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οùяοùЩù.οяℊ 16.上工前

    清晨睁眼,小屋除了米麓外空无一人。
    米麓满身黏腻从床上醒来,不像先前数日,都被飞洛斯大人抱着在浴盆中清洗醒来,莫名的他有点觉得心里空荡荡,儘管与飞洛斯大人间的性爱暴力是疼痛且调教,但这段时间他第一次事后被人清理身体,第一次感觉到至少有人有时候会把他稍微当人看,不是玩弄后毫不理会,还嫌他碍眼踢到一旁。
    他缓缓下床,当脚一踩踏到地,全身痠痛蔓延,前日被抽打的红痕消退不少。好不容易走到浴间也没气力烧水,艰难的抬起脚跨进浴盆坐下,开了水阀,冰凉的泉水从上方撒下。
    米麓打了个冷颤,身体向后倒靠,张开了双腿,伸手向下清理着两穴中的污浊,冷水随着小缝开啟涌进体内,他激灵了一下。
    射得太深太多,不管是哪个小穴,手指头在内抠挖半天,手都痠疼了,但还是感觉到身体里面依旧塞着东西。
    把全身从头到脚都冲洗过一次,一早洗冷水澡的好处是不会晨勃,冷都快冷死。
    关上水阀,米麓抖着从浴盆中起身,儘管接近夏季,泉水还是冷得过头。他缓缓起身出了浴盆,没有人帮忙清洁身体真的非常辛苦,出了浴盆后他把身体靠在洗面台边,拿了软管,抬起一腿把软管塞进小穴中,开啟水阀,冰冷的泉水涌进花穴中,米麓颤抖了几下赶紧将软管抽出,水混合着深处的精液与乾涸淫水与血,一起顺滑出来。
    接连几次后,直到流淌到腿上的水乾净无色,米麓才转过身用腹部靠着洗面台,一手掰开臀办,深吸一口气后将软管插进自己的后穴,待腹部微微鼓胀米麓才将软管抽出,咬着脣忍耐一下,这才坐到桶子上释放。
    灌肠数次后米麓停下动作,重新清洗过身体,拉了条大毛巾包裹自己走出浴间。
    床边桌面上有一杯浓稠白色液体跟两隻水晶阳具,还有一个玻璃罐。
    米麓拿起杯子闻了闻,果然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味道,他仰口饮下,起床的晚了估计赶不上学校供早餐,看来这是他整个早上唯一进到腹中的食物。
    还注意到门边有一付拐杖,他实在有点搞不懂飞洛斯大人到底是单纯虐待他好玩还是真的对他有点关心?
    这么粗的两隻阳具棒塞进体内都还在想要怎么走路打工?但要是装一下受伤杵着拐杖,好像又勉勉强强可以行动。
    米麓想了一下,把水晶阳具根润滑液装到包包中,打算等到学校再塞进去,反正飞洛斯大人昨天说的是塞着上工,可没说塞着出门。他吐吐舌抓着这个小小话柄进行微不足道的反叛。
    从衣柜中拿出校服与披风,米麓这才惊觉自从搬进小屋之后,这是他第一次穿上衣服,七天以来他不是在做爱中就是在昏睡,想想都觉得堕落。
    把校服穿上,搬到小屋之前,校长跟班导师有再叁跟他确认,真的要跟淫神订下契约吗?如果他还是不愿意,学校会尽全部的力量帮他跟淫神相谈。
    只是他也清楚明白,如果这次错过契约神,再有下次订契约的难度相当大,加上假期过后全四年级学生都要到校外实习完成任务,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如果他没有契约神的话,他对于出校实习真的非常没有把握。
