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老天保佑

    正说着的时候,沈老板突然跳进田坎里,随手掀开一片遮阳网,露出里面的大白菜,
    陈阳眼睛一亮,外边叶子宽大散落成一片,中间包裹得很紧实,尾端又细又尖,果然是本地黄金白。
    这时沈老板伸手一掰,捧着一颗白菜走了上来,麻利地将外面几层叶子扒掉,露出里面宛如一根放大版玉米棒子的菜心,递到陈阳面前,“陈老板,你看看质量。”
    陈阳接过来仔细观察,叶包紧凑,下面的叶梗是嫩白色,上半部分的叶片部分呈嫩黄色,通体晶莹剔透,确实无愧黄金白的称号。
    将手里的白菜举起来,陈阳正色说道,“沈老板,你这里的菜,都是这个质量?”
    沈老板立刻一指农田,说道,“我这里将近两百亩地,不敢说一颗虫菜都没有,但要是超过半成,我这地里的菜都送你。”
    呵,口气倒是挺大,不过就喜欢这种自信,种菜这个行当,在科学规范的指导下,只要肯勤劳,不到半成的虫害率很正常,
    而这位沈老板一看就是那种勤劳得不要不要的,干瘦枯黑的脸上布满沟壑,双手倒刺嶙峋可以直接耙地,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老农样子,田地里规整有序的遮阳布也证明了这一点。
    陈阳抿抿嘴没有说话,而是将手里的白菜递还给他,随后一个鱼跃跳下了田埂,自己跑地里观察起来。
    沈老板手捧着白菜,看到沈跃的动作,不仅没有生气,眼里反而露出几分期待。
    刚才他还担心这个小年轻不是个踏实人,现在放心了,不是真正来买货的人,能自己下田去检查?!
    之前沈老板掀开的地方陈阳没有看,而是往里走了不少,看看里面的菜生长情况。
    其实他对菜的品质是一窍不通,现在一会儿掐菜叶,一会儿掰开叶子看里面,完全是在装模作样,反正不需要跟谁汇报,糊弄一下农场老板就得了。
    不过不得不说,他看了五六处地方,都是差不多的品质,当下也不再多看,起身拍拍手便往回走。
    重新回到小路上,陈阳点点头,说道,“还行,沈老板,你这里的黄金白,是什么价?”
    沈老板伸出两根手指,“两毛。”
    陈阳眉头微皱,“沈老板,市场里批发价才两毛五,你给我两毛,我白干啊?”
    沈老板也光棍,两手一摊说道,“那你说个数。”
    老农也有老农的智慧,更别说他还不算纯粹的农民,一般的农民可没胆子承包这么大一片菜地。
    陈阳现学现卖地比了个手势,“最多一毛五,看是黄金白我才出这个价,否则的话,还不如从外地调货。”
    一毛五的菜价,还要加上运输和档口租金,成本差不多去到一毛八到两毛,这才是正常价位,刚才这个沈老板纯属欺负他年轻乱喊价。
    果然,一下还掉五分,沈老板也没直接拒绝,而是皱着眉头想了想,看着他问道,“你要多少?”
    陈阳嘿嘿一笑,咧着嘴笑道,“那要看你有多少货了。”
    沈老板闻言一愣,看看地里,再看看他,脸色阴晴不定,“你想包地?”
    陈阳嘴角一撇,说道,“只怕把你地里的黄金白包圆了也不够。”
    一听这话,沈老板更加吃惊,这小年轻看上去不怎么样,浑身上下的衣服还不到两百块,口气倒是不小,当即指着地里笑道,“我这有一半种的都是黄金白,亩产4000斤左右,也就是两吨,全部下来足足两百吨,你确定能吃下?”
    陈阳昂起头停顿了几秒,然后看着他,说道,“一吨三百块,两百吨也不过六万,很多吗?”
