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1.图书馆口交(H)

    隔日早晨,米麓在温水浴盆里、飞洛斯的胸膛中醒来。
    飞洛斯帮他清洗下体的滑液,他抬起脸来看着眼前如雕刻般冷硬五官俊帅男人,目眩魂摇间,没有经得契约大人的同意,米麓仰起身来吻了上去,只是唇贴唇几秒,米麓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踰矩,离了唇,他有点胆颤,不过换来的是飞洛斯低头深吻,撬开米麓的唇狠狠窜进。
    舌尖长驱直入,叼着米麓的小舌头吮着,扫过口腔内柔软部位,直探咽喉扫荡,几乎就要把米麓吞下似的。
    米麓感觉到飞洛斯大人身下的反应,他被扶起了腰,硕大的物体直接贯穿他的下体,戳得很深,飞洛斯握着米麓的腰,上上下下不断撞击米麓的花穴,昨夜被弄到高潮无数次的他全身无力,只是吻上飞洛斯大人,没想到又引来操干,手脚瘫软彷彿成一滩烂泥任人摆布。
    在水中作爱,每当来回插入时温水被带进花穴中,挤压他的甬道,水流被推挤的更深,腹腔中温暖一片,温水窜进子宫里了,米麓直打哆嗦,花穴被撑开的很痛,极度紧绷,飞洛斯大人另一手也撑开了后穴,水流进去后庭,温热的感触盈满身体内部,他不住颤抖,前后两穴同时受刺激中,米麓被插射了。
    高潮中夹紧阴道,紧缩辗压着飞洛斯的阴茎,飞洛斯大人又数十猛力衝刺之后,在甬道的最深处,把炙热的精液全都灌入米麓的子宫脏器中。
    下腹变得鼓胀。
    #
    清洗身体中又承受性爱,米麓被抱回床上时连手都无法抬起,想到他等下还要去图书馆打工,有点后悔刚刚不应该在早上就引起飞洛斯大人的情慾,结果遭殃的都是他自己。
    飞洛斯很满意一早的性爱,他分开米麓的双腿,以布巾将红肿的阴部细细擦乾,难得呈现带着温柔的姿态。
    昨夜获得飞洛斯大人的同意,今天他就要答应艾森学长的做爱要求,可是他迟疑的是,他不想认别人知道他多了一副女性器官,除了一定会被玩弄的更惨之外,艾森学长绝对会逼问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他就很难隐瞒他跟淫神订下契约这件事。
    不过他的担忧对于飞洛斯根本毫不上心,简单使了个障眼魔法,就连米麓自己都看到自己体下的花穴消失无踪。
    「欸?」米麓对着下身摸啊摸、搓啊搓,真的是一点女穴的感觉都没有。
    「我是你的契约神,当你有危险时后求援我会有感知,如果你与别的男人做爱过程中有需要帮助可以呼唤我。」
    飞洛斯冷淡地说,但是却让米麓内心一暖,有人关怀的感觉真好。米麓灿烂的笑容让飞洛斯的心脏微微一颤,只是他拒绝去深思。
    让米麓穿上校服后,飞洛斯还亲自把米麓送到校园去。
    多亏了飞洛斯大人送他前来,不然米麓不知道自己走到学校是否还有体力应付图书馆的工作,他慢慢走到打工地点,今日苏菲亚老师有事未上班,图书馆也只有一名叁年级学弟跟米麓看雇。不过本来假期中就没多少学生会来,儘管只有两个人也不会有太多工作负担。
    当米麓执行打扫例行公事时,一道熟悉却有让他有些心惊的声音传来。
    米麓回头,艾森学长就站在他身后,他靠近米麓询问结果如何,米麓回应他契约神答应让他跟学长做爱。
    「那就在我结束打工……」
    艾森拉住米麓的手往图书馆另一方走去,「现在就做吧。」
    「学、学长……我还在打工……而且现在还在图书馆……」米麓想抽回手,却不敌对方拖走他的力道。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图书馆里面做了。」
    先不说昨日艾森在柜檯手淫、让米麓替自己口交,以前他们就多次在图书馆里口交腿交,公开场域、总有人来回路过找书,胆战心惊中在书架间闪避躲藏淫交,带给心里无边隐密的快感,那种偷偷摸摸深怕别人看见的紧张感,还有其实被人发现的偷窥,这种刺激都让艾森欲罢不能,完全就是把图书馆当成淫交场所之一。
    而且学校图书馆范围很大,多的是人跡罕至的角落,这里都是古老不太有人翻阅的书籍,厚重霉味中混合了射出的精液腥味,更增加了艾森对米麓的施虐慾。
