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真没有

    就在陈阳有些沮丧的时候,老妈说话了,“阳阳,别说没钱,就算是有钱,也只有五万啊,还差的十万你上哪里找去?总不能去找你阿姨们借吧。”
    “为什么不能?”陈阳抬起头说道,“只要您们能把钱给我,就有了第一笔,剩下的能借就借,借不到的我再想办法,我是真想做成这件事,不能因为就困难就不做。
    “哼,决心倒是有,就是没用对地方,”陈爸冷哼着说道,“你要是找一份工作,能有这个决心,肯定能混出头来。”
    陈阳垮着脸说道,“找工作上班,一个月工资一两千块,勉强够在广洲生活,就算能好好做,一年涨个一两百,我要熬到什么时候去,要是能抓住这次机会,别的不说,这一个月四千五的租金是稳拿的吧,我以后的日子不是好过很多?”
    听到这话,老爸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犹豫,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钱是真的没有,你要是想买,你自己想办法凑钱去。”
    随后从包里翻了翻,数了三千块递给他,“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几百块散钱还要留着做生意,要是今天货卖得不好,明天进货的钱都没了。”
    陈阳怔怔地看着他,“怎么没有?那五万块钱呢?”
    老妈在旁边突然轻轻哼了一声,“让你大姑妈借走了?”
    “大姑妈借走了?”陈阳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大变,转头看向老爸,“全给她啦?”
    陈爸脸色不自然地扭扭头,“去年你大姑妈和大姑爹两个人都下岗了,然后你大姑爹的弟弟在县里有套门面,说可以免费借给他们做生意,今年过年的时候,你大姑妈说想开一家服装精品店,但是没钱装修,就借走了,不过她也说了,最多两年就还钱,不影响给你买婚房,而且装修的钱她出。”
    耳朵里听着老爸的话,陈阳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他记得上辈子的时候,大概要两年后才爆出来,大姑妈在外面借了好多钱,差不多有三四十万,全部被她拿去买彩票了,最后当然是血本无归,只落得一身的债,所以后来哪怕老爸生病,她没掏什么钱,自己也没怎么怨过她,
    没想到,她借的钱里面,竟然有自家的五万,她是怎么下得去手的?这可是老爸老妈两人辛苦了一辈子的血汗钱!
    难怪后来自己想做生意,找老爸要钱却老是要不到,要不是今天自己纠缠不放,估计爸妈还不会说出这个事,原来这笔钱早就不在他们手上了,当然,最后大姑妈还是还上了钱,要不然老妈走的时候也不会留给自己那个存折,
    可是,十几年后的五万,能和现在的五万划上等号吗?!
    陈阳看着头上多了不少白发的老爸,心里涌起一股悲凉,他希望能在亲妹妹最困难的时候拉她一把,却没想到被自己最亲的人给坑了。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爸呢?
    这个念头刚涌起来,就被陈阳压了下去,还是算了吧,且不说自己的话老爸会不会信,就算他信了,那自己是怎么知道的?解释不清啊。
    既然已经确定没钱了,陈阳自然不会再纠缠,但他也没立刻回去,而是帮着老妈在档口卖货,老爸送货的时候也会帮着搬上三轮车,这倒让陈爸有些惊讶,如果说之前的表现,是为了从家里拿到钱,那现在没钱了,却还能继续干活,看来这个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啊,想到这里,眼里不禁流露出几分欣慰,似乎手上的货包都轻了许多。
    今天行情还不错,忙活了一整夜,早上六点多钟,所有的货都卖完了,一家人将残留的垃圾清扫干净,收拾完档口便回家。
    路上经过菜市场时,陈妈买了点肉鱼,蔬菜就不用买了,随便从菜包里拿一点就有,就算想吃别的菜,到相熟的老乡档口上去拿就是,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干。
    到了家里,陈阳先洗了个澡,然后等老妈做好饭。
    没多久,大姨大姨父和表哥也回来了,他们有三个人,拿的货比陈爸陈妈要多一些,晚点回来也正常。
    吃饭的时候,陈爸说道,“这种事体验一下就行,你的本职工作不是跟我卖菜,今天起就不用再去了,先休息一天,明天开始找工作。”
    表哥一听,顿时诧异地看向陈阳,“阳阳昨天帮了一整晚啊?”
    “是啊,”陈妈眉开眼笑地说道,“有个人帮忙,我都轻省好多。”
    陈阳呵呵笑了两声,没有说话,他还在想着怎么搞钱呢。
    吃完饭直接休息,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陈阳刚准备起床,就感觉浑身酸痛,
    卧了个去的,这活儿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太遭罪了,
    可转念一想,就这么日夜颠倒的重体力活,老爸老妈一干就是一年多,他们可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不行,一定要尽快改变这种情况,让老爸老妈尽快解脱出来。
    揉着腰往外走,到客厅看了一下,和昨天一样,电饭锅亮着保温,
    陈阳洗了一副碗筷准备吃饭,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扭头一看,只见表哥走了进来。
    陈阳眨眨眼,“唉,今天怎么没去上货?吃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吃点?”
    说着还举了举手里的碗筷。
    杨勇走过来,说道,“吃过了,你自己吃,货也上了,你大姨在整理,”
    说到这里,杨勇顿了两秒,看向陈阳的眼神有点奇怪,随即问道,“哎,我听二姨说,你想买档口?”
    “啊?”陈阳先是一愣,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们跟你说了啊,对,我是想买,看看能不能先凑到钱吧。”
    “阳阳,”杨勇稍作犹豫,问道,“那你没想过,要是买了之后,真的市场搬迁,而且是马上就搬,赔钱了怎么办?”
    “想过啊,”
    既然表哥不吃饭,那就自己吃,先把菜碗端出来,一边盛饭一边说道,“正常来说,搬迁是有补助的,然后如果是一比一置换,哪怕掉价,也总能值几个钱,不会全部赔光,再说了,”
    陈阳端着盛好的饭碗,转过身笑道,“就算十五万全赔了又怎么样,反正我还年轻,大不了打工还债,重头再来呗,你总不会认为我连十五万都赚不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