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Θ壹㈧ù.てΘм 19.手指头(R15)

    米麓撑着拐杖来到一楼,心里还在想着到底可不可以把塞在他身体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飞洛斯大人说的是塞着上工,那回去呢?一想到要走半小时回森林小屋的路程,他的一张小脸就深深纠结着,真的没有自信在身体里面还塞着两根假阳具的情况下有办法走半小时的路。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一楼的花圃中,看到坐在石凳上翘脚的飞洛斯大人。
    「这么慢?」
    「飞……飞洛斯大人?」米麓非常吃惊,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飞洛斯大人。
    飞洛斯起身来到米麓身边,取过拐杖扶住米麓的身体,接着把枴杖一挥消失于空中,他把米麓打横抱起。
    突然被抱起的米麓有点惊惶失措,「飞……飞洛斯大人……」
    「你想下来自己用走的?」
    米麓马上噤声,乖乖被抱住,甚至于他还很大胆的伸出手勾搂着飞洛斯大人的肩头,见大人没拒绝,米麓这才整个人放松享受被抱住的舒适感。记忆中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抱他,感觉真的很棒。
    似乎走的很慢,但是一晃眼却是前进很大幅度路程。
    「身体里面还插着东西,你身上就可以有别的男性人类味道?」飞洛斯面无表情说道。
    米麓心一惊,不管是艾森或蓝道夫老师在他身上留下的精液他都已经清洗过,竟然还是会留下味道?真的是无法轻易地对飞洛斯大人隐瞒。яoǔsεщǔ.Ⅵρ(rousewu.vip)
    「中、中午时候……学长在图书馆对我……我没有办法反抗……对不起……飞洛斯大人……」他有些害怕的发抖,很怕飞洛斯大人会因为他跟别的男人发生关係而虐打处罚他。
    「学长?」飞洛斯一挑眉。
    「就是……就是当初在山洞里面……跟我在一起……」
    飞洛斯瞭然,原来就是当初在山洞中跟米麓做爱,乱射精液意外解除封印的另一个年轻小傢伙啊。
    很快的小木屋就出现在眼前,飞洛斯踹开门,一进屋内,屋中所有的灯火都自动点燃,小屋显得温暖而明亮。
    飞洛斯把米麓放到床上,叁两下就把他脱得精光,然后细细查看别的男人在他身上所留下的性爱痕跡,很明显乳头跟阴茎都有被人吸吮啃咬过的印痕。
    他用两手捏着米麓的乳头,辗压刮挑,米麓双手撑在身后,挺着胸让飞洛斯大人玩弄乳尖,但很快就身体颤慄,眼瞳泛着动情的水光,下身也翘了起来,双臂颤抖他有点快撑不住身体,不断呻吟,断断续续。
    「今天射了几次?」
    「六……六次……」米麓吃痛缩了一下胸,却马上被飞洛斯拉着乳头硬挺起胸前。
    「你觉得人类要射几次,阴茎才会坏掉?」
    「飞……飞洛斯大人……不要……」米麓开始哽咽,轻轻咬着唇。
    「不要什么?」飞洛斯疑问似地嗯了一声。
    「不要……再让我射了……飞洛斯大人……拜託……」
    既然他的小傢伙这样恳求他,他怎么可以漠视他的需求呢?
    飞洛斯凭空抽出一条缎带,然后在米麓的阴茎上细细缠绕,最后还打了个蝴蝶结,被缎带綑绑的阴茎看起来就像一条精美的礼物。
    保持在勃起的状态,可是无法射精,儘管很痛很难受,米麓还是极力忍耐着,至少等下跟飞洛斯大人做爱时不会一直射精射个不停。
    飞洛斯捧住米麓的脸庞,深深吻了下去,一点都没有怜惜的侵犯他的口中,用舌头横扫席捲口腔内部,唇齿相刮,粗暴不留情地索取吸吮,滑过米麓的舌尖,将其捲绕,然后含住轻咬,银丝般的唾液从两人覆盖的唇角流下,横越过米麓的脸颊与脖子。
    米麓的腿交叠纠缠在一起,他被吻到混沌的脑袋感受到下体的收缩,前后两穴都是,淫水流了出来,双腿间都是湿的,他想要了,想要飞洛斯大人干他……
    好不容易放开了嘴,飞洛斯看着米麓迷濛湿润的双眼,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与人类订下的契约似乎还不错,没有一天会让他失望,这个人类也太令他满意。
    米麓喘着气,糊烂的脑中依稀冒出一些他要问的事情……可是他快要无法思考……
    「大、大人……」
    「嗯?」飞洛斯揉捏着米麓被綑绑打结的阴茎,有趣地看着吃痛缩着身体的米麓。
    反倒是这个疼痛让米麓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他想起来他要问什么了?
    「飞洛斯大人……艾森学长问说……我可不可以跟他做爱?」
    一边喘气一边呻吟,米麓总算把记得问的事情问出来。
    「艾森学长?」
    「就是山洞中那个……」
    「喔……」飞洛斯别有意味的喔了一声,「你想被他插进身体里面?摇着屁股,求他在你里面射很多精液?然后你会哀求着他多射一点、多操你一点……干死你都可以?」
    「飞洛斯大人……」米麓马上一脸可怜兮兮,其实他也不是很想跟学长做爱,「学长会给我钱,我想存实习的生活费。如果飞洛斯大人不愿意……」
    「好啊,我的小傢伙开口,我怎么能够不答应你的恳求呢?而且我还要感谢它让你射精在山洞里面,我们才有了这个订下契约的机会呢。」
    只是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一边微笑一边用力捏着米麓的阴茎。
    米麓咬着唇忍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特别得寸进尺,继续不知死活地说道:「明天……明天开始……我去打工可不可以不要……不要身体里面插着东西……飞洛斯大人……这样我很难工作……」
    真是可爱的人类啊,贪心果然是愚蠢人类共通本能,飞洛斯将手滑到米麓胯下,米麓习惯性的把腿张开,飞洛斯没有抚弄着他的下体,而是把一隻手指头插进米麓的下体,就跟下午蓝道夫对米麓做的事情一样,不过他没有蓝道夫的怜惜,米麓的花穴在这一瞬间硬生生被水晶阳具跟飞洛斯大人的手指头强行扩张开来。
    剧痛来得突然,米麓紧抓着身下床单,拱起身体剧烈地发抖着哀嚎,眼泪从眼角不断流下。
    「大……大人……对不起……我……」
    米麓哭喊着,不断扭曲身体,飞洛斯对米麓的难受视而不见,反而还将手指头用力曲起,强制让米麓甬道撑得更开。
    「别担心,小傢伙,我没有说不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