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8.医务室(R15)

    下午图书馆工作结束后,米麓杵着拐杖慢慢走往医务室方向,假期中蓝道夫校医未必会一直待在学校中,身兼魔药学老师的他间暇时刻就是会到深山中找寻魔法草药,往往数日都会待在山林中。
    走到医务室外,幸好里头亮着灯光,米麓推门而入。
    见到米麓蓝道夫有点惊讶,再看到他杵着拐杖,更是担心衝上前扶住米麓关心问道:「什么时候受伤了?」
    米麓红着脸:「不是受伤。」
    他在蓝道夫耳边轻声说他身体里面被塞了东西走路不便。蓝道夫一听就明瞭,表情有点复杂的看着米麓。
    「这样还去图书馆打工?」
    蓝道夫把医务室外掛上CLOSE的牌子,将门上锁,把米麓扶到里头的床上躺着。
    「打工费要自己赚啊。」
    一年要在校外实习生活,谁知道会花多少金钱,多多储备总是以防万一,不然他没家世没背景连可以帮他的亲人都没有,一旦钱花空他还真的不知道能该怎么办?
    蓝道夫将拐杖架到一旁,帮米麓的裤子褪下,双腿张开就可以看到已经泛着水液的前后两个湿漉小穴,从外观看不到里头塞的东西,但是两穴的红肿明显可见。蓝道夫也是很佩服米麓这样能撑一天。
    米麓的阴茎已经半勃起,蓝道夫抚着米麓的分身,上下套弄着。
    「今天射了几次?」
    「五次.」阴囊中的精液完全射空,甚至于到最后阴茎好痛,儘管还是能到勉强勃起但却射不太出什么东西了。米麓考虑明天可能需要尿道塞,不然整个假期打工下去,他很怕真的会射到坏掉。「今天我在图书馆见到艾森学长。」
    「那傢伙还没离校?他去干嘛?」
    蓝道夫把米麓的上衣校服往上捲,露出白皙的胸膛,两颗红色果实光是挑弄下身就已经挺立。
    「把借的图书还清……刚好中午图书馆没……啊……其他人,他就在柜檯口爆我……还要我、我去问契约神可不可以允许我……嗯……跟他做爱?」
    米麓断断续续呻吟,蓝道夫一边抚弄着米麓的阴茎,一边舔上他的乳头,抚弄阴茎的手向下滑到女穴前,往肉缝中的小蒂按转辗压,米麓下身舒服的抬起,穴中的水流的更多。
    「老师……啊……那个……啊……嗯……」
    蓝道夫将乳头用力一吸,然后转向轻咬另一边的乳头,米麓挺起胸,双手穿过蓝道夫的头发,不甚用力抓扯着他的发梢。
    两边的乳头轮流来回用舌齿蹂躪,很快就肿胀,乳晕也扩大,蓝道夫舔着米麓的胸膛,慢慢往下滑,顺着腰腹、阴茎、阴囊,舔舐加上含咬,所经之处留下片片红痕,他将米麓大腿向侧边下压,伸出舌头舔着那两片已经充血肥肿的阴唇,用舌尖挑弄着早已经挺立的阴蒂,米麓下身不断颤抖,口中已经是破碎的吟叫。
    蓝道夫用手拨开大小阴唇,可以看见一隻透白的水晶阳具在花穴中的尾端,他伸进一根手指头,往水晶阳具与甬道间戳挤,硬生生被戳进扩张的米麓吃痛扭动着腰肢。
    「啊……老师……好痛……不行……米麓会坏掉……」
    才戳进半根手指头,米麓流出更多淫液,但是难以再往内部推进,如果他是淫神大可不用顾虑硬插进去,考虑到米麓已经呜咽求饶,这几天也是被淫神姦淫侵犯,蓝道夫心一软放弃将手抽出。
    总算没有强制扩张他的阴道,米麓哭着抽抽搭搭,但是再疼痛他已经习惯大张着腿,往外渗的淫水滑过臀瓣沾溼医务室的病床,显得淫秽而又色情。
    「好了好了!不弄进去。」
