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你好,2006

    轰隆轰隆轰隆……
    陈阳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
    唔,怎么好像听到火车开行的声音?家附近那条铁路修了五六年,难道通车了?可是隔那么远也应该听不着吧,
    难道是做梦?呵,这个梦做的可真奇怪,想想自从高铁诞生之后,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坐过普通火车了吧,今天怎么会突然梦到这个?
    再翻了个身,正要继续睡,突然感觉有点冷冷的,莫不是空调开大了?
    闭着眼睛就开始抓被子,被子没抓到,反手却打在一片冰冷的墙上,
    不对,自己的床可不挨着墙,怎么会打到墙上?
    想到这里,陈阳终于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狭小的空间,再扭头一看,
    见鬼了,这不是普通火车的硬卧车厢吗?我怎么会在这里?
    陈阳猛地翻身想坐起来,却砰的一声,脑袋撞到了天花板上,
    这下真清醒了。
    不去管同一包厢里被吵醒的其他人嘀嘀咕咕,陈阳张大嘴,脖子僵硬地转动,两只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没错了,就是火车硬卧车厢,而且自己睡的还是上铺,难怪会撞到天花板。
    什么情况?
    陈阳顿时心里有些发慌,谁特么把我迷晕丢火车上来了?他什么目的啊?
    绑架?
    不可能,自己一个社会打工人,身无半两金,不值得绑,而且也没用绳子捆着啊,
    开玩笑?
    那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再说自己房间没人能进,谁能费力不讨好开这种玩笑?
    就在这时,陈阳听见远处列车员传来的声音,“前方到站恒阳,有到恒阳的旅客准备换票下车了啊,前方到站恒阳,有到恒阳的旅客准备换票下车了啊。”
    列车员一边叫着一边往这边走,路过包间口的时候,看也不看坐着的陈阳,自顾自地叫着,缓缓向前,直到走到一个包厢口,才叫道,“13号上铺的,您要到站了,换票。”
    对了,车票。
    陈阳赶紧在自己身上搜搜摸摸,很快从裤子口袋里找到一张火车硬卧号牌,跟号牌一起的还有两块钱。
    真穷!
    不对,这年头谁还用现金啊?
    再看号牌,上面只有铺位信息,十一铺上,看不出别的什么东西。
    晃了晃脑袋,陈阳刚准备把号牌和钱收起来,突然看到对面行李架上的一个蓝色圆筒形挎包,咦,这个包怎么那么眼熟?
    跟以前自己上大学时用了三年的那个好像啊,不对,应该说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这时,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个画面片段,
    等等,这一幕,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陈阳突然有点心慌,继续在身上翻找,可别的什么都没有,
    慌乱地想了想,将泛黄的被子推到一边就准备下去,这时一只蓝色的诺亚直板手机露了出来。
    陈阳一愣,深吸一口气,伸出有些颤抖的手往手机抓去,
    拿起手机,陈阳按了按,小小的屏幕亮起一片蓝色,上面还有一行提示,请解锁!
    没错了,这个就是自己上学的时候用过的手机,或者说,是一模一样的手机。
    这个手机是怎么解锁的?
    陈阳皱起眉头,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要先后按左边最上面和最下面一个键?
    按了两下,顺利解锁,进入手机界面,
    陈阳第一眼看到的,是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2006年7月9日,星期日!
    陈阳倒抽一口冷气,握着手机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特么的什么情况啊?
    这时列车员已经换完车票,打着哈欠从下方的通道上飘过,几秒后伴随一声门响,估计回自己的休息间了。
    陈阳迷惑地眨眨眼睛,再次打量四周的环境,
    没错,这里确实是在火车上,还有坐在床铺上轻微摇晃的震感,车厢里混杂难闻的气味,车窗外不间断的轰鸣声,
    所见所闻所感,无不告诉自己,这真不是在做梦!
    那么,
    我这是,重生了吗?
    还是穿越?
    有没有镜子啊,好想看看我还是不是我自己!
    等等,火车洗手台那里好像是有镜子的吧?
    将手机揣进兜里,也不爬梯子,直接翻身踩着中铺撑了下去,地板上放着几双鞋,陈阳看了看,凭印象找到自己的鞋子,不等穿好撒腿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跑。
    到了卫生间,外面的洗手台那里果然有镜子,陈阳站在镜子前,顿时目瞪口呆,
    然后伸手在脸上捏了捏,
    有点疼!
    石锤了,没跑了,真的遇到神仙姐姐了!
    老天爷啊,我竟然重生了!
    脸还是自己的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完全不像十几年后那么油腻,身材也还很好,肩宽胸挺腰细,最最关键的是,没有大肚腩!
    刹那间,陈阳已经泪流满面。
    重生了,终于不用再煎熬地活着,能够有机会重新做人,自己再也不要过那种日子,一定要真正活出个人样来!
    好半天才平复好激动的心绪,又挤眉弄眼地看了半天,陈阳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转身往回走,
    走到车厢门口的时候,看到门框边贴着的公示栏,在值班信息那里,清晰地写着,2006年7月9日,星期日!
    嘴角浮现一抹微笑,对着日期挥了挥手,这才继续往里走去。
    回到自己铺位,也没再爬上去,而是坐在窗边的折叠凳子上,仔细回忆现在的情况。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是今年大学毕业了,然后在江城找工作无果,就回老家待了几天,接着便上了南下的火车,去投奔在那里做小生意的爸妈,现在应该是在月阳到广洲的车上。
    对,爸妈!
    想到爸妈,陈阳鼻子一酸,上辈子自己干过九家公司,换了五六个行业,可以说见多识广能力也有,可惜时运不济一直没能混出头,记得当老爸病倒的时候,除了自责担心,什么都做不了,后来老爸走了,老妈也一下子被打垮,没几年也跟着离开了,到最后,自己在外一事无成,竟然只能回老家继承两老留下来的老房子,这才免了流落街头的惨状,堂堂一个大学毕业生,想起来就觉得丢人。
    那时候,自己无数次的想过,如果能重来一次,自己一定会抓住所有的机会,好好地混出个人样来,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亲人都过上最好的好日子,绝对不会让悲剧再发生!
    没想到,本来以为只是小说里的桥段,竟然真的发生了,
    你好啊,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