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Θ壹㈧ù.てΘм 20.水晶阳具(R15)

    米麓咬着嘴唇哭泣,直到飞洛斯抽出手指头,然后顺势再把水晶阳具往内推,米麓感觉到戳到内部脏器,哀嚎了声。
    「躺好。」
    他直挺挺躺在床上,掉着眼泪看飞洛斯大人变出一根藤条,细细的藤条看起来没有太大杀伤力,可是当抽到米麓的乳头上,揪心撕裂的感触直接传到脑中,被抽的乳首马上又红又肿。
    之前已经经歷过皮带抽打,米麓想藤条调教他应该可以撑过去。
    藤条抽红了乳头、胸膛、腹部,当抽到阴茎时,米麓瞬间侧身缩起身体,实在太痛……
    「不要再让我说第叁次。躺好。」
    米麓全身发抖的躺平,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当藤条在粉嫩的阴茎上画出一道道红痕时,死命咬牙忍耐的米麓几乎要晕死过去,抽打之后,飞洛斯要求米麓把腿曲起成M字形,双手把自己的花穴掰开,让里头的嫩肉展现出来,接着毫不留情地抽打,藤条不断鞭过阴蒂,数十下之后,米麓的下体已经红肿一片,阴唇充血肥大,即便是虐打,因疼痛流下的淫水还是染湿了床单。
    米麓早就哭到没有声音,唾液无法吞嚥顺着口角流下,整个人是止不住的打颤,直到飞洛斯大人允诺他才可以把手放开,但私处肿胀到根本无法将腿合拢。
    「只要你自己把前后两隻取出来,我就让你跟其他男人上床、之后也不用插着去打工。」
    飞洛斯撑着米麓的腋下把他扶坐起,半斜躺的坐姿压到下体,米麓倒抽了好几口气。
    「你可以拒绝。」
    「……我要做……」
    米麓将手伸到下体,才微碰触到,火辣的刺痛感蔓延到全身,他耐着痛楚,一手撑开赤红的花瓣,一手探入肿胀的穴中,手指伸进去可以碰到水晶阳具,但是它是整柄光滑的柱状形,没有可供施力的地方,要将其勾出来,势必得用两指夹出,就像刚刚飞洛斯大人用手指插进水晶棒与甬道之间一样,硬是撑开来才有办法用手指勾到水晶棒。
    他咬着牙,用手指头用力戳进下身,反正这种程度他还不会坏掉,就是再忍忍……再忍忍……在他觉得内壁有撕裂的感受后,水晶棒总算被他夹到,但湿滑光洁的水晶棒终究还是不易取出,等到米麓全身冒着冷汗嘴唇发白,才将水晶阳具慢慢勾到穴口,取了出来。
    被撑开一整天的花穴一失去阻挡物,里头蕴积全日的体液倾洩而出,一时间床单就像失禁一样沾染了一大片面积。
    米麓没来得及害臊,他还要努力后面那一根。只是后穴不如前穴,当手指伸进去时,水晶阳具早已滑进手指触碰不到的地方,他含着眼泪看着飞洛斯大人,期望大人能够可怜他一下帮帮他。
    那宛若被丢在路边、吸着通红的鼻子、拉耷着耳朵的湿淋淋可怜小动物模样,只是是赤身裸体的。不知为何飞洛斯的心竟然震盪了一下,但他依旧臭着一张脸,把米麓硬是扶起让他在床上呈现跪姿,上身前倾双手撑在床上,臀部微抬起。
    「自己用力。」
    这……这种姿势……米麓羞红了脸,但也没办法选择,幸好每日都有灌肠又没吃什么东西,他紧紧抓住床单闭上了眼睛,放松自己的身体又微微用力。一些时间过去,汗水从米麓下頷滴落,后穴的水晶阳具顺着肠道,一吋一吋被推挤,被他缓缓逼到洞口,眼睛一眨、汗滴滑落,他巍颤颤地伸出手,勉强把那根透明露出头来的假阳具抽出,一个乏力,水晶阳具落在床上,米麓也倒坐下来,不过挤压到红肿下身还是痛得让他呲牙裂嘴。
    坐在床沿看米麓表演取物的飞洛斯,他伸手将米麓躺好放倒,掰开他的双腿,大掌在他肿胀的花穴外摩擦,来回摩娑着伤处,米麓痛到直发抖也不敢将腿合拢。
    飞洛斯将契约供物塞进米麓穴里,冰凉的感触让米麓发了个颤,飞洛斯的手指没有抽出,而是慢慢增加根数,当到第叁根时,米麓已经摇起臀部呻吟,手指头在内壁中刮搔,修长的手指旋转曲起,下体的痛加上内穴的爽,让他顺着手指的姿势不断抬起下身,希望被插的更深。яoǔsεщǔ.Ⅵρ(rousewu.vip)
    光靠手指头就可以浪成这样?
    飞洛斯看着情慾写满脸庞的米麓,他倾下身伸出舌头左右两边舔舐着米麓乳头,用力吸吮,加上手指头不断压辗花穴中最为敏感的那一点,上下遭到刺激,米麓淫叫的更大声,身体摆动的更加厉害。
    「大人……啊……那里……不要……啊……啊……我不行……啊……」
    米麓不断嚎着,到达某一个临界点时,拱起身体,全身颤抖着高潮了。四肢抽搐打颤,唾沫溼润了口角,眼神也已经涣散。飞洛斯没有饶过他,魔法让米麓无法晕过去,手指头换成侵入后穴戳着敏感点,米麓梗直着双腿后穴不断收缩,花穴流出的体液弄湿了飞洛斯的手,他抽插后穴的手指头也在进出间带进带出更多水液,原本就红肿湿溽的下体现在看起来更加可怜悽惨。
    意识晃荡,米麓在本能中不断破碎呻吟求饶,下体不管是前后两穴带来的高潮快感是远远高于用阴茎达到高潮,他全身就像乘载着无边无际的性爱癲狂,每一寸细胞都在吶喊着不断向上高昇的愉悦。
    雪白的身躯是浪荡的红嫩,汗水打湿贴服在颊边,眼瞳中是满满慾望横溢,挺立的鼻尖滑下汗洙,丰润的双唇不断被灵巧的舌尖挑弄,下体两穴不断轮流遭到手指侵犯,双腿无法合拢张得很开。
    就像一具可以供任何人凌辱的性爱人偶,在飞洛斯身下任他狎玩。
    米麓在不知道高潮已经多少次之中逐渐失去了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