着第二根,太过紧緻的甬道两根似乎就已经塞满没有空隙,等下一定还要扩张,飞洛斯看着米麓,少年双颊泛红,红润的唇微啟轻轻喘着气。
    飞洛斯抽出手再往后穴探,假阳具顺着肠液滑到很深处,几乎要将手指整根探进,才有办法用两指夹住,慢慢地把假阳具拖曳出……
    米麓的腰挺起,轻吟了声,因为后穴的刺激,下体流出的淫水更是氾滥。即使没有挑弄,他的性器跟乳头都有了反应,全都巍颤颤地立了起来。
    「好荡。」飞洛斯轻笑。
    米麓脸色娇红,双腿则是张得更开,粉色下体瀅润着他两穴的分泌物,更是荡漾动人令人心醉神驰。
    虽然是在契约之后他才第一次正式有了性行为,且这两次的暴力式性经验全都让他下体裂开痛苦到快死亡,但多年来持续被调教的身体毫无掩饰从身体深处泛涌而出的情慾,就算知道会痛得死去活来,他还是希望飞洛斯大人能够抽进来、狠狠干他……用巨大阳具塞满他小穴……让他发疯似的哭泣求饶……
    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慾火,他真的跟飞洛斯大人说的一样。
    好荡……
    塞了假阳具但还是不及自己的硕大,飞洛斯取来玻璃瓶,润滑了手,在米麓后庭插进一根手指头……两根……叁根……四根……半掌……
    仗着有润滑,飞洛斯肆无忌惮地用手掌侵入米麓后穴,强制被撑开的疼痛让米麓咬着牙侧扭了身体。
    「大人……啊……好痛……」
    「不是很想要我干你?」
    飞洛斯整隻手掌伸了进去,在米麓尖叫声中翻转掌心、握拳,来回转动着,然后在米麓不断扭动臀瓣时撤出,手掌离开的后穴可以明显看到被强制扩张尚未闔起的小洞,一抽一抽的。
    米麓抓着床单呜咽哭泣,虽然他刚刚很荡很想要飞洛斯大人插进来,可是光是扩张马上就浇熄他的妄想,他不想要做了呜呜呜……
    不知道米麓心中所想的飞洛斯,翻正他的身体,再次将手上沾满润滑液,这次逐渐探进的不是后庭而是前穴,前穴扩张的比后穴更不足,才到第四根手指头就让米麓惊声哭喊。
    「大人……我不要了……好痛……求求您饶了我……我真的、真的好痛……好痛……」
    双手虽然没有被绑缚,但是没那个胆子伸手阻止飞洛斯的米麓,只能将身下床单快要扯破般的用力撕扯。
    他知道求饶没用,可是除了哭喊讨饶外,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只是无法停止哭泣着。
    毫无怜惜的飞洛斯手腕继续向前伸,终究还是以整隻手掌扩张了米麓的下体,然后在他的体内握成拳,来回扩展着,米麓身体用力拱起,就像被丢到陆地上无法呼吸的鱼一样,开闔着双唇,但是空气永远不会进到他的肺部,喉间发出咻咻的声响。
    待米麓的下身强迫适应了扩张,甬道内逐渐收缩,飞洛斯才把手抽出来,女穴撕裂,手上的淫水中带着血丝。
    米麓泪不停止,浑身冒着冷汗,小脸煞白一片。
    身下的巨物已然昂首,飞洛斯把润滑液涂满阴茎,扶握住自己的粗大,缓缓送进米麓已经被开拓的小穴。
    「吸气。」
    米麓几乎要咬烂自己的嘴唇,巨大的棒物毫不留情地插入自己体中,比手更硕大的阳物把花穴继续向外撑大,狠狠辗压每一道媚肉,将皱褶用铁熨般的炙热烫平待尽。
    「啊……啊……大人……」
    在米麓尖叫声中,飞洛斯按压住敞开的腿根,用力向前一挺,撞击直达花心。
    米麓的尖叫趋于无声,花穴深处的颈部强制被挤开,剧烈的痛楚让米麓四肢不断抽搐痉挛,嘴角无法控制留下唾液,阴茎在腹部流淌出一道道遗精。
    「求、求求……您……让我……晕过去……」