    “行,”沈老板一拍大腿,抻着脖子满脸通红地说道,“你要真能全部吃下,我就按一毛五给你。”
    本来开两毛就是为了讨价还价,别说包地,一般批发商到这边拿货,也就一毛五六的价格,这么大的量给到一毛五,他一点都不亏,甚至可以说大赚,因为菜长在地里是有风险的,早一天卖出去,就能早一天获利。
    “好,”陈阳点点头说道,“不过我要货急,给你两天时间,后天上午我找车过来装货,有没有问题?”
    两天收割一百亩,这个工程量可不小。
    但沈老板将胸脯一拍,“陈老板你放心,保证耽误不了你,另外,规矩你知道的吧?”
    所谓的规矩,就是农场只管供货,其他的包装和运输,都与他们无关,至于收割,别说两天,就是一天都没问题,无非是多找几个临时工的事,成本都差不多。
    “嗯,这个我懂,包装袋你这边先准备,回头我跟你一起结算。”
    沈老板自无不可,这种差不多算是一次性的袋子要不了几个钱,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自己说不定还能落下点好处费,碗里多加几块肉。
    陈阳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手头上一共七万八,租档口用掉了两千八,这里差不多两百吨白菜,一下子就去掉六万,还剩一万五千两百块,然后还要租车,因为是市内,不涉及过路费,距离也不远,价格不算高,但也不少,再加上买包装袋,还有请搬运工,剩下的钱差不多刚刚够,泥煤哦,装逼差点装过头。
    谈好价格,剩下的就简单了,陈阳跟着沈老板去到农场的工棚,两人签了一份合同,然后留下两万的订金,便回去找车。
    车子好说,在果菜市场旁边的物流园里停着不少等活儿的大货车,陈阳问了两个人,便直接找到一个车队长,谈好五辆车,保证一天把货拉完,同时装卸货的活计也包给他,然后一万两千块又没了。
    陈阳回到家里,把自己摔到床上,吐出一口长气,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等待了。
    转眼就到了十三号,一大早陈阳就开始不停地打电话,确定都准备好之后,又跟着货车队赶到农场,看着堆积成山的白菜,一包包地被搬到车上,心情既感到兴奋,又有几分忐忑,
    老天爷保佑,玉皇大帝保佑,如来佛祖保佑,龙王爷保佑,一定要下雨啊!
    但是,俗话说好事多磨,陈阳求神拜佛了半天,又亲自从头盯到尾,结果还是出了纰漏。
    这车队才刚拉了两趟,运输队就打来电话,档口不够用了!之前租的档口已经全部堆满,白菜不能再继续往上堆,否则肯定会被压坏,但那边还有两车货没卸呢。
    档口不够用?
    陈阳握着手机两眼呆滞,他记得那边的大档口很大的啊,而且还特意选了个靠边的,能占用一点公共场地,挤一挤停三辆车都没问题,如果只是放菜的话,怎么会不够用呢?
    难道,是自己买的太多了?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赶紧找档口,
    可这一时半会儿的,让自己上哪里租档口去?
    陈阳拿着手机急得团团转,随即突然想起来,上次咨询档口的电话都还没删,赶紧再打,问问有没有闲置,可以立马就用上的!
    就在陈阳发愁的时候,市场里堆积如山的白菜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正常来说,那些大批发商一次最多也就运个两三车货过来卖,像这种一下来了十车货的情况,还真是挺少见,要是让他们知道后面还有十车货,肯定会骂批发商疯了,这是要把白菜价格打到底的节奏吗?
    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一旦市场里白菜泛滥,价格不往下砸才怪。
    陈阳翻着手机记录,一个个地重新拨了出去,几通电话之后,还好,老天保佑,总算又租到两个档口,同样是五天,只是这次不仅没有优惠,反而价格涨了两成,因为陈阳要求等货卖完再结算,虽然有点不合规矩,但看在涨价的份上,铺主也就答应了。
    不延后结算也不行啊,结清了白菜款和包装袋的钱之后,此时他手里只剩下不到一千块,此时此刻陈阳真的有点着急了,用孤注一掷来形容这次冒失的行动一点都不为过,但木以成舟,希望能有个好结果吧。