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量入为出

    早上十点半,火车正点驶入广洲火车站,陈阳背着自己的圆筒挎包,顺着人流走出了出站口。
    出来之后,习惯性地想掏出手机打嘀嘀,等看到手机才反应过来,现在是2006年,距离嘀嘀诞生还有整整六年呢,
    至于打车也别想了,因为,自己身上仅有两元!
    掏出两张一元的纸票,陈阳不禁面露苦笑,其实在上车之前,他身上还有七十多块,只是,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他打了个摩的,跑去月阳楼逛了一圈,然后打车回来,又吃了一顿二十块钱的晚餐,
    要知道哪怕是在火车站旁边,也不乏几块钱一份的快餐,如今又不是后世物价飞涨的时候,一份快餐几块钱才是主流,火车上也还有十块钱的盒饭呢,可他偏偏一个人点了一个鲫鱼豆腐汤,又要了一瓶啤酒,生生造了二十块,
    最后进站前又买了一瓶绿茶,之所以买绿茶而不是更贵的饮料,是因为到了广洲之后还要坐车,这两块钱是留着坐公交车的!
    想起这些,陈阳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四下张望地看了看,往公交场的方向走去。
    事实上,在上一世的时候,他出站之后还花了五毛钱上了个厕所,最后到爸妈住的地方的时候,身上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
    就是因为这种量入为出绝不留底的性格,才造成他后来的悲剧,不管工资多少钱,都能让他花得干干净净,等到急用钱的时候自然只能有心无力,遇上有挣钱的机会也拿不出本钱,再之后因为年纪大了,在职场上竞争不过年轻人,收入也锐减,甚至工作都是断断续续,自然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如今重来一次,陈阳当然要改变这种情况,既然要改变,就从现在开始,所以刚才下车之前,他就先在卫生间上好了厕所,现在上车买票,还剩了五毛钱,挺好!
    摇摇晃晃一个小时,公交车到站停靠,陈阳也跳下了车。
    刚才快要到站的时候,陈阳就给也在这里讨生活的表哥打了电话,他刚一下车,就看见表哥从天桥上走过来,陈阳立刻跑了过去。
    表哥叫杨勇,比陈阳大六岁,勉强算是同龄人,只是杨勇初中毕业就没读书了,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看上去要成熟很多,甚至面相要比实际年龄大上十几岁。
    “阳阳,”
    杨勇乐呵呵地打过招呼,然后一把将他肩上的挎包抢了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背,”陈阳拽着带子不松手,“又不重,我自己背就行了。”
    “你坐了一夜火车,还是我来吧,”杨勇坚定地将包拿了过去,然后一马当先在前面带路。
    陈阳无奈地笑了笑,快走两步紧跟在他后面。
    其实他知道,表哥应该是一夜没睡,不是昨晚一夜没睡,而是每晚都没睡,因为他,还有自己的老爸老妈,以及三个阿姨家里人,都在这里做蔬菜批发生意,每天下午五点去大档口抢货,拿到自己租的小档口,上半夜要整理好,等着下半夜的小菜贩过来进货,要一直忙到早上七八点才回去草草吃点东西休息,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钟起床,简单做点饭吃,然后又继续重复昨天的生活,
    这就是他们的生意,蔬菜批发,
    很辛苦,很累,更伤身体,
    日夜颠倒的重体力劳动,就没有不伤身体的,事实上在这里做这行生意的人,基本上都有健康问题,只是为了生活,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包括来这里还不到两年的老爸老妈。
    以前无能为力,现在陈阳当然不能让他们这种日子继续下去。
    在上辈子的时候,每次他幻想自己重生,能抓住哪些好机会,
    其实好机会每年都有,而且能有好几次,只是人人都是事后诸葛亮,然后骂自己事前猪一样而已,
    正好,就在这个时间段,陈阳就有了做个事前诸葛亮的机会,他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哪怕豁出去这张脸不要,死缠烂打也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否则的话,没有第一桶金的本钱,后面知道再多机会,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陈阳心里默默想着事情,不觉已经跟着表哥走入阴暗,
    他们住的地方,是一片杂乱无章的城中村,那个广洲乃至华南最大的果菜批发市场,就是这个村子建起来的,而这里的村民也靠山吃山,依靠在这里讨生活的人赚钱。
    走进小巷,似乎跟外面是两个天地,道路两旁都是民房改建的小店,来来往往的人不少,生意不好不坏,还算过得去,这些都是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有的是和陈爸爸一样的生意人,有的是专门为他们服务的三轮车夫,以及他们的家人,倒是本地人很少住在这里,他们一般住在不远处村里自建的小区里面,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上辈子陈阳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但除了那条固定的巷子,其他地方他是一点也不熟,所以只能紧紧跟在表哥身后,深怕走丢了。
    七拐八弯之后,终于看到了记忆中那栋熟悉的村屋,六层瘦瘦高高的握手楼,好像一只大烟囱,表皮连水泥都没抹,红砖外墙直接露在外面。
    陈爸陈妈就住在三楼的一套三房一厅里面,表哥和大姨大姨父也住在这里,至于另外两个阿姨和姨父,则分别住在别的地方,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应该在这儿。
    果然,开门上楼,还不等进门,三楼开着的一个房门里就哗啦啦涌出来五六个人,都站在门口冲着楼道里正在往上爬的陈阳笑,
    “哎哟,阳阳到啦。”
    “哎哎,大学生来了啊。”
    “来来来,饭都做好了,先吃饭。”
    陈阳也扬起一张笑脸,“大阿姨大姨夫三阿姨三姨夫小阿姨小姨夫好。”
    “好好好,”
    看见陈阳的反应,亲戚们脸上的笑容褶子更深了几分。
    陈阳见到他们的反应,不由得咬着牙抿紧嘴唇,眼睛顿时有些发胀,
    上辈子的时候,自己老是觉得他们这些人素质不高,跟他们说话也听不懂,心里总有几分轻视,后来自己参加工作,他们也因为赚不到钱而回了老家,最后渐行渐远,除了过年回家,几乎再没怎么联系,
    但到后来,老爸生病了之后,他那边的亲戚一个个都只会干嚎,要钱是一个子儿都没有,而老妈这边的亲戚们,反而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家底都给掏了出来,提出要给老爸治病,这份情,直到那时他才看明白。
    就在陈阳有些感慨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一个声音,“是不是阳阳到了啊?”
    陈阳一听就是老妈的声音。
    “是啊,到啦。”
    小阿姨搂着陈阳就往里走,其他人都簇拥地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