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退堂鼓

    得,陈阳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刚有点心动的他又打退堂鼓了。
    这个小姨父,别的都还好,就是太抠太小气,尤其是生怕别人知道他有多少钱,除了因为自己老妈在早些年的时候经常接济他们家,才得到他几分信任,别的人他是半点都不信,
    更别说大姨父和三姨父这两人,不仅好吃懒做,更喜欢小赌怡情打点麻将炸炸金花,不是他们不喜欢大赌,只是客观条件限制不允许罢了,真要让他们知道小姨父有多少钱,伸手借个一两万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想到这里,陈阳隐晦地瞟了三个姨父一眼,恐怕,上辈子小姨父不肯买档口,多半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不管自己再说得天花乱坠,估计他都是不会买的了。
    果然,小姨父端起酒杯举了举,故作遗憾地说道,“阳阳分析得很到位,我听了都心动,就是实在是钱不凑手,要是你们能借我点,说不定我就买了。”
    小姨看了看他,嘴唇努了努,最终还是没有吭声。
    “扯淡吧,”大姨父明显不信,指着他说道,“你个家伙就是抠,生怕别人找你借钱,买不买随你,反正我们是啃着窝头谈国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时就到了陈爸爸出场的时候,只见他举起酒杯晃了晃,“喝酒,喝酒。”
    然后,气氛一团和谐。
    老妈一家四姐妹,只有老妈嫁给了老爸这个工人,尤其在八九十年代工人最吃香的时候,老爸在他们面前是很有威信的,也没少帮他们,尽管现在单位没了,但习惯成自然,每次这边起了点小摩擦,都还是老爸出面调解,几个阿姨家也都肯给这个面子。
    很快吃完饭,三姨和小姨两家人就都走了,今天已经耽搁了很久,他们晚上四五点还要去拿货,得赶紧回去抓紧时间休息,只是今天睡眠时间太短,晚上在档口上肯定要补觉了。
    陈阳也将自己的东西收进房间,
    这间小房间本来是表哥住的,因为他过来才临时腾出来给他,自己到客厅搞了张床垫当床睡觉,不得不说,这边的亲戚对他确实很不错,自己上辈子怎么那么晚才察觉呢?
    这时外面很快安静下来,爸妈和大姨他们一家都已经睡了,躺在铺着竹席的床上,陈阳没有半点睡意,
    要怎样才能凑到十五万,买下那个档口呢?
    自己家里应该有五万,这笔钱是几年前爸妈工厂破产的时候,单位上给的买断工龄的费用,老爸拿到之后就存进了银行里,准备留着给自己结婚的时候买房用,这时候五万块正好可以在镇上买一套商品房,
    可惜直到老爸走的时候也没用上,那时候他已经病重,自己想把钱取出来给他治病,结果被他拒绝了,老妈后来也没用,走之前留给了自己,之所以没有提前给,可能是他们太了解自己的儿子,生怕手一松就给花没了吧。
    想到这里,陈阳脸上满是苦涩,其实之前自己好几次想动那笔钱投资,但最后都没能得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眼前闪过,
    那时候自己还埋怨过爸妈,五万块钱存银行十几年,所有利息算上也不到六万,而那时的房价,已经遥不可及,如果不投资,用钱生钱,靠打工能攒到什么时候去,
    但转过头来说,也许爸妈是对的,毕竟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就算让自己选择了一个风口行业,比如今年的小饰品,还有未来两年的母婴用品店,但没有好的执行力和风险管控能力,蓝海里也是会淹死人。
    或许,自己应该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人生,并且必须找准自己的定位,否则的话,哪怕这次自己能挣到第一桶金,然后抓住未来几年的一些机会,但也许只要一次失误,就能毁掉之前所有的努力,不得不慎啊。
    想多了,收回来,第一桶金还没到手呢。
    床角的小电扇呼呼地吹,陈阳摸着自己的脑袋,想着钱的事,
    想着想着,
    呼……
    呼……
    呼……
    睡着了。
    一觉醒来,陈阳抬起头看看窗外,天色有些昏暗,再看看手机,已经晚上六点多。
    爬起床走到外面,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饭桌上的电饭煲插着电线亮着灯,陈阳走过去揭开,白饭上面搁着一只装满菜的碗,在电饭锅的保温功能下,都是热气腾腾。
    看着锅里的饭菜,陈阳先是会心一笑,接着心里涌起一股酸楚,上大学之前,每次下晚自习回家,家里都有这样一份饭菜热着,自己也都习以为常,似乎从没想过这是老妈的关爱,
    到底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和爸妈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呢?
    昂起头深吸一口气,陈阳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简单吃过饭,便拿起桌上老爸留下的钥匙出门。
    不算上辈子,这辈子陈阳也来过这里一次,所以不算完全陌生,下楼出门之后,左右张望了几下,很快找回脑海深处的记忆,沿着小巷往村外走去。
    这栋楼距离大路并不算远,不过不是之前下公交的那条路,而是另一条主干道,所有进入市场的大货车也都是沿着这条主干道进出市场。
    走了两分钟,还没等走到外面,就已经听见鼎沸的喧嚣声,
    夜间比白天热闹,也是这里有别于其他城中村的地方,
    走出小巷,就是一条四米多宽,刚好够通行一辆小汽车的村中主道,道路两旁是热闹的商铺,和旁边的市场一样,这时候商店的生意才刚刚开始,最多是食铺,其他服装店手机店音像店夹杂,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家诊所,很有生活的气息,可以说如果只从满足生存需要的角度,完全可以不出村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当然,没人这么宅。
    沿着主道往外走,不一会儿就能看见一家超市,走过超市就是主干道。
    到了主干道上,陈阳已经差不多找回记忆,毫不迟疑地左转,在前面一个路口稍微犹豫了一下,继续往前走,便看见了市场正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