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懸吊

    飞洛斯从两腿间起身,往前俯吻米麓的小嘴,双手揉捏着他胸前的红樱桃。
    两人吻得水声嘖嘖,胸前的揉挤与自已处理时力道完全不同,飞洛斯手劲大,手指肌肤比较粗糙,揉捏米露胸前时没有在乎对方所能承受力度,就是用力捏、使劲转、向上拉起然后让乳头弹回,很快米麓的两点就又红又肿。
    很痛,痛楚中又带着快感,米麓无法缩着身体,因为一旦往后退缩,就会被飞洛斯大人用力扯回,除了乳头,几近平坦的乳肉被大掌用力搓捏,红肿鼓胀彷彿即将发育的少女一样。
    一吻稍毕,米麓大口喘着气,颊边是流出的唾涎,蜿蜒到颈部,再到被捏肿的前胸。
    飞洛斯用米麓流下的唾液,抹着他挺立的红樱,红樱被抹处湿润黏滑,再用手指头弹了一下,米麓吃痛微微缩起身体。
    眼看飞洛斯要继续性事,米麓赶紧唤住了他。
    「飞洛斯大人……那个……我明天可以外出吗?白天到下午。」
    「去哪?」
    「假期后就要校外实习了,实习期间很长,生活费要自己赚取,所以我有排了学校图书馆打工,明天开始。」
    飞洛斯看了米麓一眼,这些天下来他都忘记这个人类小傢伙是一名魔法学校学生,每天从风俗店离开后回来这间小屋就做爱,两人之间就只有性爱,他都快把对方当成一隻豢养的性爱玩具了。
    他挑挑眉,起身走到最远处的靠背木椅上,翘起了脚,好整以暇看着床上等待他回应、怯怯哀求的米麓。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米麓闻言眼瞳颤了一下,他伸出脚缓缓踩地下床,慢慢走向飞洛斯大人的方向,体内两隻假阳具震动刺激,刚刚高潮过的小穴蔓延着大量淫水,米麓紧紧夹着两腿才勉强让假阳具不要滑出来。
    被放置一整天的两穴内相当疲酸,米麓用尽全身力量才夹紧内穴,小步小步向前走,这一小段路竟显得如此漫长。
    总算来到飞洛斯大人面前,米麓双膝跪下,伏趴在地,腰部下压,雪白臀部高高撅起。
    「飞洛斯大人,恳求您让我出去打工,我不会耽误晚上回来让大人宣洩的。」
    「嗯……」飞洛斯勾起米麓的脸颊,捏着他小巧的脸蛋,「付出一些代价就让你去。」
    付出代价?米麓的迷惑中有点恐惧。
    赤裸的米麓双手被绑缚吊起,高度拉高,两脚只能用脚尖稍微接触在地。重心不稳,米麓的身体左右晃动着,他还要费力紧缩着两穴不能让假阳具掉出来,额上起了一层薄汗。
    飞洛斯抽出腰间的皮带,皮带在空气间挥动,发出咻咻的声响。
    米麓颤抖着,以前被抽虐的情景又回到他脑中,凌虐是永无止尽的疼痛残留在他身上,现在细看他肌肤,还有以前抽打过留下的淡白伤痕。他只能安慰自己好歹不是鞭子只是皮带,抽打的红肿伤痕可以忍,鞭伤就很麻烦,尤其是在满身鞭伤还要让人凌辱的时候更让人痛苦。
    飞洛斯用皮带抽打了米麓几下,雪白的身躯很快出现红痕,米麓只能咬牙忍耐,不然可能就会被飞洛斯大人拒绝他去学校打工。
    飞洛斯满意的看着肌肤上的红色虐痕,白皙肌肤上的红色条痕格外吸引目光,加上米麓泫然欲泣的表情,完全是激发施虐者继续凌虐的情绪。
    皮带继续抽打着,因为米麓双手被悬吊,脚尖无法支撑站立,当皮带一猛力抽下,米麓的身体就会左右旋转,自己将全身肌肤叁百六十度呈现到虐打人面前,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红痕漂亮的佈满全身。
    飞洛斯抽打的用力,却没有出现开放性伤口,他满意地看着米麓紧紧咬住下唇忍住哭音,但忍不住眼泪倘流从下巴滴落,滑过前身躯沾满一道道小小水痕。
    他扶住米麓的身体,看着眼前被凌虐而泛红的后背与翘臀。
    举起皮带,接着狠狠往白嫩的雪臀用力抽下,被固定住身体的米麓无法转开挣扎,被抽打了数十下的臀瓣红肿惊人。
    米麓忍不住呜咽声,抽抽搭搭哭出来。
    「疼吗?」飞洛斯放开箝制住米麓的手,将米麓身体转正看着他的脸庞。
    掉着眼泪的米麓拿不准主意该怎么回话,有些主人喜欢他求饶,有些主人不喜欢他喊痛,把他虐到晕也不许他喊疼。想了想,米麓还是如实回答。
    「嗯,好痛。」
    飞洛斯邪魅一笑,「那就继续吧。」
    ???说不痛就会停止吗?
