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机会来了

    陈阳刚一进门,就看见老妈一边甩着刚洗干净的手,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自己的儿子,手在衣服上背了两下,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
    看着眼前还算年轻的老妈,陈阳强忍住激动的心情,喊了一声,“妈。”
    现在的陈妈虽然比以前在老家工厂上班时多了几分沧桑,但还远远没有后来那么苍老,陈阳只希望,记忆里的那副模样再也不要出现了。
    “哎,”陈妈应了一声,呵呵笑着说道,“饿了吧,菜马上就好,先坐。”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又不是客,还用得着招呼?”
    陈阳转头一看,只见老爸正故作镇定地坐在角落的躺椅上,板着脸不见一点笑容,似乎回来的不是他的儿子。
    “爸,”
    陈阳记得上辈子自己只是应付差事地笑了笑,连爸都没叫一声,至于现在,才不管他冷不冷淡呢,直接跑过去弯下腰一把抱住,还往上提了提,“哎哟,好重,还是天天晚上喝夜酒吧,这都胖了。”
    一听这话,老爸一张冷脸顿时破功,恼羞成怒地满脸胀红,挥舞着双手叫道,“没大没小,还不赶紧洗手吃饭,等着三催四请啊。”
    旁边的亲戚们看到,都仰着头哈哈大笑,小姨父还笑道,“阳阳,你要把你爸抱起来,估计要等他老到只剩一把骨头才行。”
    那不成老骨头了?!
    都说千金难买老来瘦,这辈子老爸一定能活到那时候,自己天天陪着他遛弯去。
    “呵呵,我去洗手,”
    陈阳眨眨眼将水雾憋回去,没有接话,回了一个笑脸,乐呵呵地往洗手间跑去。
    至于老爸的态度,在他的记忆里,老爸一直就是这么一副样子,受上过私塾的爷爷影响,老爸信奉的是严父慈母的教条,从来不会给他什么言语上的关心,直到后来,老爸重病之后,为了不给他增加负担,强忍着病痛不肯去大医院治疗,就在本地镇上的小医院里拿点药吊着,如果不是为了想看见他结婚生子,甚至可能早就自己停药了断了,直到那时,陈阳才真切感受到父爱的厚重,只可惜,最终他还是没能等到自己结婚,甚至直到重生,也没能讨个老婆。
    从洗手间出来,大家已经围坐在一起,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眼下正是七月正当热的时候,房子里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吊扇在顶上忽悠悠地转,不过因为常年阳光照不进来,倒也不怎么热。
    陈阳走到老爸身边的空位坐下,旁边的表哥摆了一只一次性杯子放到他面前,笑着问道,“啤酒还是白酒?”
    陈爸立刻将脸一板,“小孩子喝什么酒,喝饮料。”
    “哎哟,”三姨父立刻嚷嚷道,“有没有搞错,二哥,你自己一天两斤酒,不让儿子喝,那不是连接班人都没了?!”
    大姨父也抿着嘴点头,“就是嘛,再说阳阳都大学毕业了,哪里还是孩子?村里那个猪八戒,跟阳阳还是小学同学呢,今年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呢。”
    陈阳顿时汗一个,人家叫朱八敬,结果让你们叫成了猪八戒,连生了孩子之后还不放过,估计这个外号要陪伴他一辈子了,不过这事只能怪他爹,怨不了别人,是个人都会这么叫。
    桌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语,陈妈一直坐在位置上笑呵呵地不说话,似乎就这么看着都让她很高兴了。
    陈阳见亲戚们叽叽喳喳的,赶紧转过头,对着老爸说道,“爸,要不我陪你整半杯?”
    可能是遗传,哪怕陈阳在参加工作以前一直都没喝过白酒,但后来喝酒之后,起步就是三两,也不算太差。
    “哎,这就对了嘛,来,半杯就半杯,”杨勇不等二姨父发话,立马给陈阳的杯子里倒上白酒,说是半杯,只差半公分就满了,这倒酒的水平可以啊。
    所有人杯子都倒上,先齐齐碰了一个,这才开吃。
    毕竟都是自家亲戚,也不会一直把话题放在陈阳身上,简单聊了几句他的打算之后,就开始各聊各的了。
    “唉,老三,”大姨父对着三姨父说道,“你们那个档口的老板不是说要回老家吗,十五万把档口转给你们,你们要不要啊?”
    陈阳一听这话,立刻把耳朵竖了起来。
    这里批发市场的档口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很大,可以停货车的那种,这种大档口也是从外地进广运送果蔬的主要散货点,有点类似一片很大的停车场,然后用高墙隔成一个个空档,再上面则是高高的遮雨棚,档口上为了方便停车,什么都没有,真跟停车场似的,其他小贩,比如桌上的这些人,就是去这种大档口上进货,每次有新货车进档,都会引起哄抢,因为你要是进不到货,还做个什么生意?
    另一种则是供小批发商经营的摊位,是市里各大菜市场和超市的主要进货点,大约八米多宽,十五米的进深,最里面还修了一间小屋子,可以当做仓库,也可以暂时休息,而这种八米多宽的小档口,一般会被业主分成三条出租,左右各一条,中间还摆一条,相当于是三家合租一个档口,这样业主的收入能高一些,租客的租金也能少一点,各取所得吧。
    刚才大姨父说的就是这种小档口,三姨和三姨父两人就是租了其中一条做蔬菜批发生意。
    就在陈阳回想的时候,三姨父说道,“他回个屁的老家,要是以前,二十万都不贵,现在嘛,十万我都嫌烫手,整个市场都传遍了,市场要搬迁,这里的档口到时候一文不值,他所谓的回老家,其实就是个借口,想早点脱手而已。”
    “这倒也是,不过,”大姨父点点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哈口气说道,“说是搬迁,鬼知道什么时候搬,前两年不也是在传要搬,后来还不是没动静,我看真不一定搬,要是不搬,你现在买了就是赚大了。”
    小姨父也点着头帮腔说道,“要我说,这里真不一定会搬走,说是要搬到金砂洲,那地方能容得下?一个孤岛,进出就一条路,还是一座桥,这么多的大货车来来往往,不怕把桥压垮了啊?你要是买了,肯定能赚,回头我们几个都去你那里租,还省得把租金便宜外人。”
    “管他搬不搬,反正我不买,谁爱买谁买去,”三姨父摇着头,撇嘴说道,“天天日夜颠倒卖命,好不容易赚了点钱,要是真搬走,那不是全部打水漂?我不冒这个险。”
    话不投机,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陈阳低下头吃菜,没去看他们,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弄到钱,才能在这里拿下一个档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