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P○2022.c○м12.灌肠

    米麓是在一片温暖之中醒来。
    他睁开眼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呆愣半晌后他才理解自己泡在水里,水盆里的水是温暖的。
    「醒了?」
    声音来自他趴伏着胸膛底下,米麓抬眼看,是同样赤裸的飞洛斯大人。米麓跨坐在飞洛斯大人身上,头靠在飞洛斯大人怀中,下身传来刺痛,他会醒来也是因为身体有不舒服的感受──飞洛斯大人同时用左右两手指头插进他的下身两穴里做清洁,手指头进进出出,把里头残存的精液抠洗出来。
    水中泛起一片片白浊然后飘盪消失。
    虽然两穴刺激但还没有到会令米麓勃起的程度,因水温米麓额上起了薄汗。
    热水、拥抱、清洗……这一瞬间米麓觉得自己身处天堂,儘管契约神是淫神,但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幸福,拉开腿操干他什么,都由他去吧!想对他做什么米麓都会乖乖听话。
    飞洛斯抽出手,抚摸着米麓腹部,然后起身抱着米麓跨出澡盆外。
    这么快就结束了吗?米麓还想着遗憾时候,飞洛斯让双腿发软的米麓趴在一旁的洗面台上,撅高了臀部,从一旁拿出一条软管,接上了一旁的水阀。
    「飞、飞洛斯大人?」
    那软管如此熟悉,几年前确定医疗处理类的进入肛门不算是失去清白,因此许多大大小小尺寸的软管就进入他的体内,以灌肠医疗之名,灌进数不清种类的液体到他体内,强制他排泄,强制被观看他体内肠道,强制他塞着软管一整天,让肠液滴滴答答地流下。
    所以对于软管米麓内心多少有点阴影。
    飞洛斯让米麓趴好,把管子塞进米麓后庭,软管向内延伸,插得很深。管子不粗但异物侵入感还是让米麓闷哼了声,扭动了下屁股。
    水阀微微开啟,冰冷的泉水顺着管子流进米麓体内,冷冽的刺激感让米麓揪起了屁股,体内明显感受到冷水从外肠道慢慢灌进体内深处。
    突然间米麓想吐,灌进的水让他不适。
    斟酌着灌进肠子的水差不多容量,飞洛斯关下水阀,把软管慢慢抽出。
    过程中米露痛苦的呻吟了几声,软管抽出后,飞洛斯拿了肛塞堵住穴口,肛塞塞入又让米麓淫叫了声。
    飞洛斯让米麓转身,背靠着洗面台,米麓的腹部微微鼓起,身体稍微一震动,冷水就在他体内晃动震盪,挤压着他的内脏,不舒服的感受令米麓白了小脸。
    一隻大手摸着米麓的下腹,那里也是鼓胀着。
    「尿出来。」
    「欸?」米麓微微喘息着,看着一旁的桶子,「那个……」
    「我要你站着尿。」
    飞洛斯坐在澡盆边缘,好整以暇地看着米麓因灌肠不适而微微颤抖的身体。
    这里是浴间,冲洗的水会向外引流,在这里排尿不是什么清洁上问题,是心理羞耻度的问题,米麓抓着身后支撑的檯角,知道他绝对无法反抗飞洛斯大人。
    刚刚曇花一现的幸福感消失,现实就是他依旧是淫神的玩物,对方说什么他就只能照办。
    米麓咬着唇,吸了几口气之后,放松膀胱,温热的液体从他腿上流下,在地面上聚积水潭然后向外流出。
    他很明白这种事一次两次之后就会习惯,羞耻心什么的很轻易就可以丢弃无视,反正强制排泄这种事至少不会对他的身体有所伤害。
    被逼大量饮水、被逼吃泻药,强制他在眾人面前失禁,这些事多年前他就已经习惯,现在他只要再次习惯就好……
    飞洛斯拿起水瓢把米麓清洗乾净,把地面上的液体向外冲出。
    他把一旁的桶子拿过来,要米麓坐下后拔掉肛塞,身体里的水液喷射而出,原本就腹肠绞痛米麓顾不得羞耻,只希望赶快把体内液体排除乾净。