    如今得愿以偿,他总算可以在这里跟米麓做爱,狠狠超弄他的屁股,把他操到流血最好。雪白的臀办与大腿衬着留下的鲜血一定动人至极。
    图书馆一角,这里摆放着艰涩的古老魔史书,属于只有修习部分学科的学生久久才因为作业不得不来的地方,书架上头虽然没有积灰,但是偏僻又没有窗户的阴暗之处,一种尘闷的气味袭来。
    艾森把米麓推到墙上就是一阵狂吻,吻的凶狠直扫过米麓口中的柔软部位,勾缠着齿列舌尖,既贪婪又粗暴,直捣喉间深处,末了朝着米麓的小舌头一啃舐,血腥气味蔓延了口唇之间,艾森放开了唇,两人分离的唇瓣上有着染红拉长的银丝。
    他伸手解开米麓的裤头,制服外裤与内裤很快被剥下丢弃在一旁,脚上的鞋子被踢去,赤裸的下身只馀留一双白色学生小腿袜。艾森摸着米麓的髖骨,看着他姣好的身体、光洁的分身,这样雪白的身躯就是该在男人身下娇喘淫声浪叫,操到他求饶哭喊不止。
    米麓被吻到微微喘气,脸颊有点泛红,身下有点勃起反应,艾森让他把衬衫向上拉,直到露出白皙胸膛,两颗小红果已经变得硬挺。
    眼角有泪花,唇瓣被吻的凌乱、洁白的衬衫被色情拉起、下身只穿着一双小腿袜,秀气的阴茎在清冷的空气中巍颤颤地发抖,热血瞬间冲发艾森脑袋,他捧住米麓的脸庞疯狂粗鲁亲吻,咬舐唇瓣、脸颊、颈间,一边舔一边留下咬痕,用力扯开衬衫钮釦,含上鲜艳的红果。
    粗礪的舌尖围绕着乳首打转,用力舔舐,挑弄着乳头正中间彷彿快要凿开一个洞似地,另一边的乳头则是用力被揉捏拉扯,狠狠揪揉,两边轮流玩弄吸吮,毫不留情摧残之下,双乳呈现艷红肿胀,彷彿快要滴出血来。
    米麓紧紧摀住自己的唇,深怕一丁点呻吟流出,被玩的很痛,但是下身却不争气的硬起,晶莹水光从尖端冒出,顺着茎部流下,艾森自然也是看见这诱人光景,他对于米麓更加淫荡的身体反应很是讶异,才多久没与他淫交竟然变的更加敏感,艾森本来想问,但是转念想到对方已经有了契约神,很多事情不应该追根究柢,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契约神也看上了米麓这妖嬈的身体,以神灵之姿姦淫了这身体也说不定。
    艾森脱去自己裤子,让米麓在他身前跪下,如往常般掐开下顎就把賁张的性器塞了进去,米麓扶住艾森的大腿,舌尖在滑腻的前端扫了扫,铃口已经冒出不少体液,顺流进米麓嘴里让他口中充满腥涩味道,张大了嘴让舌头在茎身处滑动,放松喉咙让阴茎进入口里更深。
    被服侍到喘息,艾森的眼角也泛红,米麓的技巧真的比外面找来的妓女还厉害,他撑住自己的腰腹,享受被米麓伺候的美妙滋味。
    性器没办法全部进入嘴里,米麓舔着浮起的青筋、冠状沟槽、往下直至皱褶的阴囊处,含住双球,嘴里舔含到水声嘖嘖作响,唾沫沾染了艾森下身湿滑不已。伸出舌头由下慢慢往上,阴囊、茎部、再回到龟头,重新含住阴茎,用力几下吸吮,艾森即将高潮,他抓住米麓脑袋固定,开始前后摆动下身,把米麓小嘴当孔洞般戳插,米麓憋住气忍耐着,眼角泪水糊满了脸。
    艾森在米麓嘴里横衝直撞顶出鼓胀,粗糙阴毛摩娑扫过水嫩小脸,饱胀的囊袋不断啪啪啪撞击着尖巧的下巴,最终龟头在衝撞进喉间深处时候,一声迸裂喷发,精液浓烈灌满了口间,儘管泰半被米麓吞嚥下,还是有不少汁液因呛咳而向外流淌。
    艷红的唇瓣蕴染白浊,艾森没有对于不断呛咳的米麓有怜惜,他抓着米麓的头发逼他仰头,把半软的阴茎送到米麓嘴边。
    「听话,把它舔硬。」
    满脸泪水与鼻涕还有精液的米麓,狼狈地伸出舌头舔着眼前阳具,被呛咳的难受,他伸出手套弄着,手口并用试图把艾森再度弄到勃起。
    多亏米麓淫交经验丰富,没有太让自己遭罪很快就把艾森舔到重新站立,他放开手,就这样跪坐在艾森脚前地毯上,头发凌乱、小脸上满是泪痕、被扯坏的衬衫还半掛在身上,纤白双腿中粉色的阴茎勃起,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惹人爱怜,格外想令人继续欺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