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不可能

    将最后一件货码好,陈阳拍拍手,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老妈洗了手,从后面的小房间里拎出一只多层保温饭桶,打开盖子,又拉过一只塑料凳子,把里面的菜摆放在凳子上,这才叫醒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的陈爸一起吃饭,他们要忙活一整夜,这时候不吃点东西可不行。
    陈阳没吃,搬了把小凳子坐在一旁,看见老爸又端起酒杯,忍不住说道,“爸,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后世老爸生病去世,跟酒就有很大的关系,当时陈阳还在埋怨他,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直到后来自己生活不顺,只会借酒消愁的时候,心里才多了几分对父亲的理解,
    在工厂里干了一辈子工人,结果临老了,却因公司破产被迫下岗自谋生路,后来儿子工作也不顺,连老婆都没有,自己也没能力搭一把手,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
    此时的陈爸还没有后来生意失败后退回老家的消沉,只见他不满地瞪了陈阳一眼,冷着脸说道,“你还管起我来了啊?等我走不动,靠你赏饭吃的时候再说。”
    说是这么说,在又抿了两口酒之后,还是把盖子盖上了。
    陈阳坐在边上呵呵笑着,静静地看着爸妈吃饭,等他们吃完饭,老妈把饭盒洗干净收好,一起坐着等客户上门的时候,才鼓起勇气说道,“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
    “哼,”陈爸立刻转过头来,一脸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今天这么反常,竟然能过来档口帮忙,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是算计老子的钱了吧?说吧,是想买电脑,还是打算买套西服好出去找工作?我告诉你,只要是干正事,这个钱我可以给你出,”
    说着从老妈身上拿过挎包,就要从里面掏钱。
    陈阳哭笑不得地连连摆手,“不是,不是要钱,哎,也不是,我是说不是要买东西。”
    “嗯?”陈爸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看向他,“那你要买什么?”
    “不是要买……”陈阳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咬了咬牙,说道,“对,是要买东西。”
    “哼,”陈爸鄙视地瞟了他一眼,“那你还推个屁,说,买什么,要多少钱?”
    陈阳深吸一口气,转着脑袋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才小声说道,“我想盘下小姨那间档口,要十五万。”
    “盘档口?”老爸先是一愣,随即冷笑道,“未必你还想做这行生意?告诉你,不可能!”
    顿了顿又说道,“你少跟那些有钱人少爷学,动不动就找家里要钱创业练手,我们家没这个条件,明天你给我乖乖出去找工作,好好地给我上班去!”
    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一把钞票,数也不数就塞给了陈阳,“这里是两千,拿去买套好点的西服,电脑的钱我现在没有,回头你上班了自己赚去,要上网找工作,我们住的地方旁边就有网吧,你去哪里找。”
    呵,没想到老爸这么潮,还知道能上网找工作,
    害,这不是重点,陈阳无奈地握着钱,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从老爸手里抠出钱来。
    “爸,你听我说啊,”陈阳重整战鼓继续说道,“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您也听见我说的话了,买这里的档口,是稳赚不赔,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能抓住?现在档口的价格一直在降,但租金却没降,有的摊位甚至还在涨,这说明什么?说明买档口没有风险啊,只要能买下档口,哪怕光是收租金,也只要几年就把本钱收回来,不比你们两老每天累死累活的强多了?”
    “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陈爸坚定地不为所动,横着眼说道,“还稳赚,你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聪明人?你说的那些话,就没别人能想到?那人家为什么不买?那档口的老板又为什么要卖?刚才你也说了,价格还在降,你就不怕降到一文不值,全给赔掉?还是那句话,你少给我惹事,明天给我出去找工作。”
    陈妈也在一旁帮腔,“是啊阳阳,你表哥、小姨都在这里闯了五六年了,连他们都不想买,未必你比他们还了解这里?听你爸的话,还是找个正经工作,老老实实上班最保险。”
    遇到挫折不可怕,解决问题就行了,陈阳既然打定了主意,哪里是老爸老妈几句话就能打消念头的?
    当即摇着头说道,“不管是不买的,还是要卖的,他们不是看能不能赚钱,而是怕自己的利益受损,但做生意哪有不冒风险的?就算是你们做这个生意,赔钱的时候也不在少数吧?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有没有找对,分析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反正在我看来,这笔生意是风险低收益高,是很难得的机会,而且,去外面上班就保险了吗?未必吧,您以前单位还是国企呢,最后不也没了,回头我找个工作,要是公司也没了,或者老板看我不顺眼,把我给炒了,我能怎么办?回家啃老啊?还不如趁这个机会,能赚一点是一点,您说是不是?”
    陈爸直接装没听见,往椅背上一靠不说话。
    见老爸依然不为所动,陈阳决定祭出杀手锏,“爸,奶奶走的时候,你当着她的面说过的,那五万块钱是要留给我买婚房的,那你现在就当我要买婚房了,以后我结婚,绝对不再找你要房子,行不行?”
    老爸这个人脾气犟得很,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有一个优点,却是所有人都交口称赞,那就是孝顺,尤其是最听奶奶的话,而奶奶四个孙子一个孙女两个外孙女,最疼的是谁?
    被她老人家一手带大的陈阳!
    如果奶奶还在,陈阳根本就不用跟老爸商量,往奶奶面前一凑,保管钱立马到手。
    果然,听陈阳把奶奶抬出来,陈爸也不淡定了,脸上神色变幻,但是,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没钱。”
    “呃,”陈阳恨不得抓自己脑袋,
    这个老爸,怎么就说不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