    排完之后,飞洛斯又接入软管,再次灌入清水,几次之后确认排出的液体是乾净清澈的才停止灌肠行为。
    飞洛斯用水瓢冲洗米麓下身,又让他回到澡盆内浸泡,直到米麓的脸色回復红润他才将人抱出澡盆,用大毛巾裹到床上。
    依照惯例喝精喝半饱后,飞洛斯拿出两个水晶假阳具和一罐润滑液,他先将契约供物塞进米麓口中让他含着,然后拉开米麓双腿让两穴敞开。
    昨晚的性爱不止只有痛,还有两穴被弄到高潮,米麓以前很难想像为什么屁洞被戳会那么爽?昨夜他彻底明白以前看到男人会被干到爽激激一直叫是真的,因为他也叫了一晚上,还好这里远离学校,让他叫到嗓子都哑了也没人会听到。
    飞洛斯把水晶假阳具抹了大量润滑液,一前一后塞进米麓两个小洞,假阳具是棒状物没有手把,但他却没有将整根没入,两根都还有一部份残留在外,被撑开的穴口有点难受。
    为什么……不塞进去……
    米麓可怜兮兮摇着屁股看着飞洛斯大人。
    飞洛斯幻化出一面大镜子,立在米麓两腿之间,他将米麓两腿往身体方向折起,让下体完全展现出来。
    因为是水晶阳具的关係,晶亮透明的材质可以让甬道内的粉嫩一览无遗,米麓就这样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体内深处,虽然有点因做爱留下的伤痕,但总体来说甬道内非常漂亮诱人。
    加上米麓下身洁净无毛,很久以前被强制脱毛后就再也长不出东西来,身为一名男性下体没毛让他原本有点在意,但现在不得不说,下体洁净光滑在完事后清洁相当便利,然后某些程度上也是很好看……不会乱糟糟的……
    飞洛斯倒是相当满意,就他看过无数人的下体与甬道,米麓在他心中排行可以说是相当靠前。
    米麓却是很害羞,脸颊都泛红,因为谁会没事看到自己的阴道与肛门内长什么样子?他想转开目光,却还是被迫看了几分鐘。
    飞洛斯总算收起镜子,他把两根水晶阳具完全推入米麓体内,不止如此,他还拿出一个金属的阴茎套环,扣住米麓阴茎与他较常人要小的睪丸,加上金属的尿道塞,抹了润滑剂后就塞进米麓尿道口,米麓吃痛缩了下身体,飞洛斯将尿道塞与套环顶端扣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小小的金属笼子将米麓的下体禁錮住一样。
    「别喝太多水,不然等我回来你膀胱爆掉我可不会负责。」
    米麓乖巧的点头,飞洛斯把供物从米麓口中取出放到一旁的桌面上,桌上相较于昨日有更多的食物,吃叁餐没有问题。
    飞洛斯穿起披风就向外走出离开小屋。
    米麓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他微微张开双腿,不要让两腿太靠近夹住而使得体内阳具翻滚刺激他的内穴,因为连阴茎都被堵上,万一有反应不能射精会非常难受。
    他就像一件性玩具让人翻来覆去反覆折磨,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都一样,他的命运应该不会有所改变了。
    曾经有一次他双手被绑缚吊在半空中,嘴里塞着口枷、阴茎塞着尿道管、肛门塞着灌肠用软管,他被吊了半天,叁个孔洞的液体滴滴答答慢慢流出来,而一旁的学长们正努力念书求通过毕业考,他们唸到一个不顺心,就抽出皮带鞭打他,打到消除内心烦躁后再回去继续念书。
    最后他眼瞳涣散被放下来时,学长们取下口枷在他的嘴抽插射精,完全没有把他当人看,只当他是一个哪天用到坏掉就可以丢弃的玩具。
    与四年前相比,现在虽然性侵式的性行为还是让他痛苦,但至少有比以前好多了,只是不知道契约淫神还会不会翻新着花样玩弄他?
    想着想着米麓又进入了梦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