    飞洛斯扶住米麓的腰,算是半固定让他面向他,执起皮带狠力往米麓左边乳头抽下去,疼痛让米麓身体往后一缩,飞洛斯当然不会让他有闪躲的空间,更是用力捏住了他的腰。
    下一下抽向右边的乳头。
    米麓颤抖着闷哼出声,抽打乳头远比打臀部来得有痛感,他嘴唇发抖着喘气。
    左抽一下、右抽一下,飞洛斯轮流抽打着两边乳头,米麓胸前一片红痕,但是乳头没有因为虐打而软化,反而因为责打更加挺立。
    「越打越挺,你这么喜欢被人虐待吗?」
    「没有……不是……好痛……」
    米麓一边哭一边回喊疼,他不喜欢疼痛,真的很讨厌……
    飞洛斯扶住米麓两侧的腰,微倾下身体,把米麓红肿几乎要破皮的乳头含进口中,用力吸吮着。
    「啊……啊……飞洛斯大人……好痛……不要……不要……」
    米麓眼泪不断飆出眼眶,原本因抽打而火辣辣疼痛的乳头,被飞洛斯大人含咬住,刺痛欲裂的感觉衝上心头,让他惊声求饶。
    当然求饶无果,飞洛斯换了一边含啃,好半晌才放开被他咬舐吸吮到几乎肿成两倍大的乳头,乳晕也被啃噬到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通红。
    被箝制的米麓只能小幅度的踢着双腿,而后双腿扭结纠缠,空悬在半空中。
    眼泪掉的更兇,飞洛斯抹去米麓下巴的泪水,将手指含进口中,有种咸咸的味道。
    「还要继续吗?放弃就放你下来。」
    米麓哭得哽咽开口,「放弃就不让我去打工了吗?」
    「当然。」
    好过份……米麓不想放弃去图书馆工作,而且都已经被虐成这样,这时候放弃也太不值得了。
    「飞洛斯大人……我要继续……求求您继续……」
    「人类啊,你的本质就是喜欢被人凌虐啊。」
    飞洛斯的双手从腰间移往米麓下身,他抽出尿道塞,猛然一抽让米麓抖了一下,然后解开阴茎环,轻轻揉着米麓的性器官,捏了捏阴囊,里面鼓鼓的。
    「今天被地板干的时候,累积了不少啊。」
    什么、什么被地板干……
    米麓每每听到秽言都还是会羞红了脸,一直无法习惯。
    飞洛斯抚住米麓的臀部,空甩了下手中的皮带。
    咻地一声划破空气的声音让米麓的心抽动好几下,他急忙喊道:
    「大人……飞洛斯大人……我还没有排尿……」
    「没关係,直接尿出来就好。」飞洛斯满不在乎说道。
    他伸手捏了捏米麓的阴茎,来回揉捏搓动上下套弄,时而用力时而放松的力道让米麓很不争气的勃起,秀气的阴茎翘立起来。
    「你前面的尾巴真可爱,下次帮你系条鍊子在这里。」
    「飞洛斯大人……」
    明明很害羞在讨饶,可是米麓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一般。
    飞洛斯扶住米麓的大腿,稍微拉开点两人的距离,手上皮带往矗立的阴茎鞭打下去……
    不过打了第一下,米麓就哭嚎出声。随着毫不留情的抽打,米麓不断扭动着根本无法逃离的身体,徒劳无功的动作只换来更大力的施虐。
    数十下抽打之后,阴茎与胯部肿红泛紫,尤其阴茎像是断裂一样肿胀无力悬吊在身前。
    忽然米麓膝盖併拢,两腿紧紧扭在一起。
    飞洛斯停下手中的皮带,看着被虐打胀红的阴茎早已因抽打而垂下头,一道稀白的液体缓缓流出,流过他的大腿前侧、小腿……在地面上匯集成一滩浊白,遗精之后,一道黄色温暖的液体照原路流下,在地上蔓延成水滩。
    遗精失禁之后,米麓惨白一张小脸,他已经无法支撑身体的所有力量,悬空的双腿一软,无力晃荡在地板之上,他体内两根假阳具也顺势从他阴道与后穴中滑出,掉落在地。
    鏗鏘两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