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算账

    没错,之前他想的发财机会,就跟这里的档口有关,因为是亲身经历过的事,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就是在今年上半年,市场里开始疯传要搬迁的消息,到了九十月份更是达到顶峰,好多小老板纷纷降价将档口挂牌出售,最多的时候甚至有三百多家,几乎占了整个市场同类档口的四分之一,价格也从二十来万降到了十二万左右,跌了将近四成,
    要知道这只是小档口,大档口降价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数量没有那么多罢了,
    结果越是这样,越是没人买,因为都怕啊,要是买了,真的要搬迁,岂不是砸在手里,简直就跟拿钱去打水漂差不多,
    一直等到将近年底,也就是十一月份的时候,市场突然出了一纸通告,明确告知广大商户果菜批发市场不搬迁,然后当天档口价格就瞬间恢复,甚至还倒涨了百分之二十几,起步价就是三十万,那势头比股票还夸张,
    到了十几年后,这里一个小档口没有两百万,想都不要想,最高成交价在三百万以上的也不是没有。
    如果自己能抓住这次机会,这第一桶金基本上是稳的。
    就在陈阳回忆的时候,小姨突然对着他问道,“阳阳,你是大学生,你说说,这个档口能不能买?”
    随着这句话,满桌子人都看向陈阳。
    陈阳抬起头来,毫不迟疑地笑道,“当然能买,肯定能买。”
    虽然他早已知道结果,但还是想尽力说服小姨和小姨父,能把那个档口接下来,
    上辈子的时候,小姨也问过他的意见,他当时也说了可以买,还费尽口舌说了好多废话,但由于阅历不多,始终没有戳在点子上,最后小姨和小姨父还是没有买下那个档口。
    至于大姨和三姨家就算了,他们和自己家一样,不对,应该说比自己家还差远了,根本就拿不出这笔钱来,借也借不到。
    说到这里插一句,陈阳以前不喜欢这些亲戚是有原因的,出身农村不是问题,农民里面有出息的人多了,但是好吃懒做又脾气大,这就确实很难让人喜欢起来,大姨父和三姨父就是这种人,要不然在这里干了好几年还是一穷二白,而小姨父的特点则是小气抠抠。
    “为什么?”小姨父似乎有些不悦,直接说道,“你是领导,拍板了不搬啊?”
    被刺了一句,陈阳也不在意,他知道小姨父就是这种性格,可能是小时候家里穷怕了,就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凡赚了几十块几百块,他也要存到银行去,这才在几年后离开广洲的时候,攒下了上百万的身家,除了比他们早几年离开广洲,并且帮他们保管存折的老妈,几乎就没别人知道,
    也正是因为他小气这个特点,在后来老爸生病之后,他让小姨送了十万块钱上门,陈阳才格外感激这位几乎所有亲戚都不喜欢的小姨父,别说被他刺一句,就算甩他一巴掌,陈阳也能把另外一张脸送过去。
    只是陈阳不生气,小姨却生气了,一巴掌拍在老公背上,“不会说话就别说。”
    “没事没事,”陈阳赶紧举起酒杯,跟正尴尬的小姨父碰了一个,笑着说道,“来,喝酒。”
    抿了一口酒,陈阳继续说道,“我认为可以买,是经过了分析的,首先,市场里传要搬迁,还有鼻子有眼说要搬到金砂洲,但是,我想问一句,金砂洲那里立项了吗?动工了吗?没有!”
    陈阳看了一眼桌上的人,都在认真听他说,
    “这么大一个市场,是说搬就能搬的?一个新市场的建成,首先要立项,然后是选址,招标、开工、落成,最后才是搬迁,这新市场连立项都没有立,只是市政府搞了个调研而已,哪有那么快就搬?
    第二,如果要搬迁,这里的村民答不答应?市场是他们做起来的,他们意见的重要性毫无疑问要排在前面,那他们会同意把自己的市场搬去别人的地头上吗?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想想都不可能!而只要他们不同意,别说市里,就算省里出面都没用,除非是搞最高级的建设规划,动用强制性的行政手段,否则就不存在搬迁的可能性!
    第三,咱们退一万步说,这里的村民大公无私,全心全意响应市府号召,同意搬迁,好,那咱搬,但刚才我也说了,搬迁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等新市场建好了才能搬,那从立项到建成,这个周期要多久?我看没个十年八年,不可能完成,”
    说到这里,陈阳看着小姨父笑道,“小姨父,咱们现在档口的租金是多少钱?”
    小姨父立刻脱口而出,“一千五啊,贵的要死。”
    陈阳一听就忍不住抹了把冷汗,不愧是小姨父,你那个小档口,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就能赚到这个数,结果还在这里喊贵,让人家外面开店的怎么办?
    “好,就一千五,”陈阳掰着手指说道,“咱们算笔帐,一个档口分成三条,一条一千五,那一个月就是四千五,一年就按五万算吧,不算涨租金,十五万的档口费,三年回本,九年就能翻两番,有多少生意比这个还更赚的?
    就算你们自己要用一条,租金只算三千一个月,那一年也有三万六,差不多是四年回本,你还怕会亏钱吗?”
    等陈阳说完,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除了陈爸,
    嗯,此时陈爸一手端着酒杯小口浅酌,面色不改嘴角微翘,估计心里正得意着呢。
    片刻后,小姨看着陈阳笑道,“哎呀,大学生就是大学生,一二三一下子讲得清清楚楚,哪像外面的人,讲了几个月也讲不出个东西来。”
    陈阳哈哈一笑,随后问道,“那,小姨,小姨父,你们打算买吗?”
    “买吧,”大姨父在边上一拍他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宫军,也就是我没得钱,要不然我肯定下手,这笔生意是稳赚不赔啊。”
    宫军是小姨父的名字,只见他听了大姨父的话,跟触电似的猛地一躲,“我也想买,但我也没钱啊,十五万呐,谁有这么多钱,要不你再借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