    蓝道夫安抚着米麓,他扶着米麓阴茎轻柔的吞含,另一手抠戳着挺肿的阴蒂,来自下方两种刺激,米麓很快就被引起情慾,儘管眼角还有眼泪,却开始摇摆着臀部,唇间发出好听的浪淫。
    秀气的阴茎不断在蓝道夫口中吞吐,有时放开口舔着茎部,有时轻嚙阴囊,手握成圈状不断上下套弄,今天已经射过数次的男根顶端流着稀薄的汁液,米麓扭动着身体摩擦身下的床单,他的手紧紧抓住枕头,身体弓起,在蓝道夫的口交之下,下体颤慄着射精,量没有很多,分身一抽一抽吐着白沫。
    蓝道夫在他射精后没有停止套弄,试图让他射的更多,强制让他射精道疼痛无比。
    「老师……老师……」
    米麓不敢伸手阻拦,只是小声呜呜哭泣着,身体微微扭动想闪躲。
    蓝道夫总算停止动作,他起身把米麓转了方向,让他的上半身半垂在病床外,米麓的视线颠倒,纤细的颈脖露出美妙的形状。
    蓝道夫脱下裤子,他的身下早已矗立弹跳,他就以米麓这种头下身躯在上的姿势,把愤张的阴茎插进米麓嘴里,他的小嘴被塞满,他的视线只能看见老师的会阴部。
    蓝道夫把米麓的嘴当作性器孔洞,双手撑在床上,下身前后摇摆抽插,杂乱粗硬的阴毛摩擦着米麓脸部,把他的脸颊磨得通红,儘管在非常不舒服中,米麓还是尽力放松喉咙,让蓝道夫进入更深。
    米麓的肌肤白皙,刚刚被口交过的下身呈现瑰丽的粉色,蓝道夫看着视线前方纤白的大腿,心里很明白那些把米麓调教凌辱学生的感受,弄脏他、毁坏他,把他的身体留下一道道属于自己的痕跡,这算是大概每个跟米麓做过爱的人都有的共同想法,如果他不是还碍于学校教师的身份,他是真的很想把米麓全身赤裸的囚禁起来,一天到晚侵犯虐待他。
    脑中怀着情色的想法,数十次抽插之后温热的精液射在米麓口中,蓝道夫射精后很快抽离,因为这种姿势米麓很难吞嚥,果不其然当蓝道夫把阴茎抽出,米麓马上反过身来,但还是来不及被呛了满口,他趴在床沿不停地咳嗽,满脸都是白浊的体液。
    蓝道夫一边轻拍着米麓的后背,一边擼动着还没射精完的男根,把剩下的精液射在米麓背上。
    好不容易米麓缓过来,蓝道夫到一旁平时就准备给受伤学生清理伤口的水壶与水盆取来,沾湿毛巾替米麓擦着脸蛋。
    米麓喘着气坐起身,雪白小脸上有哭过带着情慾的红晕,嘴角有点红肿,眼瞳湿漉漉的。
    蓝道夫回到刚刚话题,「你要回去问飞洛斯淫神,可不可以让艾森跟你性交?为什么?他都要毕业了大可不必理会他。」
    「他会给我钱,他今天给我了好多。」米麓无法拒绝金钱的诱惑,贫困太久的他真的可以为了钱去做很多事。「老师……」他用小动物般的眼神看着蓝道夫,「如果飞洛斯大人不反对我跟大人以外的人做爱,老师,我可以跟你做爱吗?我不会跟你收钱的。」
    打从入了这间学校后,除了上课教室与宿舍外,医务室是他最常跑的地方,每回身体受了严重伤痕都是多亏了蓝道夫校医的处理,让他现在还是好手好脚,再撑一年实习就可以毕业了,因此他对蓝道夫是打从内心的感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会彼此口交爱抚,但是如果是蓝道夫这么温柔的老师,米麓很愿意用身体报答对方。
    蓝道夫面对米麓纯粹的心意,难以遏止地轻咳了下,想做归想做,但他是老师身份还是再缓一缓好了。
    他轻摸着米麓柔嫩的脸颊,把嘴唇压向米麓,深深地吮吻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