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借钱

    听到陈阳的话,杨勇哑然失笑,
    现在的大学生虽然已经开始贬值,但还没到后世烂大街的程度,而陈阳又是陈汪两家第一个大学生,任谁都不相信他会连十五万都赚不回来,其中自然也包括杨勇。
    当下杨勇也不再犹豫,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叠钱递过去,笑着说道,“阳阳,这个钱你拿着。”
    陈阳一愣,看看钱,再看看他,沉吟两秒,“你借我的?”
    “当然是借你,不然白给你啊,”
    见陈阳没有立刻接,杨勇便把钱放在桌子上,继续说道,“表哥没能力,以前攒的一点钱都亏完了,现在身上就一万三,另外你大姨手里还有两万多,也拿了两万出来,这里一共三万三,你看看能不能用得上,”
    似乎怕陈阳不肯要,又加了一句,“不白借给你,要算利息的啊。”
    陈阳放下碗筷,揉揉有些发酸的鼻子,才把钱拿在手里,点着头笑道,“当然要算利息,回头等年底我就还,保证比银行利息高。”
    为了挣钱,表哥除了在档口上做事,还经常去帮别人拉货,一个月也有三四千的收入,但他有个在老家的女朋友正处着,每个月开销也不小,这一万三至少攒了一年多,而大姨手上的两万,估计是他们全部家底了,陈阳心里清楚,这份人情欠大了。
    “行,有信心就好,你先吃饭,我去档口了啊。”杨勇见陈阳拿了钱,便没多做停留,挥挥手就走了。
    陈阳看看紧闭的大门,再看看手里的钱,不禁咬了咬牙,心里的决心更坚定了几分。
    回到房间把钱放好,刚准备继续吃饭,大门又被敲响,
    陈阳过去开门,来的是三姨。
    “三姨来啦?”陈阳让开门口,说道,“进来坐会儿吧,他们都去档口上了。”
    “我就不进去了,”三姨直接站在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递给他,笑着说道,“我听你爸说了,三姨没本事,只有这一万块,你先拿着用,不够你自己再想办法。”
    说着不等陈阳反应过来,把钱塞到他手里,转身就走。
    “哎哎,”陈阳赶紧追出去,却看见三姨已经消失在楼道里,看着手里的钱,心情不由得又沉重了几分。
    老妈这边的亲戚,跟自己同辈的也有六个,但所有人都算上,其他人可没自己这个待遇,一听有困难就主动送钱上门,但越是这样,陈阳就愈发悔恨,上辈子是怎么那么不懂事,跟这么好的亲戚疏远了呢?
    再次回到房间把钱放好,陈阳一边吃饭一边算计着,
    昨天老爸给了五千,今天表哥给了三万三,三姨给了一万,加起来就是四万八,接近五万块了,还有差不多十万的缺口,回头自己再去小姨那里问问,看看能不能多借一点,尽量把钱凑多一些,
    如果缺口实在太大,那自己只能从别的地方再想办法。
    几口把饭扒完,又把碗筷饭锅清洗干净,陈阳便准备继续去档口帮忙,虽然老爸说不用,但在有时间的情况下,陈阳还是想帮他们多做一点。
    刚打开门准备出去,就看见小姨父卖力地往上爬,陈阳顿时愣住,
    不会吧?
    真的不会吧?
    小姨父这么抠的人,也会主动上门送钱?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事实上,他猜对了一半,
    只见小姨父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一个用报纸包着的纸包,似哭似笑地递给他,“阳阳,这里是三万块,是我们家里全部的存款,你可得仔细点用啊,千万不要胡来,要是一有什么不对劲,就赶紧收手知道不?”
    全部存款三万块?简直就是笑话,后面加个零再翻个个儿还差不多,不过小姨父的意思很明确,最多三万,多要一分钱都没有,就这三万,还跟割了他的肉似的。
    而且现在过来送钱,多半是被小姨逼着过来的,虽然大家不知道他们家里有多少存款,但都清楚在这里的几家人中,就属他们家赚得最多,眼下大姨和三姨都给了,他们最有钱的不给,像话吗?!
    看着满脸不舍的小姨父,如果是上辈子的他,此时心里肯定很不爽,但此时此刻,陈阳的肚皮抖啊抖,实在是憋不住想笑,小姨父这样子,真是太逗了。
    他也没客气,直接双手接了过来,笑着说道,“谢谢小姨父,你放心,我肯定会小心的,要是万一真的赔了,剩下的钱肯定先还你。”
    听到这话,小姨父的脸色总算好看了几分,故作大气地摆摆手,“还没开始呢,说什么丧气话,说不定真被你猜中了呢,回头我还要跟你交租呢,哎,到时候这租金你可得给我算便宜点啊。”
    陈阳笑着点点头,“你放心,要是真的成了,档口免费给你们用。”
    “嘿嘿,那倒不用,以后都不涨租就行,”小姨父嘴上客气,脸上的表情分明是非常期待那一天,随后说道,“行,赶紧收起来放好,别弄丢了,我先去档口了。”
    说着便准备走,陈阳正要送他,却见他刚转半圈又转了回来,面带犹疑地问道,“阳阳,你大姨、三姨还有我们全部凑的钱,也不够你买档口的啊,至少还差一半呢,这剩下的,你打算怎么办?去找你们陈家的亲戚借?”
    陈阳毫不迟疑,笑了笑说道,“先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凑齐,万一要是凑不齐,就再等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别人降价卖的,实在买不成,我就把钱都退给你们,就是那时候没有利息了。”
    什么找陈家那边借的话他直接回避了,要说陈家还真有个家底还算不错的亲戚,就是陈阳的大伯,在市里一家军属企业上班,收入一直不错,后来房子都买了两套,但那家伙比小姨父还抠,除了每年给爷爷奶奶两百块的赡养费,别的钱是一分没有,所以陈阳根本就没想过那边。
    “害,说什么利息,”小姨父故作不满地摆了摆手,随后笑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总之,这个钱不能乱用,知道吧?”
    陈阳立刻点头,“放心,不会乱用的。”
    “好,”小姨父拍拍他的胳膊,这才转身离开。
    陈阳目送着他下了楼梯,然后转身走进房间,把这包钱和原来的钱合到一起用袋子装好,塞进挨着墙壁的床垫下的缝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