    原因全都出在他的外表,他不是偏女相的好看,也觉得自己五官分开来看不算太突出,可是组合在一起就显得秀气过头,眼角眉梢还带着春意,跟记忆中生下他、在妓院中衰败死去的人有几分相像,甚至更有媚态,自小在妓院中就有不少客人一直在打他的主意。
    穷人长相过好,不过是一场灾难。
    要是他隻身一人在外实习游歷,想来很快就会被有心人士盯上,被绑架卖去那些王公贵族中可能性非常大,几经考虑下,米麓没有马上拒绝或是答应契约,希望给他几天的时间想清楚。
    而淫神不愧是顶级性爱之神,短短几天就把米麓调教得迷恋性爱,时时刻刻都想着飞洛斯大人,就连现在……米麓摸摸下体,下面两穴有些搔痒,有点渴望满足。
    他甩甩头把慾望甩掉,总而言之他即使知道身为与淫神的契约者,与淫神间无边的性爱是逃脱不了,反正如果不是淫神也会是其他人,既然这样他还不如贡献出身体订下契约,至少他能活着度过校外实习那段时间。
    穿戴完毕后,米麓背着包包拿着门边的拐杖,七日以来第一次出小屋门。
    从森林小屋走到学校要半个小时,米麓很庆幸没有在一开始就把阳具塞进体中。一直到图书馆最接近的厕所时,他才闪进里头。因为假期缘故学内学生人数不多,厕所里无一人。
    进了最里头的厕所,米麓褪下长裤掛起来,把从包包中取出的水晶阳具涂满润滑液,把一隻腿踩在一旁的墙上,露出花穴,假阳具往小缝中戳了进去。
    站立姿势不太好塞东西进去,米麓放下腿微蹲下,把塞了一半的阳具更往内推,过程中刺激甬道让米麓一时忍不住呻吟出声,他赶紧摀住了嘴,侧耳倾听幸好外头没人。
    忍住呻吟,又试了几个方向,好不容易才将整隻水晶阳具塞进体内。
    塞了一隻还有另一隻,他将上半身靠着墙,臀部高高撅起,一手掰开臀瓣,另一手把涂满润滑液的阳具往后穴塞,躺坐着也罢,站立姿势真的很难操控动作。
    只塞进前端,润滑液就顺着后穴滑了下来,顺着会阴大腿缓缓流下。
    湿黏的感受让米麓想闔起双腿,但他还是颤抖着挺起身体、换着姿势,好不容易才将水晶阳具大部分塞到体内,可是还有尾端卡在后穴口,但他双手已经无力,只好转过身,双手掰开臀部,把自己臀部往墙上推挤,试图用墙面力道把阳具塞进体内,折腾了一阵子后好不容易才让整根没入。
    米麓喘着气,面颊陀红,额上泛起薄汗。
    他被搞到勃起了……
    一个早上怎么艰难啊?
    米麓无奈撸着翘起的前身,上下套弄中,他不自觉地想到了飞洛斯大人,飞洛斯大人会在要求他自瀆的同时,把他粗大的巨根塞入他口中……
    一隻手抚上了脣瓣,两手指头伸进口内,摸着舌头含住脣,然后来回抽动着,唾液沿着他唇边溢出。
    他好想……跟飞洛斯大人做爱……
    大部分的人不把他当人看,所以应该要讨厌厌恶飞洛斯大人对他的暴力式性行为,可是他做不到,身体已经被调教的很淫荡,痛苦之后的高潮让他流连忘返每一场性爱,就是很想被飞洛斯大人狠狠操弄,然后在他体内射精。
    一边想着飞洛斯大人,一边套弄手淫,没多久米麓双腿一紧,向前喷射出精液,射在厕所墙面跟地板上。
    发洩完毕之后,米麓才眨着水亮的眼瞳穿起裤子、背好包包。
    门一开他向外走出,体内传来上下左右的刺激让他腿差点一软,幸好左右两支枴杖稳住他的姿态。
    米麓还不忘舀起供洗手的水瓢,冲了一下厕所间他残留下的精液。
    而后才红着脸撑着拐杖慢慢走出厕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