    「还没开始呢。」飞洛斯一反常态轻揉着米麓花穴外两人接合处,米麓气息渐渐平稳下来,利刃相磨般的痛楚也微微减缓。「你要学会适应我,不然就只能等着被我做爱做死。」
    米麓吸了下鼻子,吞了嘴里大量蔓延的口水。
    他哭得抽抽搭搭,却也感受到他被强制撑开的下体,慢慢包覆住飞洛斯大人的阴茎,花穴深处成为对方的形状。
    飞洛斯以鲜少出现的耐心,等待身下的人逐渐适应自己的巨硕,等到两人性器官无缝隙般密合,他才双手扶握住对方的髖部,前后来回抽插起来。抽出很多,又狠狠向深处衝撞,一阵阵猛烈撞击声传来,米麓整个人被撞的晃动,全身都快支离散架。
    花穴中因被来回摩擦,温度渐渐升高,就像被烙铁般来回凌虐着,紧绷膨胀的茎部在抽插时不断挤辗着阴蒂,飞洛斯调了角度,碰触到米麓体内的一个敏感处,第一次被碰触到的米麓全身因为陌生触感紧缩了下。
    飞洛斯针对敏感点反覆戳顶,米麓的花穴不断颤慄发抖,电流从体内流窜到四肢百骸,他的身体诚实做出反应,情慾蔓延,肌肤上泛起瑰丽顏色。脸色一反适才苍白,红晕缓慢晕染,漂亮的眼睛里有荡情流动。
    「大人……啊……大人……」米麓开始呻吟起来,「好、好奇怪……大人我的身体……嗯……啊……啊……」
    儘管疼痛依旧,但被引发出来的性慾快感凌驾到痛楚之上,一种痛併快乐的感受包覆了米麓全身感官。
    「很舒服吧?」
    飞洛斯用阴茎围绕着花穴的敏感点打转,更让米麓的呻吟声破碎不断。
    「大人……嗯……啊……好棒……啊……那里……啊……」
    米麓的腿张得更大,希望飞洛斯大人再插入深一点……用力一点……
    如果性爱是这么美妙的事,他被弄坏没关係……死掉也没关係……只要……再插进去……不要拿出来……
    逐渐向上攀登的快感几乎要淹没米麓的理智,生平第一次让他觉得快乐到要升天的感受……
    一个大力顶撞之后,米麓花穴深处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电击感,他拱起身体、在全身颤抖之下高潮了。
    又经过数十次的衝刺,飞洛斯也在米麓身体中解放,在他体内释放出无数白浊……
    性交告一段落,两人都大口喘息着,米麓身体无法控制抖动痉挛着,飞洛斯将还硬挺的阳物抽起,丰沛的精液与淫水从米麓花穴中不断涌出,被折磨过的小穴充血红肿,被蹂躪过的阴蒂与阴唇也肿胀不堪,加上四溢的淫水,更让下体看起来淫麋诱人。
    飞洛斯很满意这次的交欢,他单手撑在米麓身侧,一手揉捏压辗着米麓挺立的乳头,直到米麓闷声淫喘,飞洛斯才开口道:
    「再做一次怎么样?你后面还没用到。」
    米麓水光眼瞳媚眼如丝,他带着鼻音微微撒娇:「可是大人……后面很痛……」
    「会跟你下面一样,先痛死,再爽死。要做吗?」
    飞洛斯换了一边乳头揉捏,要公平对待两边。
    还处于高潮馀韵中的米麓,娇喘着舔着唇瓣,他的确还想要……再一次……
    米麓点点头。
    「飞洛斯大人,我要……」
    果然真的天生淫荡属性,飞洛斯重重吻了米麓的唇,狠捏了两边乳头,再次回到米麓下身,握着依旧硬挺的男根,猛力插入米麓的后庭……
    如飞洛斯所言,先痛死再爽死,米麓又重复着被干到剧烈疼痛想死、而后又因敏感点再次攀上了高潮的轮回。
    一个漫长夜晚中,米麓承受着飞洛斯像是永不止歇的精力,最终身体像抹布一样破破烂烂、无力垂放到床上瘫软,口中与身上满佈精液,下体残破到快要坏损般已经快要看不出原样,鲜血淫水与精液沾染了全床……
    直到天快光亮飞洛斯才发洩完毕,允许米麓失去意识晕厥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