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筹码来了

    被小姨父这么一打岔,陈阳便没有立刻去档口,而是坐在床上发呆,
    他心里清楚,哪怕自己在亲戚面前再受宠,也不会口都没开,他们就把钱送过来,多半是老爸跟他们说了什么,应该是直接借钱了吧。
    老爸果然还是嘴硬心软的杰出代表。
    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给办成了,绝不能让老爸失望。
    现在,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其实,就凭他手上拿着的七万八,哪怕没能买成档口,他也有办法到年底时把这笔钱翻一倍,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买股票。
    后世他有一段时间炒过股,刚开始赚了一些,后来全都赔了进去,
    那句话怎么说的?
    对,凭运气在股市里赚的钱,最后一定会连本带利还给股市!
    自打赔钱之后,他就熄了炒股的心思,不过历年的几支妖股倒是被他牢牢记住,毕竟每个炒股的人都梦想能买中几支妖股不是,
    而在陈阳记住的妖股之中,其中一支,而且是第一支,正是在今年开始爆发。
    中船股份,去年的股价还只有五六块钱左右,到了今年便开始发力,从7块多一度猛涨到二十多,经过短暂回调后,一路慢走到年底涨到三十,到了明年,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从明年年初的三十块,一举冲到三百,成为两市第一支破三百的股票,如果不是金融危机,可能还会冲得更高,但碰上了危机爆发,自然是降妖伏魔一泻千里,直接跌回原形,到后世都没能翻身爬起来。
    所以只要今年进场,到明年冲到三百前离场,翻个十几倍还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陈阳并不满足于十几倍的收益。
    非常简单的一道数学题,一块钱,每个月翻一倍,一年之后可以变成四千零九十六,但如果是从两块钱开始呢?结局就会是八千一百九十二!
    开局多一倍,结局就能多出四千多倍!
    所以,陈阳想要得更多,因为这样的机会,是见一次少一次,
    当然,前提是他能成功拿到更多的筹码,才能下场赢得更多。
    而这笔筹码要怎么去拿呢?
    这道题真的好难啊。
    老妈这边的亲戚都借了,陈家那边想都不用想,找同学朋友?得了吧,自己可没有小说里那种二代朋友,二代同学倒是有,但自己跟他们不熟啊,找他们借钱不被骂神经才怪。
    陈阳抓抓脑袋,难道,真的要先进股市搏一搏?
    可这样就失去了一次积累原始资本的绝好机会,而且,老爸那边多少也会有些失望,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用这个理由找他骗钱炒股,哪怕最后赚到钱了也一样,这是关乎信任的问题,若是先买档口再去炒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只是,再凑七八万,真的很难呐。
    唉,暂时想不出办法,那就不想了,还是出去档口帮忙先。
    ……
    到了档口,陈爸见了陈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说了一句,“你也是要参加工作的大人了,多的话不用我多说,你自己清楚在干什么就行。”
    果然,老爸知道他们送钱的事,心里的猜想又印证了几分,一定是他亲自开口借钱了。
    陈阳很认真地点点头,“明白。”
    “嗯,”陈爸的脸依然板着,随后将手一挥,“走,跟我去拉货。”
    陈阳自然乖乖地跟在后面。
    一通忙活之后,陈阳总算可以稍作休息,他今天实在没力气了,只能让老妈一个人清理菜,自己则瘫在老爸的躺椅上,两眼呆滞地看着市场上空的遮雨棚。
    这时隔壁那位大叔端着个茶杯走了过来,对着陈爸笑道,“老陈,有儿子帮忙,轻省多了吧。”
    陈爸呵呵笑了笑,抿了一口酒,说道,“也就这两天,明天开始找工作,就不来了。”
    这话既是回答对方,也是说给陈阳听的,显然陈爸并没有放弃让陈阳打消买档口的念头。
    陈阳则张大个嘴无力反驳,反正等把事办成,钱摆到老爸面前,他自然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那位大叔也不坐下,就这么站着聊天,“轻省两天是两天,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随后就开始天南地北地一顿瞎扯,
    陈阳在一旁听着,刚开始也没在意,但突然一句话,让他竖起了耳朵,
    “哎呀,这天气鬼热鬼热,老陈,我看这几天恐怕要下雨啊。”
    陈爸点点头,笑道,“下雨还不好啊,一下雨菜就涨价,涨价才能赚钱啊,我恨不得能天天下雨。”
    这话倒是真的,现在的交通还不是特别好,许多地方的菜拉过来,只能走国道或省道,而一旦下雨的话,肯定会延缓运输,到这边的菜就少了,菜少了自然要涨价,这几乎已经成了上下游菜贩的共识,只要下雨,那就涨价!哪怕市场里菜堆成山也一样,直到后来交通高速发展,运输没那么难了,才陆续有所好转。
    只是,恐怕谁都不会知道,这次涨价会有多离谱吧?!
    陈阳默默回想,上辈子刚到这里没几天,大概是一个星期左右的样子,突然一连下了十来天的大暴雨,时大时小就没停过,几乎半个市场都被淹,
    就因为这场大暴雨,外地的菜没多少能进来,本地的菜大部分被打烂在地里,直接造成菜价飙涨,其中涨幅最厉害的是大白菜,因为这种叶菜被水一泡就没用了,于是价格从一毛五的批发价直接翻了一倍还多,拿货价去到了四毛,
    而这个时间点白菜的地价,也就是种植地的价格是多少?
    四到五分钱!
    就算加上运费,从北方拉来广洲,成本价也不会超过一毛二,批发价一般在一毛五到两毛之间。
    而在白菜中,有一种比较贵的长尾白菜,被菜贩称为黄金白,批发价本来就比普通白菜贵一倍左右,这一次直接涨到一块五左右一斤,翻了差不多三倍,而平时的成本却只有两毛左右的样子,批发价也只有四五毛钱,
    这么一算,陈阳顿时眼睛一亮,
    哎哟喂,筹码来了!
    黄金白在本地就有农场种植,要是能提前收购一批黄金白,等暴雨来之后再售卖,一手批发加上涨价,岂不是至少能有五六倍的利润?!
    要不,捞他一票?!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干了!
    陈阳右手握拳往左掌心上一砸,急匆匆地跟老爸说了一声,“爸,我先走了啊。”
    便站起来就往外走。
    陈爸愣了愣,淡然地哼了一声,就知道这小子吃不了这份苦,这才两天就扛不住了,
    随即又喝着酒和人闲聊。
    陈阳并没有回去,而是先跑到大姨档口上,和表哥聊了五毛钱的天,听他吹了半天之后,对怎么搞蔬菜批发的流程大致了解了一些,总的来说,一种是固定包地,一种是临时拿货,但都是直接从田地里面把菜打包,然后找车拉到批发市场散货,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找货源,直接点说就是找能提供大批货量的农场,否则就只能开着车到农村去收那种质量不一的散货,另一个则是提前订好售卖档口,也就是市场外围的大档口,有了货,又有了售卖点,剩下的就简单了,管你凭本事还是凭运气,能把货卖完就能赚钱,卖不完就要赔。
    搞清楚这些,陈阳便颠颠地跑到前面大档口那里,脚步飞快地从一个个档口前走过。
    这边的大档口和里面的小档口不太一样,小档口基本上都是长租,至少一年甚至三年起租,而大档口长租的却不多,主要是一趟货车从出去到回来,快的话也要三五天,慢的甚至要十天半个月,而用的时候却只用一两天,长租自然不划算,所以很多货主都是临时租用大档口,顺应市场需求,这边的档口也是随租随用,正适合陈阳这种干一票就走的临时商贩,当然,租金也很贵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