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从今天开始

    等表哥离开,陈阳便直接去了老爸租的档口,估计今晚要在这里耗到半夜,时间多的是,逛完这里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到了自家档口上,老爸老妈都不在,左边和中间的蔬菜堆都有人,只有右边堆着一堆没有整理的蔬菜包,看来老爸租的应该就是这一条了。
    一个中年男人看见他在档口前晃,还站着一直不走,便从后面走了出来,问道,“靓仔,做咩呀?”
    这个时间点过来的,肯定不是进货的,所以他的语气也就没有显得特别的客气热情。
    陈阳先冲着他笑了笑,说道,“我是老陈的儿子,我爸的档位是这一条吗?”
    “哦?,老陈的儿子啊?”那人脸上立刻换上一副笑容,“对对,是这里,早就听说他有个上大学的儿子,果然一表人才啊,你这是,放暑假了过来玩啊?”
    “是啊,”陈阳笑了笑,也没多解释,看着这一堆蔬菜包,便准备整理一下。
    上辈子他可不愿意干这种苦力活,老爸老妈也不让他干,现在二世为人,自然不会那么不懂事。
    蔬菜的摆放也是有讲究的,需要把每一种蔬菜都放一包在最前面,让过来买货的人知道这里卖的是什么,至于剩下的,则沿着一条线摆好,其中诸如萝卜包菜这种重量比较大的,要摆在前面,这样拿的时候走的路要少,可以省力,其他白菜蒜薹之类的小包菜或比较轻的放后面,多走几步路也不会太累。
    挥洒了二十几分钟的汗水,总算把所有货都摆好,陈阳抬起肩膀擦了擦汗,看看眼前的蔬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这里的蔬菜品种不多,主要是白萝卜、包菜、白菜、花菜和蒜薹这些,不止自家档口,这一条档街基本上都是卖这些品种,要进这类货的客户也知道,需要的时候直接过来就行,这也是另一种集群效应的体现。
    “小伙子可以啊,来这里探亲的大学生我也见过不少,但像你这样肯帮忙干活的可不多。”
    刚才那人走了过来,递了一只保温杯给他,“来来,喝口水,这是你爸的杯子。”
    做这种生意的人挣的都是卖命钱,一分钱都要算得清清楚楚,自然不会去买什么矿泉水,都是自己在家里烧好,用保温瓶装着提过来喝。
    “谢谢,”陈阳接过来,拿起杯子看了看,果然是原来单位上发的劳保杯,这只杯子陪伴了老爸十几年,直到后来去世后才被丢掉。
    如果是上辈子,哪怕是老爸的杯子他也会嫌弃,因为他从来不用别人的东西喝水吃饭,现在嘛,打开盖子就灌了一口,
    唔,还是满嘴的茶沫子,老爸喜欢喝劣质浓茶的习惯一直没变。
    放下杯子,到后面的二手躺椅上躺下,休息了一会儿,就看见不远处老爸蹬着一辆三轮车往这边来,车上都是菜包,没看见老妈。
    陈阳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啦?”老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去年暑假的时候来广洲,这小子只来了一次档口,就再也不肯过来,再一看自家档口的货已经码放好,而且还有模有样,不由得更加奇怪了。
    陈阳笑了笑,还没说话,旁边档口的几个人就说开了,
    “老陈,有福气啊,你这个儿子都帮你把货都摆好了,”
    “就是,我儿子在家里连酱油瓶倒了都不扶,有他一半就好咯,”
    “你这个儿子一看就是有出息的,又是大学生,老陈,下半辈子有福了啊。”
    “哎,搞点事有什么好夸的,”陈爸摆摆手,脸上却是压制不住的笑容,眯着的两只眼睛都能放出光来。
    陈阳配合地呵呵笑了两声,就开始往下搬货,这车货是铁包菜,也就是椰菜,还挺重的,需要放在前面,刚才他就想到了,所以每排货只摆了两包,现在往外挤一挤完全没问题,只要不影响走道走路就行。
    陈爸一看,也迅速开始搬货,两个人动手,没几下就把所有货摆好,随后他看了看陈阳,板着脸说道,“还有一车货要拉,你就在这里看着。”
    陈阳赶紧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反正这里也不怕丢货,多个人也更快。”
    这话倒是真的,别说几包货,有的人甚至直接用塑料袋拎着几十万的货款在市场里晃悠,也绝对保证安全,这个市场里的保安队都是他们本村的青壮村民,早些年有点乱的时候,不管是小偷小摸还是打架斗殴,被他们抓到了那是要下死手的,久而久之,根本就没人敢在这里乱来。
    陈爸怔怔地看了他一眼,脸上不禁露出几分欣慰,随后转身上了三轮车,骑着往回赶,陈阳赶紧跟在后面。
    又运了一趟,总算把所有货都拉了回来,
    没多久陈妈也过来了,看见陈阳,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叫道,“我说你去哪里了呢,刚才回去没看见你,打电话也不接,生怕走丢了。”
    陈爸立刻两眼一翻,“这么大个人能走丢到哪里去?大惊小怪。”
    陈阳则赶紧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两个老妈的未接电话,便笑道,“刚才在搬货,没听见。”
    “哟,这货是你搬的啊?”
    陈妈理也没理陈爸,看着档口上整整齐齐的货包,脸上简直是笑开了花。
    儿子长大了啊!
    没讲几句话,陈妈就开始忙活起来,摆货是一方面,这进来的货还需要重新整理,这个就非常繁琐了,所以一般都是女人在做。
    怎么整理呢?
    比如白菜,要一包包地把货都拿出来,把外面一层烂叶子剥掉,然后重新整齐地放回去,再比如花菜,少数有些表面有黑点的,需要用刀削掉,其他的也都或多或少需要清理一下,否则进货的人过来一看,别人家的货都漂亮整齐,你家的一副从垃圾堆捡回来的样子,谁会买?
    老妈忙活,陈阳也没闲着,前后忙活地帮忙把菜拿出来,等老妈清理好一批,再重新装回去摆放好,之前的摆放也不是无用功,能提前摆好,现在清理时就好拿好放许多。
    这个时候,却是陈爸的休息的时间,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一只罐头瓶子,里面装着的是散装高度白酒,又拿出一包自家炸的花生米,就这么一口一口地喝起了小酒,
    倒不是老爸在偷懒,而是在下半夜的时候,他才是主力,老妈要卖货,而卖掉的货则由老爸给人家送到车上去,现在不休息好,下半夜就没力气干活,但凡有一次失误,人家老客户就不会再找你了,没办法,市场里竞争太大,每个档口的小老板都必须做到最好,才能保证不会亏钱,
    至于挣钱,那就要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了,蔬菜批发价格变化太快,一场暴雨都能造成价格涨跌,没人能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能挣钱,前年表哥杨勇,就是因为估错了行情,从外面拉来一车白菜,结果把攒了几年的老本都亏进去,整个精神头也被打掉了,
    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就是这门生意的常态。
    陈阳看着眼前的老爸老妈,心里越发坚定,要改变这种生活,
    改变,就从今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